第421章炎帝的殺心

皇宮。

禦書房。

炎帝正在批閱奏摺,忽然胸口一陣翻騰,五臟六腑都被碾碎了一般,劇烈的疼痛接憧而來,疼得他撫著口鼻,一陣猛咳。

再鬆開手時,掌心之中,已經染上了一抹烏黑的血跡。

炎帝看著掌心中烏黑的鮮血,雙眸不由得微微地眯了起來,這正是安然給他吃下的毒藥發作了。

毒藥並不致命,但每日都會發作一次,一次會比一次痛苦,而且每發作一次,中毒就會深一分。

三個月後,他就會七竅流血,毒發身亡。

“時間……還是太緊了啊!看來,得加快速度了!”

炎帝微微一歎,三個月的時間太短了,想要重振朝綱,給太子打下一片乾淨、冇有憂患的朝堂,太難了。

二十年的佈局,他一直都是穩紮穩打,像現在這麼大躍進,不僅會打亂很多佈局,一些憂患也很難徹底剷除。

但是現在……他冇時間了。

原來穩紮穩打的計劃,隻能十倍百倍地提速,哪怕有隱患,有瑕疵,他相信太子有本事去收拾這些殘局。

“隻是,還是有些不甘心……”

炎帝放下硃筆,站起身來,走到了掛在牆麵上的地圖錢,指尖輕輕落在“青州”的位置上,雙眸之中充滿不甘!

收複失地,九州一統,讓大炎成為這個世界上最強大、最繁榮的國家,這是他的畢生夙願。

韜光養晦了三十年,他一直夢想著太子監國,而他親率百萬雄師,馳騁疆場,為沉寂了上百年的大炎揚威。

如今,這樣的夢想幾乎成為了奢望。

“陳翦,征北大軍已經出發了,你可給朕快一點,朕需要這場勝仗,在京城開開殺戒……”

炎帝輕輕敲著地圖,眸色凜冽。

壓著戰死的將士、戰死的百姓的撫卹金不發,壓著錢員外的案子不查,這一切都是等著梁休醒來,讓梁休去做,好讓他徹底收服整個京畿百姓的心。

隻要京都百姓跟著太子走,那他就能放開手腳,為梁休徹底解決掉一些不必要的隱患。

這時一個小太監進來稟報道:“陛下,長公主到了!”

炎帝聞言抹掉掌心的血跡,道:“傳!”

小太監應了一聲轉身出去,不多時,穿著一身黑裘的長公主,就進入了大殿。

“見過皇兄……”

長公主剛剛抬手行禮,炎帝就抬手打斷了,看著長公主輕笑道:“那小傢夥……是不是逃了?”

長公主愣了愣,才反應過來炎帝口中的“逃”是什麼意思,點點頭道:“麟洋湖一戰,對他的影響太大了,連我都怕他緩不過來……”

“咦?”

聽到這話炎帝忽然有些詫異,道:“難不成這小傢夥,已經調節過來了?”

長公主點點頭道:“是,他冇有逃避,是我梁家的種!他打算為青雲觀事件負全責。

她要召開全民大會。”

說到這裡長公主沉吟了一下,就把梁休說過的話,原封不動一字不漏地告訴了炎帝,炎帝聽得時而憤怒,時而大笑。

直到長公主說完,炎帝才笑著看向長公主,指尖輕輕敲著桌案道:“你……答應了?”

長公主聳聳肩道:“我冇有拒絕的理由,況且,我也阻止不了,這小混蛋的脾氣,隨你……”

“那是!”

炎帝得意一笑,道:“那是朕的種,自然像朕……”

說到這裡,炎帝忽然頓住了,臉色也難看下來。

長公主知道炎帝在想什麼,這幾日炎帝用到了她手底下的掩藏勢力,所以一些隱秘的事情,她自然也是知道的。

譬如……青雲觀暗殺太子的凶手,以及背後的黑手。

“皇兄,這件事會不會存在陷害的可能?”

長公主臉上的笑容也收斂下來,手足相殘,這是炎帝最大的忌諱。

“你也說了,隻是可能……”

炎帝眸色森涵,聲音凜冽:“本來朕藉著天隕樓的事件,將這逆障關入宗正寺,就是怕他腦子不夠用,被世家大族利用,纔將他保護起來。

“卻冇想到,他的本事居然這麼大,不僅想到了怎麼樣在青雲觀刺殺,還能請到江湖上的頂尖殺手出手!

“其狠辣程度,連朕都感到膽寒。”

聽著炎帝冰冷的聲音,長公主已經臉色煞白,現在炎帝因為中毒,為了太子,為了大炎的江山延續,他什麼事都做得出來。

包括——殺子!

長公主瞬間跪在了地上,聲音顫抖道:“皇兄,臣妹鬥膽……求你把這件事,交給太子來解決。”

炎帝眉心微擰,沉默。

“皇兄!臣妹鬥膽……求你把這件事,交由太子解決。”

長公主把話重重地重說了一遍,道:“你認為最佳的處理方式,並不一定是最好的,也不一定是太子能接受的。

“麟洋湖一戰,已經讓這孩子心神受創了!

“他要是知道自己的父親狠起來,連兒子都殺,你難道就不怕他的心神扭曲嗎?

他需要慢慢成長,不是拔苗助長。”

這話,就像刀一樣紮在炎帝的心頭,他沉默了一會兒,才道:“譽王的外族,不留!”

長公主聞言腦袋重重地磕在地上,道:“謝陛下……”

……

興安縣衙。

梁休看著錢員外,眸色冰冷。

對於他來說,針對他沒關係,但是針對那些已經戰死的人,不行。

特彆是這些人,還是因為他才戰死的。

任何言語上的侮辱,對他們來說都是褻瀆。

所以,錢員外的話點燃了梁休心中的怒火,同時,他也要讓這個死不悔改的老頭知道,他所堅信、所堅持的東西是多麼的可笑。

到那時!他倒是要看看,這個糟老頭子的腰桿是否還這麼硬。

“嗬嗬,我隻不過是實話實說而已,太子殿下又何必為自己開脫,找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呢!”

錢員外盯著梁休,聲音冷冽:“當然,如果太子殿下真能證明自己不是凶手,我親自給那些死去的人磕頭道歉。”

梁休同樣冷冽道:“冠冕堂皇的理由?

那不過是你自己愚蠢罷了!那些戰死的將士、戰死的百姓,該有的榮譽,本太子會一分不少地給他們!

“現在,本太子隻想知道,究竟是什麼妖魔鬼怪,在你錢員外家作祟。”

話落,直接轉身向衙門外走去。

他現在有很多事情要做,冇時間去和錢員外折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