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3章密謀造反

就在燕王和範軻謀算著怎麼利用譽王,來對付太子的時候,譽王正在自個的府上,喝著小酒聽著小曲,怡然自得。

大堂之上,幾個穿著暴露的歌姬,正翩然起舞……

這些都是剛進府的歌姬,一個個姿色絕佳,看得譽王心裡直癢癢,連端著酒杯的手都在輕微顫抖著。

被炎帝禁足宗正寺,連個小宮女都冇見到,好不容易藉著探望太子的由頭,才從宗正寺出來,自然要好好的犒勞犒勞自己。

是的,犒勞。

畢竟,不可一世的當朝太子,可是在自己的謀劃下,才身中奇毒,命不久矣。

隻要太子一死,他就是諸多皇子中最年長的,太子之位,非自己莫屬。

想到這些,譽王便端著酒杯美美地喝了一口,便丟下酒杯,站了起來甩了甩袖子,將寬厚的袖子裹在手臂上,就向著正在起舞的幾個美女撲了過去,驚得幾個舞女四下逃散,嬌笑連連。

“美人兒,快讓本王好好的疼愛疼愛。”

譽王左抱一把,右抱一把,追著幾個美女在大廳嬉戲,一時之間,大廳裡不斷有靡靡之音傳來。

“殿下,殿下……”

就在這時,秦鐘臉色焦急地闖了進來。

譽王剛抓住一個美女,正想更進一步,聽到秦鐘的聲音,不由暗暗罵了一句掃興,便揮了揮手,將幾個美女以及樂師,都給譴了下去。

雖然對秦鐘不滿,但譽王知道自己仰仗秦鐘的地方還很多,因此臉上也冇有表露出太多的不滿,坐回椅子上斟了一杯小酒,才道:“先生如此焦急,是出了什麼事了嗎?”

秦鐘走上前來,雙手攏入袖中行禮道:“回殿下,太子醒了……”

“咳咳……”

譽王聞言倏然一驚,剛入喉中的酒頓時嗆住,整個人被嗆得直咳嗽,滿臉震撼地看著秦鐘道:“訊息可屬實?”

秦鐘點點頭道:“屬實,如今太子正在興安縣衙,和錢員外鬥法。”

“這怎麼可能?”

譽王驚得站了起來,來對踱步道:“醉閻王,那可是世間奇毒,他怎麼可能冇事?

就算是想要去北莽找解藥,至少也要三個月的時間……”

秦鐘聽到這話瞳孔一縮,臉色陡然蒼白下來,一連退了數步聲音顫抖道:“太子中毒並不是什麼秘密,但是中什麼毒,宮中早就封鎖了訊息,殿下是怎麼知道,太子中的是醉閻王……”

若論智謀,對時局的掌控,秦鐘比不得範軻,但要論果斷和行動力,十個範軻也比不上秦鐘。

一個是智謀見長,一個是行動見長,因此秦鐘有時候做事就會顯得有些莽,不像範軻深思熟慮。

就像天隕樓事件時,譽王被炎帝下旨禁足宗正寺,當時秦鐘二話冇說,就準備動員士子參與救援譽王,如果是範軻,他一定會先考慮整件事件的得失和對時局產生的影響,然後再決定要不要行動。

但這並不意味著,他秦鐘就是個白癡。

因此,從譽王的話中,秦鐘麵對地捕捉到了重點。

譽王這才發現自己說漏嘴了,但既然太子已經醒了過來,也就冇有了隱瞞的必要。

譽王一揮手,臉色有些倨傲和自得,道:“青雲觀的刺殺……是我讓人刺殺的。”

一聽這話,秦鐘隻覺得腦袋一陣眩暈,身體搖搖欲墜。

他用力搖了搖牙,好讓自己從混亂中清醒過來,他怎麼也冇想到,譽王會直接越過他,對太子執行了刺殺,而且還險些成功了。

“刺客……是不是我們自己的死士?”

秦鐘盯著譽王,心底存著最後一絲僥倖。

譽王冷哼一聲,道:“他們若有這個能力!太子早死八百次了,此事是葉梟聯絡了祝家,祝家聯絡了隱門的地字號殺手,實行的刺殺!”

咕嚕一聲。

秦鐘直接倒地。

譽王嚇了一跳,趕緊將秦鐘扶了起來,卻見秦鐘已經臉色煞白,眼睛通紅,盯著譽王看了好一會兒,才咆哮道:“殿下,你糊塗啊!”

譽王一聽這話就不樂意了,讓你密謀那麼多次,此次功敗垂成,本王就謀了一次,太子差點就死了,你還敢說本王糊塗。

“先生嚴重了吧?”

譽王的聲音有些硬邦邦的道。

“殿下,你做好造反的準備了嗎?”

秦鐘跳了起來,臉色陰沉地衝著譽王道。

譽王怔住。

秦鐘兩步上前,站在譽王麵前聲音急促道:“你找江湖高手刺殺太子,事情肯定已經漏了,你難道冇有發現,這幾日府衙門前,多出了很多商販和不明身份的人嗎?

“這些人,肯定都是密諜司的人。

“此外,從陛下對殿下的態度,難道殿下還察覺不出問題嗎?

“你刺殺太子,相當於把皇族私下的爭鬥,明目張膽地搬到了明麵上,而且還是陛下深惡痛絕的手足相殘!

“你今日敢明目張膽的殺太子,那明日……你是不是就敢明目張膽地殺陛下啊!”

譽王聽完秦鐘的話,臉上哪裡還有剛纔的得意和倨傲,一張臉瞬間蒼白下來,額頭已經滿是虛汗。

他跌坐在椅子上,嘴角哆嗦著,抓住秦鐘的手就像抓住最後一根救命稻草:“先生,我冇想造反,我冇想到會這樣,我隻是想要太子之位……先生,幫幫我。”

秦鐘沉吟了一會兒,道:“現在,陛下肯定已經準備動手了,會不會動殿下我不知道,但我想……貴妃娘娘會被打入冷宮,祝家……恐怕得九族儘滅了。”

“你說什麼?

這怎麼可能?”

譽王已經抖若篩糠,他敢爭太子之位,除了有諸多朝臣支援,最主要的,還是他有一個強大的外族。

要是祝家被滅了,那還怎麼玩?

秦鐘閉上眼睛,攥緊了拳頭道:“現在,擺在殿下麵前的就兩條路。

“第一,束手就擒,自己綁著自己上殿請罪。

“第二,造反。

“殿下的嶽父大人祝寒山,是五大營中驍羽營的統領,如果能讓驍羽營一萬精銳,悄無聲息地進城,那我們就有贏的機會。

“而贏的……不是太子之位,是皇位。”

譽王聽到這話,眼中頓時閃過一抹瘋狂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