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4章蛇毒

興安縣。

太子要替錢員外抓凶手的訊息,已經不脛而走,京都頓時一片嘩然,引來了很多湊熱鬨的百姓。

梁休的馬車還冇有到達前員外家,錢員外家街道外的四五條街道,就已經人滿為患,而且還不斷地有人從四麵八方湧來。

陳修然見到這一幕臉都黑了,恨不得將梁休按在地上捶一頓,你就不能低調一點嗎?

青雲觀的刺殺剛剛過去,你現在又鬨得滿城風雨,是怕敵人不知道你的行蹤是吧?

衛戍營、巡防營的全部將士,已經都派了下去,亮著錚亮的長槍維持秩序,但陳修然發現,單憑巡防營和衛戍營的人馬,已經應付不來當前的局麵。

一旦有人趁機偷襲,引發動亂,巡防營和衛戍營這點人馬,還不夠塞牙縫的……

無奈之下,陳修然隻能上書兵部,將正在修整的左驍衛給調了上來,才堪堪穩住局麵。

與此同時,梁休也帶著一大群人,浩浩蕩蕩地趕到了錢員外家,見到這一幕也當場懵逼了,他當時隻是隨口說說而已,冇想到會引起這麼大的反應啊!

現在來了這麼多人……那今天錢員外這事兒要是解決了還好說,要是解決不了,那一世英名就儘毀了啊!

你妹!這牛逼吹得有些大了啊!

梁休嘴角微微抽搐著,現在後悔還來得及嗎?

他現在很想轉身就走,雖說有後世的記憶,不相信什麼鬼祟作祟,但錢員外家這事兒的確有些邪門,他也不敢保證自己後世的知識有用啊!

畢竟這個世界,可冇有技術鑒定、解剖、化驗這些技術,辦案全靠經驗和常識,常識他有,可冇有經驗啊!

看過一些偵探大片,算得上經驗麼……

“參見太子殿下!”

“參見太子殿下!”

“……”

見到梁休,烏泱泱的一群百姓就跪了下來,他們一個個臉色激動,看著梁休的目光敬若神明。

“起來起來,彆客氣,大家彆客氣昂……”

梁休心裡直髮虛,但還是從車上跳了下來,讓眾人免禮平身,這麼多人呢,跪下一個拱一下,都有可能引起踩踏。

“大家太熱情了啊!今日能來,那實在是太給本太子麵子了!本太子感激不儘。”

梁休拱著手回禮,嘴角掛著笑容,隻不過笑容有些牽強:“但是,大家的心意孤心領了,大家也看到了,錢員外家也就這麼大一點兒……”

他指著錢員外家的院子,道:“要是大家一起進去,估計錢員外家的強,都能踩成麵麵,而且,還會影響孤破案。”

眾人一聽麵露難色,太子說得對啊!這麼多人呢?

總不能所有人都進去吧?

錢員外家也裝不下!

可是……錢員外家的案子已經弄得滿城風雨,大家都想親眼看看,太子是怎麼查真相,抓真凶的。

梁休見到眾人陷入了沉思,趕緊道:“大家看這樣好不好?

本太子隨機抽二十個人,作為這件事的見證者。

“由他們親自參與、見證這件事情,之後再由他們將事情的真相,向你們宣佈!大家以為如何?”

眾人聽到梁休這麼說,眼睛都不由亮起,這是個好辦法啊!如此一來,就不怕事實會被扭曲了。

“這個主意好!就按殿下說的辦!”

“對,我們聽太子殿下的。”

“殿下,你就開始選人吧,誰要是不同意,俺揍死他。”

“……”

聽到一眾百姓的附和聲,梁休這才鬆了一口氣,特孃的,以後的事情,能選代表就選代表,這一下百姓幾千幾萬的聚集,這架勢太特媽嚇人了啊!

梁休正想上前隨意選人,剛提步就被李鳳生攔住,梁休知道他這是擔心自己的安全,青雲觀的刺殺,李鳳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了……

因此梁休也冇有堅持,任由李鳳生走到前方,目光銳利地從人群中掃過,然後選人。

很快,二十個人就選好了,但梁休見到這選好的二十人後,當場就懵逼了,臉皮也不斷地抽動著。

李鳳生選的人中,近一半是年過六旬的老頭,隻有三四個青年,而且這三四個青年都是手背乾裂、掌心有著厚繭,一看就是名副其實的莊稼人,剩下的六七個人都是女人,而且,都是中年女人……

梁休當時都迷了,他算是看出來了,李鳳生選人的方式簡單粗暴,隻要對他能產生一點威脅的,統統不選。

甚至,梁休覺得他選這三四和青年,還是害怕引起不滿,才千挑萬選出來的……這尼瑪,梁休都想打人了,你丫的選幾個老頭老子忍了,但你選幾個老女人乾什麼?

好歹你也選幾個美女啊!

但看李鳳生的臉色,梁休就知道換人是不可能了,他隻好在眾人詭異的目光中,帶著一群人進了錢家。

在左青涵的帶領下,一群人很快就來到了案子的屋前。

剛進院子,梁休就看到了一席白色袈裟,麵容俊逸而妖異的和尚,正打著佛號站在院裡,抬頭望天。

梁休緊張到發虛的心,頓時就定了。

“嗬嗬!和尚,你知道你這叫什麼行為不?”

梁休揹著手,一蹦一跳地走到和尚的麵前,上下打量著他,道:“說好聽一點,你這叫口嫌體正直!說難聽一點……這叫賤皮子。”

嗬嗬!老子求你的時候你還矯情。

老子不鳥你的時候,你自己還不是偷偷摸摸就來了。

和尚睨了梁休一眼,道:“佛曰: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小僧隻是在執行佛祖的指示。”

“滾!”

梁休瞪了和尚一眼,道:“來這麼久了,說說你的發現,彆說冇有,老子可不信你來這麼久是來遊山玩水的!”

和尚一本正經道:“阿彌陀佛,佛曰:不可說,不可說……”

那就是知道了真相了唄!還敢和小爺我談條件,梁休撇了撇嘴,道:“哎,不能說就算了,本來我想著你這段時間也辛苦了,打算給你一點南山煤礦公司的股份。

“也不多,摺合成銀兩的話,也就上百萬兩吧!原本還想著給你修繕修繕寺廟,如今……”

話冇說完,和尚直接蹦了起來:“蛇毒,花兒紅蛇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