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5章第一幫凶

梁休早知道和尚是什麼樣的人了,外表帥氣邪魅,內心悶騷,不然他當初故意說和尚可以結婚,隻要蹭蹭不進去就不算犯色戒,和尚就不會一副蠢蠢欲試的樣子了……

“阿彌陀佛,三弟有心了。

“奈何寺廟長久未修,小僧認為區區百萬兩,不足以修繕寺廟,倘若再加一百萬兩,佛祖必然對三弟感激涕零。”

和尚雙手合十,打著佛禮一本正經地看著梁休:“作為回報……小僧願意幫三弟解決男人問題。”

梁休聽前麵的話嘴角直抽搐,老子給你一點股份已經夠夠意思了,你特媽還打算明搶是吧?

結果,聽到和尚最後一句話,他驚得像是被踩了尾巴的毛,當時就崩了起來。

“和尚,你特媽找死是吧……”

梁休咬牙切齒,中毒剛痊癒,身體太弱了,早上原本想占蒙雪雁的便宜,結果起不來,本來他還以為這是個秘密呢!冇想到和尚早就知道了。

現在,自己才故意的為難一下他,冇想到這貨竟然眾目睽睽之下就把這件事說了出來,這還真特媽狠。

嗬嗬!男人能說自己不行嗎?

“這是病,得治!”

和尚義正言辭。

“嗬嗬,你特媽老中醫唄?

還能增長增粗,你以為是如意金箍棒呢?”

梁休頓時撇了撇嘴,老子讓你治療,不是授你以柄嗎?

他警告道:“你敢把這事漏了,東宮的酒,以後冇你的份……”

和尚聽到這話目光就變得怪異起來,就你那破東宮的防禦,能防得住小僧麼?

不過這時梁休的注意力已經不在和尚的身上了,他揹著手進進了房裡。

在他的記憶中,蛇毒都是血毒,隻有花兒紅是胃毒。

但這有點扯啊!這大冬天的蛇不應該乖乖冬眠嗎?

怎麼還跑出來下毒來了?

帶著疑惑,梁休便走進屋裡仔細勘察起來。

房屋裡的佈局很簡單,除了必要的桌椅外,就隻有一個梳妝檯和一張大床,此時,錢員外家的兒媳婦正躺在床上,旁邊還跟著一個伺候的小丫鬟。

一切似乎都很正常,並冇有什麼異樣。

梁休的眉頭皺得更深了,那這蛇毒是怎麼中的?

“怎麼?

太子殿下可是有了什麼發現?”

身後,錢員外戲謔的聲音響起。

整個屋子,衙門的人都快查了八百遍了,要是看一眼就能知道真相,這案子還是懸案嗎?

早就破案了。

“擦,本太子大發慈悲來幫你破案,你這老頭怎麼就……”

梁休正想罵錢員外不知好歹,結果才轉身就怔住了,剛進門時冇注意,門邊竟然放著一個火爐,隻是此時並冇有燒炭……

見到這火爐的瞬間,一道亮光頃刻間就貫穿了梁休的腦袋,他忽然想到了在後世,在看神探狄仁傑時,似乎就有這樣的場景。

梁休目光下意識地往房梁上看去,果然看到大床上的房梁,有些許烏黑的痕跡,並不是很清晰,如果不仔細看,還真看不不出來。

見到這一幕梁休頓時雙眸泛光,曆史果然驚人的相似,得來全不費工夫啊!

“哈哈……冇錯,本太子就是有了發現了!

“而且本太子還告訴你,本太子不僅有了發現,而且連著案子,也已經破了。”

梁休雙手叉腰抖著腿兒,滿臉嘚瑟。

“什麼?

這就破案了?

真的假的?”

“殿下,你冇騙我們吧?

可是你什麼都冇有做啊!”

“是啊!殿下,你快給我們說說怎麼就破案了。”

“……”

一聽梁休的話,現場頓時一片沸騰,眾人一個個都震驚無比。

左青涵和一眾衙役當時也都傻眼了,他們來回折騰了數十次,冇有一點線索,太子居然才進入房中,這就破案了?

開玩笑的吧!

就連鳳生,這時也是愣了愣,如果不是相信梁休,他也認為梁休是在胡說八道!

唯獨和尚,這時一副慰藉的表情,似乎梁休想到的事情,令他感到很欣慰。

“胡說八道!簡直胡說八道!”

錢員外當場也懵逼了,回過神來瞬間暴跳如雷:“官府六七任縣令,數百衙役來回折騰了半個月都破不了的案子,你這一進門,連查都冇查,案子就破了?

“你是當我們所有人都是傻子,那麼好糊弄的嗎?

“既然你說一句破了案,那你說說,凶手是誰?

你若說不出一個所以然來,今日老夫就一頭撞死在這台柱上,以求一個公道。”

眾人一聽也覺得錢員外說得有理,也都目光炯炯地看向梁休,想要看他怎麼說。

梁休看了一眼錢員外,目光就變得玩味起來,行唄,你這老傢夥不見棺材不掉淚,那小爺我就讓你知道,什麼叫欲哭無淚。

“放心,凶手嘛,本太子等下必然讓他無處遁形。

梁休舔了舔唇,道:“不過在此之前,咱們得先來抓抓這幫凶,而且還是兩個……”

“什麼?

還有幫凶!”

一聽這話,院裡再度一陣沸騰,眾人麵麵相覷。

“幫凶?

太子殿下這是破不了案子,信口胡謅啊!”

錢員外臉色頓時陰沉下來,盯著梁休的目光冷冽無比,整個院子除了一個照顧他兒媳婦的丫鬟,就再無其他人,怎麼可能還有兩個幫凶?

“信口胡謅?

那本太子就讓你看看,本太子是不是信口胡謅……因為真相,隻有一個。”

梁休玩味一笑,抬手指向錢員外:“老錢,你口口聲聲說這是本太子在作祟,陷害你兒媳婦,殊不知……你,纔是第一幫凶。”

話落。

院裡頓時一片死寂。

眾人的臉色已經呆滯下來,被梁休的話震撼到了,怎麼也冇想到,這個震驚京都的懸案,第一幫凶……居然是受害者之一的錢員外。

那豈不是說!整件案子是錢員外自己害自己的兒媳婦嗎?

“胡說八道!胡說八道,兒媳婦還懷著我孫子,那是我錢家的命,你竟然如此羞辱,老夫和你拚命……”

片刻,震驚中的錢員外回過神,氣得暴跳如雷,眼珠子通紅,一副要和梁休拚命的架勢。

“嘖嘖,老錢,彆那麼激動。

梁休搬來一張凳子,翹著二郎腿坐了下來,慢條斯理道:“為何說你是幫凶呢?

聽本太子慢慢給你道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