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6章你是在找死

“老錢啊!之所以說你是最大的幫凶。

“是因為,你犯了一個非常大的錯誤。”

梁休翹著二郎腿,悠閒地靠在椅子上,下巴衝著門邊的爐火揚了揚:“喏,就是這爐火,你如果不讓人把爐火搬進屋裡,中毒事件就不會發生,

“也就是說,這第二大幫凶,就是這爐火。”

一聽這話,錢員外頓時跳了起來,臉色猙獰聲嘶力竭地衝著梁休道:“荒唐,簡直荒唐!冬季燒火取暖,乃是常事,火爐怎麼就成了幫凶了。

“我看,你是危言聳聽,想要扭曲事實!掩蓋自己的作祟的事實。”

一眾百姓聽到錢員外的話,也覺得他說的有理,大冬天的燒火取暖,是富人老爺們經常乾的事情,他們想燒還燒不起呢!

“錢員外說的對啊!我怎麼感覺太子殿下,說得有點離譜了。”

“就是啊!錢員外可是大善人,怎麼會謀害自己的兒媳婦呢?”

“我相信太子殿下,太子殿下這麼說,一定有殿下的道理……”

“……”

一時之間,院裡頓時議論紛紛,有相信梁休的,也有人不相信,覺得這台匪夷所思。

而這,正是梁休想要的效果。

不然,一把火能解決的事情,他何必口乾舌燥地說這麼久?

就為了裝逼啊?

當然不!

他要的就是一眾百姓情緒漲到巔峰,這樣事情解決了,到時候事情傳揚出去,宣傳才能達到最好的效果,太子無所不能的形象,也才能更加地深入人心。

這時候梁休忽然有些明白了,也許這纔是炎帝壓著案子不查的原因……六七任縣令查不出真相情有可原,但如果連密諜司都查不出,估計現在影的腦袋,已經被插在城門視眾了。

“哎,真傷心,你們的態度,傷害了本太子幼小的心靈。”

“行吧,既然大家不信,那咱們就用事實說話吧!”

梁休撫著胸口,一臉的痛心疾首。

李鳳生和和尚見狀,嘴角都在輕微抽搐著,你這也太假了吧?

裝你也裝得像一點啊!現在傻子一眼都能看出來,你是在裝的好吧!

一眾百姓聽到梁休這話也都怔住了,錢員外臉色頓時青了又紫,紫了又青,他就冇見過這麼無恥的人,明目張膽的拿所有人當猴耍呢?

“嗬嗬……好!好啊!老夫倒是想要看看,太子殿下怎麼用事實,來證明自己的歪理邪所。”

錢員外怒極反笑,臉色猙獰。

“老錢,這就是你的不對了,本太子是實話實說,怎麼就是歪理邪說了?”

梁休從椅子上坐了起來,拍了拍腦袋道:“行唄,今天本太子就讓你見識見識,實驗的力量!畢竟實驗出真理嘛!

“劉安……”

梁休下意識地喊了一句,纔想到這小太監還在南山醫學院養傷,才轉身看向左青涵,道:“左大人,麻煩你找幾個衙役,將錢氏先抬出去。

另外,在弄一些乾柴過來和一碗菜油過來!”

“是!”

左青涵不知道梁休想要做什麼,但還是執行了梁休的命令,招了招手,幾個衙役就進了屋裡,將錢氏暫時移到了隔壁的屋子。

兩個衙役又往火爐中新增了柴火,同時,又有人從廚房弄來了一碗菜油。

一切準備就緒,梁休就看向滿臉好奇的眾人,道:“從現在開始,所有人都得聽本太子的。

“就一點要求,接下來不管發生什麼事,都隻準看,不準發出聲音,要是把真凶給嚇跑了,本太子就以同夥罪論處!”

一聽這話,一眾百姓立即掩住鼻息,生怕自己發出一點動靜來,隻有錢員外滿臉不屑,他就不信,梁休真能憑這些東西,把真凶給抓出來。

“來人,點火!”

梁休吩咐一聲,一個衙役就舉著火把,將火爐點燃。

不多時,整個房間就逐漸暖和起來,梁休的目光,就望火爐上方的房梁看去,而眾人的目光,也一眨不眨地盯著房梁,生怕錯過什麼一般。

嗤嗤……

就在這時,房梁上忽然有著細微的動靜傳來。

接著,隻見房梁和牆麵鑲嵌的洞口中,一個小腦袋緩緩地爬出來……

正是一個蛇頭!

見到這一幕。

眾人頓時倒吸一口冷氣,如果不是太子早就吩咐過,隻能安靜地看,恐怕他們這時以及驚叫起來。

錢員外滿臉不屑的臉,這一刻也呆滯下來,他一直以為梁休是在故弄玄虛,卻冇想到,這點燃爐火後,竟然真的從洞躥出了一跳來。

而梁休也是暗暗地鬆了一口氣,說實話他剛纔心底還直打鼓的,畢竟這牛逼都吹出去了,要是劇情不是按照自己所想的發展,那特媽今天就冇法收場了啊!

還好,一切都如他所料。

這時,小蛇終於從洞中鑽了出來,長著四條腿,形如蜥蜴,但比蜥蜴小很多,快速地房梁上爬過,停下來時,正處於大床的上方。

小蛇趴在房梁上,輕輕地吐著信兒。

隨著它吐信,便能清晰地看到,有著液體從它的嘴中吐出,然後順著房梁,一滴滴地滴落在床上……

而滴落的位置,正是枕頭部分。

眾人見到這一幕,雙眼瞪大,驚得下巴都差點掉在地上了,到了這一步,傻子都看明白了,錢員外家兒媳婦之所以反反覆覆中毒,肯定就是這條小蛇在作祟。

難怪六七任縣令都插不出凶手呢?

誰能想到?

凶手居然條小蛇。

想到這些,一眾百姓看向梁休的目光都充滿了佩服,太子殿下果然厲害啊!不僅一眼就查出了真相,還把凶手給抓住了。

錢員外原本呆滯的臉,在見到小蛇吐毒的時候,就已經清楚是怎麼回事了,當下身體一僵,就直挺挺地跪在了地上,一張臉刹那間蒼白如紙。

太子用一個簡單的實驗,擊碎了他所有的堅持!原以為這一切都是太子所為,卻冇想到這一切,原來真的和太子無關!

反而真如太子所言,自己真的成了第一大幫凶。

雖然具體還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明顯蛇之所以跑出來吐毒,和火爐有關,而火爐,真是他親自下令搬進來的。

“這……這怎麼可能?”

錢員外跪在地上,聲音顫抖:“原來是我……我究竟在做什麼!”

梁休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道:“本太子早就告訴過你!你是在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