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8章未來構想!

“在孤昏迷的這段時間裡,你們乾了不少的事情,對此,孤感到十分的欣慰!”

梁休插著腰,一臉笑意地看著這些流民,連忙露出滿意之色。

“太子誇讚咱們了!”

“哈哈,說明咱們之前的努力是非常有用的!”

流民們一聽到梁休肯定他們,頓時一個個歡呼雀躍起來。

對於他們而言,如今的梁休就是他們的天。

能夠得到梁休的誇讚,無異於是一件天大的喜事!

"孤在這裡就是一句話,跟著我,絕對不會讓你們吃虧!"

“當流民,隻是暫時的,以後,本太子會徹底的讓你們擺脫這種情況!”

“孤會讓你們知道,成為我大炎的百姓,是一件無比幸福的事情!”

“太子!我們相信你!”

“對!太子,我們都相信你!”

流民們立刻激動說道。

“很好!”

梁休露出微笑出來,滿意的點了點頭。

他此行來這裡的目的,就是為了安撫流民,同時給他們打打雞血,毫無疑問,效果是非常顯著的,至少流民們的情緒都高昂了起來。

"三日之後,本太子將會親自宰豬殺羊,犒勞大家!"

"喔!喔!太子千歲!"

"太子千歲千歲千千歲!"

聽到太子要親自犒勞他們,終於有口肉吃了,南城流民們頓時一個個興奮起來,全部激動無比。

"不過……"

梁休話鋒一轉,忽然抬手,示意他們安靜下來,視線從每個人身上掃過,聲音嚴肅起來。

"安靜,都安靜,太子有話要說!"

立刻,有人吆喝道。

很快,南城頓時安靜下來,一點兒聲音都冇有,所有人都興奮且激動的看著梁休。

梁休很是滿意他們的素質,說安靜就安靜下來了。

他清了清嗓子,聲音嚴肅正經道:

"有關於刺殺那件事情,跟京都的豪族無關,是有人想要利用你們,你們一個個眼睛都給我擦亮一點,不能上當!"

"誰要是敢挑事,本太子就收拾了誰!"

梁休目光淩厲的從眾人身上掃過,一根蘿蔔一根大棒,恩威並施。

當初,他雖然遇刺昏迷,但是流民完成了他之前交代的任務!該給的犒勞自然是半點都不會少。

"太子放心,我們都聽太子的。

"

"對,太子讓我們乾什麼我們就乾什麼。

"

流民們立刻說道。

"嗯,幫孤辦事,孤自然不會虧待了你們。

"

梁休滿意地點了點頭。

“太子,下次再有什麼事情,你儘管吩咐我們去乾,我們絕對不會推辭!”

“對!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聽著流民們一個個興奮呐喊的聲音,梁休哈哈笑了起來。

“你們可都是我大炎國的基石,孤怎麼可能會捨得讓你們去赴湯蹈火?

隻要你們有口飯吃,有房子住,那麼,孤這個太子,就不算做得失敗!”

“還是太子體恤民情啊!”

“太子仁慈,是我大炎的希望!”

流民們紛紛激動不已,甚至是有人淚流滿麵起來。

梁休安撫了流民之後,這纔想到,炎帝好像下過命令,讓自己去國子監。

“錢寶寶,去國子監看看。”

梁休大手一揮,說道。

“是!太子。”

很快,他們移步到了國子監。

“氓之蚩蚩,抱布貿絲。

匪來貿絲,來即我謀……”

剛一踏進國子監,梁休頓時聽到了一群士子們讀書的聲音。

隻不過這詩歌他聽起來有點耳熟,一下子想到呢自己上輩子。

當然,現在不是糾結這個的時候,梁休揹著個手,站在士子們身後,聽著他們在這裡讀詩經。

“嗯?

好像哪裡不太一樣了?”

梁休摸了摸下巴,略微有些詫異的看著這些士子們。

驚訝的發現這些人身上的氣質好像變得有些不一樣了。

至少,跟上次見麵相比較起來,這一次,神態和氣勢有些改變,就連坐姿都端正了一些。

“太子來了!”

忽然,有人不經意的一切,看到梁休,頓時吃了一驚,驚撥出聲,打斷了這裡的背書的聲音。

"太子。”

一群士子立刻扭頭,見到了梁休之後,都恭敬行禮。

無論是唐演還是範建,還有其他人,全都冇了往日的嬌氣,一個個沉穩了很多,而且看起來比起以前也要乾練了不少。

“你們繼續唸書,不用管我,你們繼續。”

梁休擺了擺手,微微一笑。

他估計是這群士子們最近經曆的事情多了,不像以前一樣頭髮長見識短,所以現在一個個都穩重了很多。

“太子,既然您來了,我們還是先陪您吧,順便,我們有一些疑惑想問問太子。”

唐演說道。

不得不說,他身上的氣質變了不少,讓梁休都忍不住嘖嘖讚歎起來。

“行,你說。”

梁休笑眯眯地看著他。

“我想知道,太子這段時間做了這麼多事情,打算打造一個怎樣的南山?”

唐演問道。

“嗯,這個問題問得好。”

梁休一拍雙手,對著他豎了一個大拇指,“孤要建立的,是一個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南山,孤的目的是要澤福千秋萬世!孤要讓南山成為天下文人的種子之地,成為富饒之地,當然,孤最終的目的,不僅僅是南山,而是整個大炎,孤要成功建立南山之後,再一步一步,讓整個大炎都發展起來,孤要讓史書上留下我們的印記,讓所有人都知道,孤做的事情,不僅利在當下,還要功在千秋!”

一群士子們頓時聽得有些發矇,竟然熱血沸騰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