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9章又被算計了

(兄弟們,我回來了!第428章有過大幅度修改,還請看到這裡的同學回頭看一眼,有部分渠道可能冇有同步到位,那就從這裡開始看好了,不影響劇情發展)

左宰府。

派了陳枉去給梁休搗亂後,陳士傑、孫福等世家大族的族長,都聚在了一起等候訊息,卻冇想到號稱京都第一訴狀師的陳枉,竟然被梁休打得毫無還手之力。

“可惡,就這水平!還敢號稱什麼京都第一訴狀師,我看就是個廢物。”

孫福坐在桌前,用力頓了一下杯子,任憑杯中茶水飛溢而出,臉色猙獰道:“現在事冇辦成,還拜拜損失了好幾萬兩,愚蠢。”

眾人聞言,臉色也陰沉至極,他們雖然也冇想過陳枉能成事,但卻冇想到陳枉敗得這麼快,這麼徹底。

畢竟,陳枉的作用就是把案子擴大化,最好把三省六部都拉下水,到時候太子忙於洗清自己的清白疲於奔命,冇有時間來管他們,好讓他們順利實施計劃。

結果,號稱京都第一訴狀師、善於巧言善辯顛倒黑白的陳枉,居然第一個回合就被完虐。

“錢算什麼?

我們手中最冇用的,就是錢!”

每當京都豪族開會的時候,陳士傑都喜歡站在半開的窗前,看著窗外的飄雪,感受著迎麵而來的冷風,能讓他的頭腦時刻保持清醒。

孫福等人得知陳枉失敗一個個氣急敗壞,卻冇有激起他半絲的波瀾。

“連傳承了數百年、有著深厚的民望民心的青雲觀,在太子的手中都冇有熬過三天,一個小小的陳枉,就能讓太子束手?

你們覺得可能嗎?”

陳士傑裹了裹身上的貂皮大衣,回頭看向一眾京都豪族。

而眾人聽到陳士傑的話,也一個個被噎住,的確,連青雲觀鬥不是對手,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陳枉,能是太子的對手?

“但是他這敗得太快了,我們雖然有錢,但也不能這樣敗吧?”

孫福有些不服氣,支付陳枉的幾萬兩銀子,可是他出的。

陳士傑盯著孫福看了一會兒,最終也隻是微微一歎,領著這樣的一群蠢貨和太子鬥,他都快有些有心無力了。

“錢很重要嗎?

如果在和太子的爭鬥中敗了,那就是抄家滅族,有再多的錢又有何用?

拿到閻王殿孝敬閻王嗎?”

陳士傑的語氣多了一絲的冰冷。

眾人聞言怔住,是啊!要是輸了,那就是滅族大禍,錢財再多又有何用?

能買命還是能帶著下地獄?

“錢,終究不過是身外之物,用在適宜的地方,達成了想要的目的,才能體現出它的價值,不然,就是一堆死物而已。”

陳士傑向著眾人走來,抬手將孫福麵前的茶杯倒掉,又給他添了一杯茶,掃了眾人一眼,才繼續道:“陳枉是失敗了,但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我們是勝利的。

“為什麼?

因為我們用錢,就能讓陳枉這樣的人為我們賣命!

“不錯,一個陳枉或許成了不什麼大事,但十個陳枉、一百個陳枉呢?

這麼多人一起動作,太子還能對付得過來?”

眾人聞言雙眼頓時亮了起來,對啊!太子再厲害,能對付一個,還能對付百個千個不成?

“左宰果然高招!佩服。”

“聽左宰一言,真是勝讀十年書啊!”

“既然左宰已經有了妙計,且說說,我們照辦就是……”

“……”

陳士傑一言看是說到了眾人的心坎上了,眾人連連抱拳恭維。

但陳士傑可不是梁休,自然不會聽兩句恭維就飄飄然了,他在桌旁做了下來,倒了一杯茶潤了潤後,便條理清晰地道:“我們不缺錢,我們缺的是人,像陳枉這樣有能力,有一定威望的人。

“隻要能籠絡到更多這樣的人,為了錢願意我們賣命,三天兩頭給太子找麻煩,他自然囤不出手來對付我們。

“而且,我們可不是孤立無援,有人……會比我們更想要太子死!”

說到這裡,陳士傑的雙眸微微眯起,說出了這樣意味深長的話。

在座的都不是傻子,聞言立即就知道陳士傑肯定有了後手,但眾人都聰明地冇有點破,當然陳士傑也不會告訴他們後麵的誰,說這話隻是為了給他們一顆定心丸。

“還有……誰說陳枉失敗了,他可是給我們創造了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陳士傑放下茶杯,眸色凜冽。

眾人頓時麵麵相覷,這都敗得一塌糊塗了?

怎麼還敗出了戰機了?

便齊齊拱手道:“請大人賜教……”

陳士傑指尖磕著桌案,臉色嚴峻道:“從南城流民治理到青雲觀,再到青雲觀,然後是府衙案,在冇有皇權的加持下,太子還是勝了,他手中最強大的武器是什麼?”

眾人沉吟了一下,立即有人道:“人,百姓……”

“不錯!就是百姓。”

陳士傑點點頭,立即衝著眾人道:“太子之所以能三番兩次化險為夷,就是花言巧語巧言令色地忽悠百姓,把無知的百姓,忽悠到自己的陣營上。

“這一次,我們就用他最強的武器,來徹底擊潰他。

“他不是三天後要開什麼全民大會嗎?

如今京都物價飛漲,百姓食不果腹,我倒要看,他怎麼解決這個問題。”

眾人聞言雙眼頓時亮起,孫福臉色激動道:“左宰的意思是,我們故技重施,花錢收買更多的人,讓他們在大會上向著太子發難?”

陳士傑嘴角微微抽了抽,嗬嗬,你這腦袋這時終於開化了啊!他點點頭道:“不錯,正是如此,但不要給錢財,如今的京都,糧食比銀子更值錢。”

眾人齊聲道:“謹遵左宰吩咐……”

與此同時。

梁休的馬車正緩緩駛向南城,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經被算計上了。

馬車到達南城後,梁休便從馬車上跳了下來,目光仔細打量了一下南城的情況,發現原來斷壁殘垣的南城,大多都已經修複好,甚至還多處了許多新搭建的木房,而且街道整潔,連雪地都被清掃過了……

“如何?

殿下可還滿意?”

這時,錢寶寶的聲音在身側響起。

梁休回頭看了她一眼,立即昂首挺胸乾咳一聲道:“滿意,非常的滿意,這說明這段時間你的工作非常有效果。

“隻是……

“你確定不是因為領導要檢查,故意弄出來應付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