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1章去國子監打臉

在這個時代,梁休是很討厭驚喜的!因為出現驚喜,就代表著不可控的事情發生了。

他趕來南城,就是想要從根源上,杜絕掉流民的這些念頭。

畢竟明槍他不怕,可他特媽怕暗箭啊!

要是有人借用他的在流民心中的地位,說帶領著流民幫著他做一些大事,隻要事情成功了,肯定對他有很強的幫助。

要是這些流民答應了,瞞著他開始搞事情,等到事發不可收拾之後他才後知後覺,你說難受不難受?

何況,現在南城中可是一直有傳言,他的遇刺是世家大族下的手,要是在有心人的組織下,流民進攻世家大族怎麼辦?

他們大多數人可都是上個戰場的人!

梁休覺得這種可能性是很大的,因為他不管和青雲觀,還是和世家大族交手,百姓的力量幾乎占據了絕對的作用,這個力量恐怕很快就被被人發現,甚至加以利用。

因此,他不能不先做一下預防。

而聽到梁休的話,原本激動的眾人漸漸安靜下來,都齊齊地回頭看向他,一些人的目光有些閃躲。

梁休的目光一一從眾人的身上掃過,連聲音都嚴肅起來:“我聽說,現在南城在流傳一種說法,說本太子這次遭遇刺殺,是世家大族所為!

“我不知道這種流言是怎麼傳進南城的,但是我要告訴你們的是,這種傳言不僅荒謬而且可笑。

“如果刺殺真是世家大族所為,陛下此時早就滅掉了京都豪族了,還會讓你們聽到這種流言?”

梁休走上前,在眾人的麵前停下腳步,道:“我不知道流言是從哪裡來的,現在我也冇有時間去追究。

“但我要告訴你們的是,刺殺絕對和世家大族無關,因為他們冇有膽子敢這麼做。

“既然流言已起,那隻能說明一點!有人想要藉助你們的手搞事情,而且還是以我的名義。

“之前發生的衝突,錢小姐和蒙大統領既然解決了,我就不追究責任了!

“但現在,我把事情挑明瞭說,誰要是還跟著胡鬨,那就亂民……”

說到這裡,梁休的語氣加重了幾分,道:“如果引發了動亂,輕則,逐出南城,永遠取消入駐資格,重則……斬!”

眾人見到梁休淩厲的目光,一個個身體不由緊繃,臉色不由簌簌變白,他們很清楚,太子不是開玩笑。

死對他們來說,已經不是特彆看重了,畢竟從家下逃荒而來,一路上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

他們害怕的,是被逐出南城。

在南城的這幾個月,雖然苦了一些,但卻過得很充實,在這裡他們知道怎麼用雙手去養活自己,甚至知道了原來自己不僅是流民,原來自己也是被需求的……

這種情感依附,是他們從心底由衷信賴且托付的,要是被趕出了南城,恐怕對他們來說,比殺了他們難以接受。

“殿下放心,我們都你的。”

“對,以後誰敢胡言,不用殿下說話,我們就先饒不了他。”

“不錯,我們都隻殿下的,殿下讓我們乾什麼,我們就乾什麼!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

沉默了片刻,眾人滿臉激動,紛紛表態。

有太子纔有他們今日,既然太子不允許的事情,那就不做唄,這樣的選擇題對他們來說並不難。

得到了眾人的承諾,梁休臉上的笑容立即就綻放開來,摸了摸鼻子道:“那啥……哎,不用這麼熱情的,你們隻要聽話就行了。

“至於讓你們赴湯蹈火?

那可不行,你們可是我大炎的基石,怎麼能讓你們去拚命呢?

“放心好了,拚命的事交給本太子來做,你們隻負責種地囤糧,恢複經濟,讓我們大炎富強起來就行了。”

眾人聞言,頓時感動不已。

“多謝殿下,還是殿下體恤百姓。”

“殿下厚德,我們一定不會讓殿下失望的。”

聽著一眾流民感激涕零的聲音,邊上的錢寶寶和李鳳生,嘴角都在輕輕地抽搐著,這傢夥一定是屬狗臉的!

之前還呲著牙要咬人,現在有雙手叉腰抖著腿兒一臉嘚瑟樣,好人壞人都讓他給做了。

隻有和尚始終在沉思著,眼中有著一絲的疑惑,似乎有著什麼問題,一直在困惑這他!

享受著眾人誇了一通後,梁休美滋滋地揮了揮手,道:“大家不要客氣,隻要讓你們有飯吃,有衣穿,有房子住,那本太子就知足了。

“行了,都散了吧!

“南山的第一期工程幾乎已經完成,接下來就是第二期工程了,到時候你們的領班會告訴你們這麼做……”

說到這裡,梁休目光在人群中瞅了又瞅,愣是冇有見到那一群士子,臉色當時就黑了。

回頭看向錢寶寶,梁休臉色陰沉道:“那群士子呢?

彆不是趁我昏迷,都跑路了吧?”

錢寶寶翻了翻白眼,道:“你還記得他們啊!我還以為你把人家忽悠來,隻是把他們當成牲口使喚呢!

“國子監今日傳來了訊息,讓他們全部回國子監接受批判,如果不回去,就會被國子監開除。

“冇有了監生的身份,他們今年是不能參加大考的!”

一聽這話梁休就蹦了起來:“什麼?

本太子的人什麼時候輪到那群老頑固批判了?

走,咱們去國子監理論理論……”

錢寶寶當時就無語了,你這話說錯了吧?

你把人家的學子拐跑了!不應該是人家找你理論嗎?

你找人家理論算怎麼回事啊?

不過,這話很太子!她倒是有些期待,看看梁休是怎麼舌戰群儒的!

抬頭看了一下日頭,錢寶寶道:“不出意外的話,國子監的考試現在應該還冇開始,殿下速度快一點的話!應該還能趕得上。”

“誰說我要去參加考試了?”

梁休轉身向著馬車走去,走了兩步又回過頭,道:“老子是去打臉搶人才的,我倒要看看,國子監的門檻有多高,能不能攔住我……”

這時梁休纔想起進國子監,是炎帝給他的命令,但是他記得那個國子監的大儒,可是一直很反對他進入國子監。

那麼,這國子監中,到底有什麼?

值得這老傢夥如此阻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