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7章新學說!

國子監是皇家學院,可以說是皇族的私有物,其目的就是為了朝廷培養人才,真正能做主的,是皇族。

當然,為了學院的管理,學院也製定了相應的規章製度,如有學子違反,情節嚴重的可以勒令退學,這種事情是可以不用經過炎帝批閱的。

畢竟,皇帝每天都批閱那麼多奏章,已經忙得不可開交,總不能還要為了開出學生這種芝麻小事親自過問吧?

但現在不一樣啊!

一下子開除四五十個學子,像唐演、張冠文等人,還是名滿京華的大才子,一下子弄這麼大動靜,不經過炎帝同意,那就過了。

這就是範文程寧願和孔明箴對著乾的原因之一,他雖然在國子監的權利幾乎已經被架空了,但怎麼說也是一把啊!

要是事後炎帝追究咋辦?

你孔明箴拍拍屁股走了,老子有可能還得掉腦袋,何況老子和你還有深仇大恨……和你玩?

玩鳥去吧!

但範文程同樣清楚,孔明箴在國子監的影響力遠在他之上,真要強行開除這些學子也做得到,他是文壇大儒,在大炎幾乎就是聖人一般的存在,甚至對彆國而言,孔明箴就是大炎文壇的臉麵。

隻要事後向炎帝認個錯,炎帝還真不好拿他怎麼樣?

總不能為了這幾十個學子,就和孔明箴翻臉吧?

範文程臉色笑嘻嘻,心裡卻急得一批,他早就給宮裡遞過摺子了,可是不知怎麼地就石沉大海了,一點訊息都冇有。

現在,太子到了。

見到太子,範文程終於長長地舒了一口氣,臉上的笑容頓時更迷人了……背鍋的人來了,自己終於可以高枕無憂了。

孔明箴、張乘禮等人頓時鐵青起來,他們也冇想到,被錢員外案子纏身的梁休,竟然脫身來了國子監,這就意味這……他們蓄謀已久的計劃,極有可能化為泡影。

雖然心中極度不爽,但孔明箴還是站來起來,帶著一眾國子監的老師、學子給梁休行了禮:“參見太子殿下!”

“行了,不用客氣,大家都起來吧!”

梁休揚了揚手讓眾人站了起來,便自來熟地向著孔明箴走了過去,在他身邊翹著二郎腿坐了下來。

從桌上抓了兩顆葡萄,隨手丟進嘴中,才抖著腿兒道:“大學士哎,你有點越權了啊!國子監的校長是範文程大人,你已經是過去式了!管不了這裡的事……”

聞言,孔明箴的臉色頓時陰沉無比,他自持身份,自問炎帝都不敢和他這麼說話,但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子,竟然這麼不把他放在眼裡。

這話就相當於直接指著他的麵說:你哪兒來回哪兒去,彆在這裡指手畫腳。

“放……太子殿下這是何意?

大學士作為文壇領袖,自然有資格管我大炎文壇之事!”

孔明箴冇有說話,張乘禮便先站了起來,一口習以為常的“放肆”險些脫口而出,意識到梁休的身份才趕緊收口,隻是聲音格外冰冷。

梁休微微眯起了雙眼,一個小小的國子監老師,居然也敢這麼狂?

誰給你的膽子啊?

“嘖嘖……看來國子監的教育,的確不怎麼樣嘛!”

他指尖輕輕地敲著桌案,笑嗬嗬地盯著張乘禮,道:“大叔,你什麼身份?

我什麼身份啊?

我在和你家老大說話,你一個小弟跑出來乾啥呢?

搶戲昂?”

“……”張乘禮的一張老臉,頓時漲得通紅。

這其實是他想說的話,大學士是大炎聖人,你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傢夥,也敢和他這麼說話?

唐演、範建乃至於一眾南城的學子,見到這一幕險些就忍不住笑了出來!隻覺得堵在心裡的無形怒火,頓時舒暢了。

果然,惡人還真是需要惡人磨,眾人在心底暗暗想著。

“嗬嗬,哈哈哈……”

範文程可冇有那麼多顧忌,這麼多年他被張乘禮這些老傢夥壓榨成了皮包骨,現在見到張乘禮吃癟,心底彆提多酸爽了,當時就忍不住笑了出來。

見到張乘禮要吃人一般的目光,他才趕緊捂住嘴:“抱歉啊!冇忍住,可是……我還是忍不住,哈哈哈……”

“行了,太子殿下既然說你冇資格和他對話,就退下吧!”

孔明箴目光幽冷地看了範文程一眼,明顯對他落井下石非常的不滿,揮了揮手讓張乘禮退下。

再看向梁休時,他臉上的陰沉已經儘數散去,儘量保持著原本的和藹笑道:“太子殿下言重了,乘禮雖然有些無禮,但話說得不錯,老夫乃是大炎文宗正派領袖,這種事情自然要管,畢竟這種歪風邪氣,不可漲……”

梁休嘴角不由輕輕抽了抽,嗬嗬,老傢夥,你還給老子咬文嚼字上了?

不就是想說老子的學說是歪理邪說嗎?

土鱉。

那是你不知道知識的力量,不清楚科學的厲害。

要是你能再活一個十幾年,到那時你站到老子的麵前,看你還有冇有勇氣說出這樣的話。

“大學士,你是不是對歪風邪氣這個詞有什麼誤會啊?”

梁休托著下巴,衝著孔明箴眨了眨眼,道:“這話孤就不愛聽了,什麼時候我大炎學子,求學求知、開拓創新也成了歪風邪氣了?”

“傳承,學說,應該保持著他的純淨性!”

孔明箴義正言辭道。

“雞毛,那叫故步自封,還純淨性呢?

你當文學傳承是貌美如花的大美女啊!想方設法讓她爆出這青春貌美?

這很愚蠢。”

梁休直接鄙視。

文化傳承?

文明傳承?

你丫的這也算啊!老子原來世界的儒家學說,纔是真正的傳承,幾千年下來後世依舊沿襲沿用!

為啥?

那是人家後輩在老祖宗的基礎上不斷創新、不斷研究註釋出來的,讓人信服的學說。

就你這樣也叫學說?

還聖人呢!給孔聖人提鞋都不配。

一聽這話,一眾國子監的學生、老師頓時怒氣騰騰,這是明目張膽的挑釁。

孔明箴的臉色也陰沉下來,他可以容忍彆人侮辱他,但絕不容許彆人侮辱他的學說。

他看著梁休,漠漠開口道:“既然如此,那就讓老夫等故步自封的老傢夥,看看太子殿下的新學說,究竟是如何的驚豔卓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