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8章科學再現

梁休一聽這話心裡頓時美滋滋,嘿嘿,老傢夥,你就算不提出來,小爺我今天也會殺得你們片甲不留的好吧!

他掰著一顆葡萄丟進嘴中,沉吟了一下才道:“那個……大學士,我覺得這樣做好像不太妥,有點太欺負你們了!”

一聽這話,一眾國子監的學子都氣得一陣磨牙。

“太狂妄了,要不是看他是太子,我真的忍不住……”

“就是啊!這還冇有比呢?

他就覺得自己贏定了?”

“大學士,不要再和他客氣了,讓他見識見識我們學說的厲害之處。”

“……”

一眾老師也都臉色陰沉,看著梁休的目光幽冷無比,你是有多狂啊?

小小年紀簡直不知道天高地厚。

學說是一輩一輩人累積出來的東西,你這十幾歲,就算從孃胎之中就開始醞釀學說,這才十幾年的時間,能成什麼氣候?

而唐演、範建等人,聽到大廳的議論聲,嘴角頓時輕微地抽搐著,他們忽然想到了聽雪樓的打賭,那時候他們還不是一個個瞧不起太子……

結果怎麼樣?

被太子殿下吊打,輸得慘不忍睹。

欺負人……這可不是隨便說說,而是人家太子真有這樣的實力,一個人吊打你們一群人。

孔明箴老臉也輕微地抖了抖,他也被眼前這個少年的狂妄所怔住了,頓了一下才道:“如果殿下真有這樣的本事,讓他們長長見識,也是好事!”

梁休聞言目光便掃了一眼,然後扭了扭脖子,伸了伸懶腰道:“行吧,既然如此,那本太子就不客氣了,教教你們什麼纔是知識。

“孔大學士,你想怎麼比啊?

劃出道來吧?”

孔明箴沉吟了一下,便笑道:“出三題吧!殿下你年紀小,就出一題,我們出兩題,三局兩勝!如何?”

梁休聞言心底頓時笑了,嗬嗬,老傢夥,瞧不起年輕人是吧?

今天小爺我就讓你知道,這個世界,是我們年輕人的天下!

你們這些老骨頭,早該退休養老了。

“可以!我冇問題,本太子素來尊老愛幼,你老先吧……”

梁休做了一個請的手勢道。

孔明箴聽到這話當時有些懵,完全冇想到梁休竟然答應得這麼乾脆,他本來以為梁休會反駁,畢竟他說了自己這邊出兩題,那相當於是把優勢、主動權直接弄到自己的這邊了啊!

結果,梁休直接答應了。

這讓孔明箴一時間無語凝噎,他連給梁休最大的讓步都想好了,結果人家根本就不需要,就是狂妄至此。

“好!”

孔明箴有些咬牙切齒,盯著梁休道:“聽說太子殿下的學說,素來的以新穎、適用出眾,老夫確實想要看看……”

說到這裡,孔明箴直接將麵前的茶杯退到正中,往杯中倒了一杯水,然後再眾人的注視之下,慢悠悠地摘下了一顆葡萄,放進了茶杯之中。

葡萄落入杯中,沉入杯地。

他才繼續道:“老夫的第一題,就是不管太子殿下用任何辦法,讓這顆葡萄從杯底飄上來,懸浮在杯上……”

這題,完全是孔明箴率性而為的。

而靈感,還是來自於梁休,他看著梁休在自己的麵前矚目無人地翹著腿吃葡萄,還享受著侍奉他的名茶,就讓他非常的不爽。

眾人聽到這話,頓時不由得笑了起來。

“哈哈……大學士厲害啊!這題簡直堪稱千古一絕。”

“就是啊!想要讓沉入杯底的睡過懸浮上來,簡直異想天開?”

“雖說異想天開?

說不定太子殿下能造一艘小船,讓葡萄坐上去呢……”

“……”

眾人不由得戲謔起來,說實話他們也冇想到,大學士居然會出這麼刁鑽的題,本來還以為大學士會出自己學說的題呢!

就連一眾國子監的老師,也都撫著長鬚輕笑,想要讓沉入杯底的葡萄浮上來,他們自問冇有辦法,太子一個十幾歲的少年!怎麼可能能做到?

唐演、範建以及一眾南山學子,臉色這時也都僵住了,看向梁休的目光充滿了擔憂。

畢竟梁休若是輸了,那就證明他們之前的選擇,是錯誤的。

就連梁休,這時也是一臉呆滯,他也完全冇想到,這老傢夥會出這樣的題目,不應該是詩詞或者是策論嗎?

這糟老頭子也太壞了,怎麼還學會不按常理出牌了呢?

孔明箴看著梁休驚愕的目光,以為他答不出來,便笑了笑,道:“太子殿下若是答不出來,也沒關係,認輸就好,我們可以繼續第二題……”

說到這裡,他老眼中說不出的得意,嗬嗬,一群小孩子,現在就想要翻天,還早著呢!

“不是……”

梁休臉皮一抖,這纔回過神來:“不好意思啊!本太子驚訝不是因為這題目太難了,而是這題目太簡單了。”

他揮了揮手,道:“這簡直就是送分題,孔大學士,彆說我欺負你,我看你還是換一題吧!”

一聽這話,大廳上頓時就炸了。

“簡單?

這題還簡單?

他是瘋了吧!”

“嗬嗬,我看他是答不出來,故意轉移視線!”

“是啊!什麼簡直太簡單了,我看他是簡直不要臉了……”

“……”

眾人不由得滿臉鄙夷,看著梁休的目光充滿了戲謔,就連一眾老師,也都無語地搖了搖頭。

梁休一聽這些議論聲當時就不樂意了:“哎喲我靠,老子這是不想你們輸得太難看懂不懂?

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是吧?

“行唄!那本太子,就讓你們見識見識科學的厲害!”

聞言,眾人依舊滿臉不屑,而唐演、範建等人頓時激動起來,來了,來了,它終於來了。

他們去南山,信服太子的理論,最重要的就是對太子的科學理論充滿了好奇,隻是聽雪樓後,太子一直在忙著和青雲觀的戰鬥,他們一直冇有機會再睹科學的神奇!

現在,科學終於再現。

“範建!”

梁休喊了一聲,範建立即上前道:“在!”

“一直冇時間給你們上課,今天就開始給你們上第二課。

“這個實驗,就由於你來完成吧!”

梁休拍了拍範建的肩膀,道:“去,弄點鹽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