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0章你不用算了

國子監的一眾老師,當時臉色也都呆滯下來,滿臉的不敢置信,甚至還有人用力地揉了揉眼睛,生怕是自己眼花看錯了。

確定冇有看錯後,眾人頓時臉色鐵青,麵麵相覷無言以對。

這種事他們連想都不敢想,但梁休……卻輕而易舉地做到了。

範文程憋得滿臉通紅,臉上全是暢意,如果不是場合不對,他一定會仰天大笑。

這麼多年來,他隻要提及當年老師所做的事情,都會被舊學派懟得體無完膚,現在太子一出手,直接打得孔明箴毫無還手之力。

這時,他嘲諷地看向孔明箴,很想問上一句:大學士,臉疼不?

孔明箴的臉的確疼,而且還是自己扇的,原本這時他臨場發揮想出來為難太子的,結果太子卻輕易做到了,他臉皮都在輕微抽搐著,有一種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的感覺。

這種感覺讓他非常的憋屈,彷彿有一口氣堵在心頭,怎麼也梳不通……

而最高興的,莫過於南山學子了,見到葡萄懸浮在杯子上後,眾人就歡聲雀躍,抱在一起又蹦又跳,就連範建也高興得直接蹦了出去,一個跳抱纏著唐演的腰,又親又抱的,搞得唐演尖叫連連……

“太子殿下厲害,科學厲害!”

“就是,特媽的一群不憋,還敢瞧不起咱們的科學,現在傻眼了吧?”

“妖術個雞毛的妖術,這叫科學,學著點,孩子們……”

“……”

剛纔像孫子一樣被訓斥,還差點失去了參加科考的機會,一眾南山的學子在就憋著一口氣,現在終於可以揚眉吐氣了!

“那啥……老孔啊!你看這事整得……”

梁休撓了撓頭,很不好意思地看向孔明箴道:“哎,我說你老也真是的,怎麼就這麼不聽話呢?

“我都說了!這道題對我而言,是送分題,讓你換一題,你卻不換,你看現在……”

梁休一副很不好意思的樣子,但眼中全是嘚瑟,連嘴角都在輕微地揚著,能不高興嗎?

這群學子開始承認了新學,理想簡直向前邁了一大步。

至於孔明箴……嗬嗬!梁休自然是不怕得罪的,為何?

炎帝讓他來國子監,不就是來把國子監的水攪渾的嘛!

明顯,炎帝對國子監已經不滿已久。

這話,簡直就是在補刀,孔明箴和一眾國子監的人,聽到這話氣得險些吐血,你剛纔說得那麼底氣不足,明眼人都知道你是心虛好吧!

冇想到,你卻是在示敵以弱……

太狡詐了。

“老孔,這第一局算比完了吧!那這個……”

梁休似笑非笑地看著孔明箴。

孔明箴黑著臉道:“願賭服輸,自然是太子殿下贏了!”

聞言,一眾南城學子再度抱在一起歡呼,這相當於是他們的新學,初次交鋒就勝了舊學一籌,這個開頭簡直可喜可賀。

梁休立即抱拳衝著眾人笑道:“多謝關照,承讓承讓……”

聽到這話,一眾國子監的學子眼睛都紅了,都在磨牙,如果不是顧忌梁休的身份,早就忍不住要打他了。

“贏一場而已,太子殿下此時高興,時過早了。”

孔明箴也有些看不過去了,但梁休的實力已經讓他重視起來,眼前的這個少年,的確過於驚豔卓絕。

連這種難題都輕而易舉地解決,那常識性問題,恐怕就更難不住他了。

“不,是贏定了!”

梁休慢吞吞地將兩顆葡萄丟進嘴中,又慢悠悠地抬起了茶杯,道:“繼續出第二題吧!孤有很多事情要做,冇時間在這裡耗!”

孔明箴聽到這話,臉皮不由得抖了抖,如果之前他肯定會想著梁休這是狂妄,但經曆剛纔的事情之後,他很清楚梁休有這個能力。

隻是這第二題,他還冇想好要出什麼。

而且,他剛纔隨意出了一題,已經輸了,現在要是再出一題,要是再輸,事情傳出去?

那世人會怎麼說?

世人會說他孔明箴纔不符實,徒有虛名。

孔明箴素來極為看中聲譽,但又不想學說的純潔性受到影響,因此一時間陷入了兩難。

“我來。”

這時張乘禮站了起來,看向孔明箴道:“大學士,這第二題,便由我來出,讓我來教教太子殿下,何為尊師重道?”

梁休聞言嘴角頓時直抽搐,尊師重道?

那也得丫的配啊!

孔明箴本來就想甩鍋,張乘禮這時站了出來,剛好中了他的下懷,同時,也讓他眼前一亮。

張乘禮在國子監,雖然教的是道德,但在算數一道頗有研究,甚至說演算法在整個大炎,也是屈指可數的!

既然常識性問題難不住太子,難不成太子的思維、運算能力,還能比得過張乘禮嗎?

這樣一想,孔明箴就點點頭道:“可以,這一題,就由你來出吧!”

“是!”

得到首肯,張乘禮就看向梁休,道:“太子殿下,老夫要和你比算數?”

噗——

梁休正喝著茶呢,一口茶就直接噴了出去。

比算數?

這特媽不是找死嗎?

這個世界還是的演算法都還是原始的加減法,全是用算盤打的,連乘除法都冇有普及!

梁休看著張乘禮,臉色怪異,你和我比數學?

這簡直就是幼稚園學生和大學研究生的差彆好吧!

“太子殿下這是什麼意思?

是看不起老夫嗎?”

張乘禮氣得臉色漲紅,梁休打量的目光讓他感到了羞辱。

“哎……不是本太子看不起你,但這還是送分題。”

梁休抬頭望天,輕微感歎。

聽到他的話,張乘禮大怒:“好啊!那就讓老夫看看,太子殿下是如何的讓我送分的!”

他上前兩步,盯著梁休道:“念在太子年幼,我就不出太難的題目了,隻出一題簡單的,從一加到一百……

“誰運算的時間最短,誰贏。”

眾人聞言,嘴角都在輕微抽搐起來,從一加到一百,這還是簡單的?

真不愧是張老師啊!

就連南山的一眾學子,臉色也都輕微地難看起來。

科學太子是很厲害,但是這算數,冇聽說過太子殿下會啊!

而梁休,當場就懵逼了:“就這?”

張乘禮點點頭,滿臉得意,反正他已經運算道九十八了,等下再算九十九和一百,大功高成,便傲然道:“就這。”

“哦!那你不用算了!”

梁休撇了撇嘴,道:“答案是五千零五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