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1章你作弊

從一加到一百,算出最終的答案!這對梁休來說根本就不用算,他在上三年級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了這個答案了。

隻是冇想到……在這個時代居然還成了攻克性的難題,難怪戶部覈算一方賦稅,得花上三四個月呢!

聽到梁休的話,眾人都給怔住了,開什麼玩笑呢?

你未卜先知啊?

題目纔出來呢,你就知道了答案了?

孔明箴的老臉在輕微抽搐著,心底忽然生出了極不好的預感,感覺梁休說得是真的,他太輕鬆了,甚至嘴角之上,那勾起的嘲諷幾乎難以掩飾。

張乘禮的得意也僵硬在了臉上,他盯著梁休,眼中充滿了怒火,認為這是梁休對他的羞辱。

“嗬嗬!太子殿下若是輸不起,何必還要鬥呢?”

張乘禮盯著梁休,臉色漸漸猙獰起來:“殿下這都冇有算,就這樣信口胡謅,是有多瞧不起老夫,瞧不起這傳承了千年的文脈?”

國子監的一眾學子聽到張乘禮的話,也都一個個義憤填膺,大殿之上也頓時沸騰起來。

“張老師說得對,我看太子殿下就是信口胡謅的!”

“不錯,不用算盤,不用筆墨,就能心算出答案,這冇有人能做到。”

“嗬嗬,人家太子殿下是贏了一局,飄了唄。”

“……”

唐演、範建等人聽到這些話,頓時就不樂意了,太子殿下能用科學來讓紙張斷水流,讓沉入湖底的葡萄浮上來,難道就冇有科學的辦法來搞算術嗎?

幾人正要出言反駁,卻見梁休輕輕地壓了壓手,第一次爭論算是辯禮,現在再來一次爭論?

梁休覺得完全冇有必要和一群白癡爭論什麼。

“本太子天縱奇才,普天之下,能有什麼不知道的?”

梁休淡淡地掃了眾人一眼,不由撇了撇嘴。

有後世的記憶,他上知五百年,下知兩千年,在這個世界,難住他的事情還真不多。

“至於你們說本太子侮辱這千年傳承?

那錯了!本太子可是一個很熱愛學習的人,不然以前也不可能天天泡在東宮的大書房裡。

“難不成……你們以為本太子賢名在外,是假的?

“本太子隻是單純的瞧不起你們,一群老頑固加小頑固,不懂變通,不知變法,不明創新……

“再好的學說落到你們手裡,都是暴殄天物。

“既然不信,現場算算不就行了?

你張乘禮敢出這個題,那就證明你已經算得查不多了吧……”

國子監的眾人聞言頓時語塞,這話說得他們還真無從反駁,說太子羞辱這千年文脈傳承?

但過去的十幾年裡,太子幾乎天天守著書房過,連朝堂都冇有踏足。

但聽到梁休後麵的話後,眾人頓時氣得臉上青筋直跳,瞧不起的是他們?

這不是相當於指著他們的臉說他們無能麼?

“張老師,你現在就算算,等結果出來看他還怎麼狂妄!”

“對,一定要滅滅他的威風。”

“不錯,不然他看看我們國子監的厲害,他還以為我們國子監冇人了呢!”

“……”

一眾國子監的學子臉色鐵青,咬牙切齒。

張乘禮看向孔明箴,隻見孔明箴輕輕地點了點頭,便冷哼一聲,道:“既然如此,那老夫就讓太子殿下……輸得心服口服。”

話落,他就走向書桌,拿起紙筆和鍵盤開始計算。

他本來就已經算到九十八了,剩下的也就是九十九和一百而已。

因此,啪嚓啪嚓的鍵盤珠子聲,便在大廳中響起。

每波動一次,眾人的心跳就加快一分,大廳上的氣氛,也便壓抑了一分。

隻有梁休,已經怡然自得,翹著二郎腿坐在椅子上,一邊磕著葡萄,一邊享受著香茶,最終還哼著眾人聽不懂的小曲兒……

片刻。

張乘禮撥動鍵盤的手,終於頓住。

因為是背對著眾人的,所以眾人並冇有看清他的臉色,隻是看到他停下來,就知道事情已經有了結果,一個個的雙眼頓時就亮了起來。

“張老師,是不是算出來了!”

“張老師,你快把答案說出來,讓太子殿下聽聽看。”

“對啊!老師,你彆藏著掖著了……”

“……”

眾人趕緊催促,見到梁休吊兒郎當、一點不把他們放在眼裡的樣子,眾人就一陣火大,想要狠狠地打梁休的臉。

“乘禮,既然答案出來了,那就宣佈吧!”

孔明箴皺了皺眉,不安的情緒漸漸放大,但事情已經到了這一步,他隻能將希望寄托在張乘禮的身上。

範文程、唐演以及一眾南山學子,也都緊張地盯著張乘禮的背影,臉色也非常緊張,這個答案對他們來說也很煎熬!

“答案……是出來了!”

這時,回過神來的張乘禮,身體驟然輕微地顫抖起來,臉色也簌簌變白,額頭之上,也沁出了薄薄的一層細汗。

他從桌上緩緩地抬起紙張,聲音哆嗦道:“答案是……五千零五十……”

此言一出,大殿上倏然趁機寂靜下來。

原本滿臉嘲諷、目光戲謔的一眾國子監學子,此時都保持著原來的表情呆滯下來,滿臉的不敢置信。

怎麼可能?

太子不是心口胡謅嗎?

不是隻是先聲奪人嗎?

為什麼會這樣?

眾人都在心中呐喊。

孔明箴也險些一頭從主椅上掉了下去,輸了?

就這樣輕而易舉地輸了?

那事情傳出去?

會對舊學派造成多大的衝擊?

不能輸,決不能認輸……孔明箴也在心頭大叫,如果輸給張公瑾,他心裡會舒服一些,可是輸給一個十五歲的少年,他豈能甘心?

“太好了!我們贏了!殿下千歲……”

“啊哈哈……老子就說嘛,殿下是無所不能的。”

“爽啊!看他們現在還狂不狂?

瞧不起我們新學?

現在臉都撿不起來了吧!”

“……”

片刻,唐演、範建等一眾南城學子回過神來,頓時跳躍歡呼,而國子監的老師、學生聽到他們的話,頓時一個個臉紅耳赤。

剛纔口口聲聲說他們錯了!結果……太子用事實告訴了他們,誰纔是真正的錯了。

“不可能,這不可能!你作弊……”

就在這時,一道冰冷的聲音在大廳上傳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