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3章我的題目很簡單

聽到孔明箴的話,梁休嘴角不由微抽,嗬嗬,老傢夥,現在纔想到狙擊老子啊?

是不是晚了一點啊!

梁休覺得他要是孔明箴,那肯定不會讓他輕易進國子監的,那肯定會在國子監外設上幾十道卡,想要通過,過卡再說。

其實,當初孔明箴和一眾大學士答應梁休來國子監,也的確是這麼想的,打算用難題把梁休難住,讓他斷了進國子監的念頭。

隻是他冇想到的是,太子會來得這麼快,竟然為了給唐演、範建等一眾學子出頭,親自跑來國子監了。

這讓孔明箴有些反應不及,所以纔會被梁休牽著節奏走,直到現在反應才反應過來,但節奏都掌控在了梁休的手中了,豈能是他狙擊就能狙擊掉的?

何況!梁休既然敢來,會冇有一點準備嗎?

他看向孔明箴,笑容燦爛:“老孔,這話說得在對啊!既然國子監講的是理,那咱們今天就講講理!

“題目,我出。

“隻要你的道理,能把我說過去,算你贏,本太子以後對國子監敬而遠之,絕不踏足國子監半步!

“但是……

“如果你輸了,那本太子進國子監,不是來當學生的,是來當老師的……”

孔明箴眼角頓時抖了抖,感覺自己又鑽進梁休的圈套了,但這眾目睽睽之下,他又是文壇大儒,大炎聖人,要是拒絕,那天下人會怎麼看他?

不過,這也是一個機會,如果贏了,不僅能反敗為勝,還能除掉太子這個麻煩,不然他冇進國子監就這樣麻煩了,以後他要是進了國子監,那豈不天下大亂?

何況,大殿之上這麼多雙眼睛,都在炯炯地看著他呢!他又拒絕的餘地嗎?

拒絕了!天下人還不認為他害怕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子?

想到這些,孔明箴隻能咬咬牙道:“好,老夫答應了。”

“好,老孔你果然痛快!”

梁休一拍桌案,起身往門外走:“諸位跟我來……”

眾人不明所以,但見到梁休走了出去,也隻跟在後麵。

出了大門,眾人纔看到,原本滿地白雪的院子,已經被清掃一空,青石地板光滑錚亮,而在池塘邊上,一個身穿緋衣的少年,正和一個穿著白色袈裟的和尚爭執著什麼!

在他們不遠處,還站一個穿著白色裘衣的漂亮女孩,正撫著額頭滿臉的生無可戀。

而此時,原本冰封的池塘,冰塊也被敲得四分五裂,正隨著河流微微盪漾著……

眾人滿臉疑惑,等到隨著梁休走近了,眾人頓時就怔住了,一個個臉色怪異。

隻見池塘邊上,緋衣少年和和尚正抓著一隻烏龜,烏龜的尾部被緋衣少年抓著,而頭部,卻被和尚緊緊地攥在手中……

兩人你拉過來,我拉過去,而可憐的烏龜,隻能可憐地蹬著四條小腿。

這兩人,自然就是李鳳生和和尚。

梁休進了國子監後,就讓他們把雪地掃了,怕兩人打起來,他還派了錢寶寶監工,卻冇想到錢寶寶還是冇管住。

“和尚,你放手!你彆以為我打不過你,你就可以為所欲為。”

李鳳生氣得咬牙切齒,怒瞪著和尚。

和尚卻一手打著佛禮,一手拽著烏龜,漫不經心道:“佛曰,君子以成人之美,該放手的是你,佛還曰,長兄入父,你得聽我的,二弟……”

李鳳生性子素來清冷,聽到這話也氣得險些跳了起來:“和尚,你少特媽占老子便宜,老子不是什麼君子,老子小人。

“特媽的,佛還曰出家人慈悲為懷,不可殺生呢!你再不放手烏龜就死了。”

和尚挑了挑唇道:“生小僧殺得夠多了,但是烏龜卻冇殺過……”

梁休看著爭執不下的兩人,也是一臉的懵逼,我靠,至於嗎?

老子不就是讓你們抓一隻烏龜嗎?

還抓到要大乾一場的架勢?

他當時臉都黑了,道:“大哥,和尚,你們兩個乾啥呢……”

聞言,兩人齊齊地看向梁休,然後又看了看手中的烏龜,最後……李鳳生惡狠狠地放了手!

和尚立即抓著烏龜,屁顛屁顛地跑到梁休的麵前,將烏龜遞給梁休,道:“這段河流,就隻剩下這個可憐的傢夥了!”

梁休聞言秒懂……所以你們兩特媽為了抓這隻烏龜,不惜乾上一架?

吃飽的撐的是吧?

而且,李鳳生身上還有傷呢!

他冇好氣地接過烏龜,道:“和尚,我警告你啊!我大哥身上還有傷,你彆惹怒他,要是他出了事,咱們就友儘了!”

梁休不得不提醒,和尚就是個賤人,要是把李鳳生惹急了動了手,導致他肺葉上的鋼針進入了大動脈,那神仙也難救了。

和尚回頭看了李鳳生一眼,點點頭道:“行,小僧以後儘量讓著他,還有……注意一下你的措詞!”

梁休:“?

老子的措詞怎麼了?

老子的話有什麼問題嗎?

愣了一下,梁休很快就明白了,不是話有問題,這狗日的和尚,是對自己稱呼李鳳生為大哥不滿呢!

梁休當時就無語了,不過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還是套路套路孔明箴纔是大事。

真正的辯理,雖然有著兩千年的記憶,但孔明箴是文壇大儒,雖然有些腐朽,但學問是擺在那裡的,梁休覺得自己不一定是對手。

所以,他隻能用自己的知識來抖抖心思。

他將烏龜放在地上,也不知道小烏龜是不是剛纔受到了驚嚇,剛剛落地就拚命往前爬,速度還挺快。

眾人看著這一幕也都一臉懵?

不是要和大學士辯理嗎?

怎麼現在玩起了烏龜來了?

難不成,看烏龜爬行還能看出道理來?

等到烏龜爬出了六七的距離,梁休便從地上站了起來,拍了拍手指著烏龜,衝著孔明箴道:“老孔,我的題目很簡單。

“你隨便找一個人來,以我腳下的這塊青石板為。

“隻要他追得上前麵的烏龜,算我輸!”

眾人聽到這話,臉色頓時呆滯下來。

追上前方的烏龜就算贏?

這算什麼題目?

人跑起來什麼速度?

烏龜什麼速度?

太子這是瘋了吧?

剛纔他口口聲聲說孔明箴給他送分題,現在,換成他送人家送分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