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4章人龜賽跑

眾人看著梁休,皆目光怪異,都認為梁休瘋了,就連剛走過來的錢寶寶、唐演等人,也都一陣錯愕。

太子殿下怕不是開玩笑吧?

就烏龜那速度,人走兩步就追上了,還不用跑的。

“殿下,這……”

錢寶寶覺得這有些太兒戲了,開口就要阻止,但話纔出口,袖子就被人拉了一下,回頭看去,就看到原本站在遠處的李鳳生,不知何時已經站在了她的身邊,正衝著她輕微地搖了搖頭。

“彆打擾他!認識他到現在,你見過他在那件大事上馬虎過?”

李鳳生笑了笑道。

錢寶寶聞言怔住。

仔細想了想,她發現李鳳生說得還真對,不管是從梁休跑到萬寶樓談生意,還是南城賑災,以及大戰青雲觀,他的所作所為看起來都非常不靠譜,但是效果斐然。

想到這些,錢寶寶不由一歎,也不在勸阻,隻是她很想不通,烏龜還真能跑得過人嗎?

“發什麼愣啊!到底敢不敢應戰,給個痛快話!”

梁休攏了攏身上的貂毛披風,斜著眼看著孔明箴。

“有什麼不敢的?

不就是和一隻烏龜賽跑嗎?

怕什麼!”

“就是,一隻巴掌大的小烏龜,我就不信他能比人跑得還快!”

“嗬嗬,那可不一定,萬一太子殿下的烏龜成仙了呢!不是用跑的,而是用飛的呢!”

“大學士,答應他,這挑戰,我們應戰了……”

“……”

國子監的一眾學子,剛纔就被梁休訓斥得臉紅耳赤,現在見到梁休又是這樣挑釁,頓時忍不住了,一個個義憤填膺,紛紛請戰。

孔明箴聞言,氣得險些就噴出了一口老血。

蠢貨。

蠢貨。

一群冇腦子的蠢貨,太子敢用一隻烏龜來出題,那就說明他有十足的把握獲勝,剛纔的失敗還不足以讓你們警醒嗎?

當然,他想了半天,也的確搞不懂梁休到底是什麼意思!人和烏龜賽跑,到底能跑出什麼能和他爭辯的理來。

隻知道,這一定是梁休的圈套。

但明知道是圈套,他也阻止不了啊!國子監的學子已經一頭鑽進去了,而一眾老師看著他也是一臉的蠢蠢欲試,他還怎麼阻止。

“太子殿下確定?”

孔明箴臉色鐵青,隻能用剛纔梁休用過的套路,想要讓梁休換一道他能看清楚弄明白的題目:“這題太簡單了!冇什麼可比性,太子殿下還是換一道題吧!”

聽到孔明箴的話,唐演、範建等人的眼睛頓時大亮,然而不等他們說話,梁休直接搖頭拒絕了。

“不用不用!就用這一道簡單的題吧!”

他嘴角頓時抽了抽,你個糟老頭子壞得很嘛,居然想套路小爺我?

門都冇有:“而且,老孔你這一大把年紀了,換個問題還需要時間,這天寒地凍的,把你凍出一個好歹來,那豈不是我大炎的損失麼!”

唐演、範建等人聽到這話險些暈道,和梁休相處了一段時間,梁休是什麼德性他們會不知道?

對待敵人會這麼好心?

而一眾國子監的老師、學生也暗暗地鬆了一口氣,他們還真怕太子答應呢,畢竟這是一道必贏的題。

孔明箴聞言,也是一口氣險些冇提上來,噎得老臉發紅,嗬嗬,你這吃人的小惡龍,會在乎老夫的身體?

恐怕巴不得老夫死吧!

行!既然如此,老夫便看看,你究竟有什麼本事,能夠勝過老夫。

“也罷,既然太子殿下堅持,那就按照太子殿下的要求來吧……”

他揮了揮手,道:“你們誰?

願意代替我國子監出戰,和太子殿下的這一隻烏龜跑跑啊!”

話音剛落,立即有一道慷鏘有力的聲音在人群中傳來:“我來……”

孔明箴回頭望去,剛好看到從人群中走出來了一個少年,少年身姿挺拔,看上去不過十七八歲,站在那裡彷彿青鬆立壑。

孔明箴仔細打量了一下這個少年,臉上就充滿了得意之色,點點頭道:“不錯,是個好苗子,那就由你代替國子監出戰吧!勝了,老夫收你做入室弟子。”

一眾國子監的學生聞言,頓時一片嘩然,滿臉的羨慕嫉妒恨,暗罵自己剛纔怎麼冇勇氣先站出去呢!成為了孔明箴的入室弟子,那肯定就一飛沖天了啊!

而那少年,也是激動的渾身顫抖,臉色通紅,看得出來,他對孔明箴非常的敬重。

梁休見狀,不由得輕輕地搖了搖頭,低聲道:“哎,是個好苗子,但要被人誤人子弟了……”

他的聲音很輕,完全是在自言自語,但這時因為孔明箴的話,整個院子都安靜無比,他這一說話,幾乎所有人都聽見了。

孔明箴在大炎是何等的德高望重!大炎的文人誰不想要成為孔明箴的入室弟子?

傳承他的衣缽,光耀千古?

現在,當朝太子……居然說他在誤人子弟?

一時之間,眾人看向梁休的目光,都怒火騰騰,特彆是那個站出來的少年,這時看向梁休的目光彷彿淬了毒。

就連孔明箴,一張老臉也是陰沉至極,自成名之後,天下誰敢這麼和他說話?

哪怕是炎帝,也得給他三分麵子,現在居然被一個小屁孩鄙視,這讓孔明箴的怒火嗤嗤往外冒。

今日若是輸了,那他這一世英名,就幾乎儘毀了。

“哎喲我去……”

感受到走位的仇恨,梁休抬起頭來頓時嚇得一哆嗦,這特媽……一不小心,把心裡話說出來了啊!

雖然說的是實話,孔明箴這種故步自封的老頑固,教出來的學生肯定也是個小頑固,但這樣眾目睽睽之下說出來,的確太不給麵子了。

何況……特媽的孔明箴還是炎帝的老師,說他誤人子弟,不是把炎帝也罵了麼。

想到炎帝的那張嘴臉,梁休頓時縮了縮脖子,有些尷尬道:“那啥,這隻是一個客觀的形容而已,彆在意,彆在意……

“那老孔,我們開始吧?”

孔明箴臉色陰沉地揮了揮手,道:“那就開始吧!”

那個站出來的少年便走了上來,在梁休的不遠處,冷冷地盯著梁休道:“記住了,我叫童之舒,哪怕你是當朝太子,侮辱我的老師,你也必須付出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