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6章歡迎反駁

第446章

眾人仔細品過梁休的話後,一個個都呆住了,這幾乎顛覆了他們認知,烏龜是跑不過人的,這對他們來說是常識性的問題。

但是現在,這種常識性的問題,竟然就這樣被太子三言兩語給顛覆了,而且說得很有道理。

按照太子的說法,童之舒的確永遠追不上烏龜,隻能無限趨近,但永遠彆想追上……他們很想反駁,但卻發現梁休說得很有理,一時無從反駁。

這讓剛纔還在叫囂著的眾人,心頭彷彿吃了蒼蠅一般的難受,不是送分題嗎?

不是必勝的題嗎?

怎麼到了太子這裡,就變樣了呢!

孔明箴的老臉已經陰沉至極,他敢答應梁休的比試,就是認為一隻烏龜不可能帶來什麼真理,卻冇想到,還真給他出了一個絕世難題。

雖然不想輸,但孔明箴不得承認,太子說的是對的,至少一件把他說服了,就算反駁,他也覺得自己找不了什麼能推翻太子的理由。

這讓孔明箴看著梁休手中的烏龜時,有一種想要將其燉湯的衝動……

而唐演、範建等人,這時都已經興奮起來,還是太子殿下厲害啊!用一隻烏龜,就能打得整個國子監毫無還手之力。

錢寶寶望著梁休,嘴角也是微微勾起,眼底透著一絲的迷離,這傢夥……總是能給人一些意想不到的驚喜。

想到這裡,她的美眸也不由微微眯起,說起來這流氓答應幫弟弟造一隻腳,這都半個月過去了,還冇一點訊息呢!等下得提醒提醒他了。

至於李鳳生和和尚,臉上卻冇有多大的變化,似乎這一切都在意料之中一般,唯獨嘴角的得意怎麼也掩飾不住。

梁休本來還挺得意的,臉上一副快誇我的表情,結果回頭看到李鳳生和和尚後,當下嘴角微抽!

你們特媽這是什麼表情啊?

一副很欣慰的樣子什麼意思……

他當時就有些無語了,常言道一個成功的男人身後都有一個強大的女人,這特媽怎麼到自己這裡就偏了呢?

到了老子這裡!怎麼就成了一個成功的男人後麵,站著兩個男人……

尼媽,一聽就像是在搞基好吧!

梁休覺得得找機會和這兩個傢夥談談了,彆動不動就為一些小事爭風吃醋,東宮如今連個太子妃都冇有,要是被人誤會老子喜歡男人,那老子後宮六千妃的業績還怎麼完成?

“咳咳……”

本來很好的裝逼氛圍,結果被李鳳生和和尚破壞了,梁休隻好乾咳一聲,道:“老孔啊!你怎麼說?

歡迎反駁……”

話雖然是衝著孔明箴說的,但梁休的目光卻盯著童之舒,嗬嗬,兄弟,你剛纔挺狂啊!現在還狂得起來嗎?

麵對梁休挑釁的目光,童之舒臉色漲得通紅,雙手也緊攥成拳。

剛纔信誓旦旦地指著太子,現在太子幾句話,相當於幾個大巴掌甩在他的臉上,讓他整張臉都火辣辣的。

“哎……殿下就彆在為難他了!”

孔明箴看向梁休,微微一歎,事到如今,再反駁又有何用?

再反駁隻能說明他孔明箴冇有氣度,輸不起。

而且,他也無從反駁。

至少到此時,他堂堂的文壇大儒,還冇有弄清楚出現童之舒為什麼會追不上烏龜,發生這種情況又是什麼原因導致的?

既然弄不清楚,那道理就在人家的手中,再怎麼爭辯都冇有說服力,所以,孔明箴思慮一番後,就徹底的放棄了抵抗。

“殿下說得有理,老夫……認輸了。”

孔明箴整個人彷彿老了十幾歲,身體佝僂,雙手攏入袖中,衝著梁休深深地行了一禮:“小徒口無遮攔,還請太子殿下莫要怪罪……”

眾人見到孔明箴這一揖,眼睛頓時都紅了,孔明箴可是文壇大儒,大炎的臉麵,哪怕見到炎帝也隻需要拱拱手,冇想到現在竟然被太子逼的自降身份,深揖為弟子求情。

“大學士!”

“大學士不可!!”

“老師,不用向他求情……”

“……”

梁休聽到這些聲音,眸色也是微微一凝,特媽的,果然薑的還是老的辣,輸了還不忘給自己拉一波仇恨。

有這樣的仇恨存在,以後他就算進入國子監當老師,又有幾個人來聽課?

當然,梁休並不在意,新學和舊學本來就水火不相容,要是不徹底將舊學打殘,他的新學往後的發展,肯定處處受製。

不過,既然都是惺惺作態,梁休自然也不能做得太過,畢竟有舊學中,有一些人才還是可以用的,當然前提是把他們舊有的思想改造過來。

但這些人中,絕對不會包括孔明箴這等腐儒,哪怕是文壇大家,名聲遠揚,他也絕不用,這些人隻會拖住大炎發展的腳步。

因此,他們是註定被淘汰的。

“大學士這是何意?

本太子有說過會對童之舒怎麼樣嗎?”

梁休攏了攏身上的貂皮披風,斜眼看著孔明箴道:“咱們自然是辯理,爭辯自然不可避免,大學士這麼做,豈不是說本太子心胸狹隘嗎?”

孔明箴聞言老臉微抽,暗罵梁休太不要臉了,這居然又把球給替回來了,他雖然想表達的就是這個意思!但這種想法能說出來嗎?

不能!

他隻好違背良心拱手道:“太子殿下仁慈,自然不是此等心胸狹隘之輩!”

“那是自然!本太子心存四海。”

梁休拍著胸口,笑了笑道:“既然大學士認輸了,那就是本太子贏了,你們……對大學士的決議,有意見嗎?”

眾人聞言皆臉色鐵青,心頭大喊意見大了,但孔明箴都認輸了,他們也隻能抱拳道:“我等並與異議。”

“很好!”

梁休點點頭,掃了眾人一眼,道:“那記住了,以後見到本太子,要叫梁老師好!”

眾人聽到這話,頓時就一陣牙疼,這還冇有進國子監呢!你就先嘚瑟上了是吧?

“行了!我現在是國子監的老師,那範建等人,就是我的學生,也就不存在什麼欺師滅祖了!”

目的已經達到,梁休也懶得停留,揹著雙手哼著曲兒就轉身離開,而眾人隻能看著他的背影一陣咬牙切齒。

隻是剛出國子監大門,一個小太監就快步走了上來,在梁休的耳邊低聲說了幾句,梁休的原本喜氣洋洋的臉色,驟然變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