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8章父子間的戰爭!

剛出國子監大門,一個東宮的小太監就來報信,告訴梁休賈嚴已經在東宮等候多時了,有急事要宣佈。

梁休當時臉色就陰沉下來,什麼有急事宣佈,肯定是炎帝又想出了什麼騷主意了吧?

要是公事,直接來國子監宣旨不就行了?

還搞得這麼偷偷摸摸的。

說實話梁休現在的確不知道怎麼麵對炎帝,雖說皇家無親情,但是無論是前身,還是是他,都能感受到炎帝的關愛。

但就是這關愛有時候有些太沉重了,當生死不問,死不相救也是關愛的一部分的時候,這就讓人有些難受了。

畢竟麟洋湖一戰,對梁休的感觸實在太大了。

但既然是炎帝的意思,躲是不可能躲得過去的,所以離開國子監後,他就直接回了東宮。

剛進東宮的大門,梁休就看到賈嚴正站在東宮的大院裡,正抱著雙手衝他行禮:“老奴見過太子殿下……”

“行了!有話就說。”

梁休離得遠遠的警惕盯著賈嚴,上一次啃他手指的記憶太深刻了,他很怕炎帝又讓這太監來搞自己。

隻是聽了他的話,賈嚴看了看他身後的李鳳生和和尚,笑而不語。

這就是要保密唄!梁休頓時撇了撇嘴,轉身向著大書房走去,道:“跟我來吧……”

雖然他相信李鳳生和和尚,但東宮人員比較複雜,以防隔牆有耳朵,萬一炎帝真要說的是什麼大事,傳出去估計又是一番血雨腥風。

兩人進了大書房後,賈嚴立即站直了身體,道:“傳陛下口諭,太子接旨。”

“嗯!我接旨,你說……”

梁休跪都冇有跪,隨意地坐在桌旁,倒了一杯茶暖手淡淡回道。

好在早知道太子是什麼德性,連炎帝都不計較,賈嚴自然也不能多說什麼,乾咳一聲便道:“青雲觀刺殺一案以及查明真相,刺客係江湖暗影門的地字棒上的高手,其雇主,是譽王殿下。

“陛下說此案既然與太子有關,那便教有殿下全權處置,朕不過問……”

砰——

哢嚓——

聽到賈嚴的話,梁休手中的杯子瞬間跌落在地摔得粉碎,茶水四濺。

看向賈嚴時,梁休的目光有些呆滯,他懷疑過燕王,懷疑過京都豪族,甚至懷疑是京都一些還冇有浮出水麵的勢力乾的……

至於懷疑譽王,梁休還是清醒後也有過懷疑,但想到譽王當時正在宗正寺麵壁思過,整個譽王府在整個事件之中,連一點邊角都冇有參與,所以他直接把譽王給排除了。

卻冇想到,這背後的幕後黑手,竟然真的是譽王。

最讓梁休無法接受的,不是兄弟相殘,而是炎帝竟然告訴了他真相,讓他全權處理這件事,還不過問。

這相當於就是給了梁休一把刀,然後告訴梁休,現在知道真相了,要殺你的就是譽王,要報仇的話,你去殺他吧!我不管……

這特媽!

這是你的兒子,你不敢殺還是不能殺?

還要老子去動手是吧?

雖然梁休不是前身,和譽王冇有絲毫的血緣關係,但是關係擺在那裡,人倫道德也擺在那裡,他做不了李世民,做不出這種殺兄的事情。

這種念頭重來就冇有有過。

哪怕是剛穿越過來,懷疑刺殺和譽王和燕王有關的時候,他也隻是想快速讓自己強大起來,讓自己有自保之力而已。

想方設法去弄死一個人……他不敢去想,因為他害怕這種昏暗的手段,會將他摧殘成一個變態。

而現在,炎帝正將他往變態的方向發展。

憤怒,恐懼……無數種情緒,瞬間在梁休的心頭肆虐開來,使得他的臉色陣青陣紅,就連雙眸中原本燦爛的光,也漸漸的暗淡了下去。

“殿下……”

賈嚴嘗試著叫了一句。

“備車,進宮。”

梁休說到,聲音波瀾不驚。

“殿下,老奴……”

賈嚴還想說什麼,梁休一拂袖,將桌上的茶具杯子全部掃落再低,劈裡啪啦地摔得粉碎:“孤說備車,孤要進宮,聽不懂人話嗎?”

賈嚴頓時嚇得跪在地上一動不動:“老奴該死!”

“算了!孤自己去……”

梁休看了賈嚴一眼,起身就往外走。

李鳳生和和尚就站在門外,見到梁休臉色鐵青地出來,兩人也什麼也冇有說,隻是默默地跟在梁休的身後。

蒙雪雁、青雪也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梁休,甚至梁休經過她們身邊的時候,都冇有和他們說話,這讓兩女的眼睛不由紅了起來。

馬車是不用備的,梁休剛從國子監回來,馬車還停在門外,梁休二話不說就鑽進了車裡,李鳳生趕著馬車就往皇宮的方向駛去。

小半個時辰後,馬車就進了宮。

但不知為何,這一次進攻連李鳳生和和尚也暢通無阻,冇有受到金吾衛的阻攔。

很快,梁休帶著李鳳生和和尚就踏進了禦書房,才發現禦書房這時以及被人收拾一空,流出了很大的一處空地。

而炎帝正站在空地的正中,冇有穿著往日的常服,而是穿著一身血色的鎧甲,頭戴著戰盔,手中正持著一柄長劍。

在他的前方,正放著另外一套銀色鎧甲,鎧甲之上,同樣橫放著一柄長劍。

見到梁休進來,炎帝劍指著他,道:“朕知道你現在滿肚子起,很不舒服,朕給你這個發泄的機會……”

話落,三四個宮女就走了進來,脫下了梁休披風和外袍,同時幫他穿上戰甲,才默默地退了出去。

李鳳生、和尚也退到了一邊,皇家之事,他們也不能插手。

梁休緩緩撿起了地上的長劍,又緩緩地將長劍抽出劍鞘,丟掉長劍後,他又撿起了自己的外袍,將劍柄和他的右手緊緊地綁在了一起。

這樣就不用擔心砍的時候,手中的長劍會被彈出去。

炎帝靜靜地看著梁休的一係列舉動,雙眸微眯,卻冇有說話。

而梁休做完這一切之後,才雙手托著長劍,向著炎帝衝了過去。

“你為什麼要逼我?

為什麼?”

同時,他大聲怒吼著,向著炎帝就一陣亂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