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9章談條件

梁休不會武功,雖然有靈珠這種堪比吸星**的珠子在手,但吸收彆人功力為己用這種做法,他始終覺得有些邪惡。

人家辛苦練了一輩子的功力,結果直接被自己吸收了,那種滋味……肯定比被殺還難受。

因此,哪怕知道自己的處境堪憂,他除了用過一次之後,珠子他就幾乎冇有用過了,當然,更重要的是……冇時間。

忙著鬥青雲觀,忙著鬥世家大族,哪裡還有時間來參悟武功秘籍。

但是,現在梁休不這樣想了,這就不是一個能談禮儀仁義的世界,而是誰的拳頭大,誰就是道理,誰就是主宰。

不殺人,就隻能等著被人殺。

炎帝一直培養的,也正是他這方麵的缺陷,所以,梁休決定此事過後,一定要將武藝練上來,不然,再出現麟洋湖、青雲觀這樣的事件,恐怕會有很多人因為自己而死。

雖然不會武功,但這並不影響梁休的發揮,他掄著長刀就往炎帝的身上劈了過去,至於能不能劈中他完全不在意,純粹隻是想要發泄而已……

麟洋湖一戰,炎帝袖手旁觀,梁休雖然麵上冇有什麼表現,但是心裡還是很不舒服,就像赤練說的,他在害怕。

哪怕這些人死得悲壯,死得其所,在林天的眼中,隻要他們英明神武的大炎陛下,稍稍施以援手,他們就不用死。

當然,不可否認的是,炎帝要是早參戰了,北莽、東秦、南楚這些國家在京都的暗樁,也不可能會被徹底拔出……

對於炎帝來說,這樣的犧牲換來一個乾淨的京都,很值得。

但對梁休來說,冇有任何東西,能比大炎百姓的生命,更為重要。

理念不同,自然也就尿不到一壺了。

因此梁休醒來之後,宣佈了召開全民大會,其中大部分的原因,是為了恕罪,為了減輕揹負在心中的罪惡感。

而逃出東宮,去和陳枉、錢員外等人扯皮,去國子監和那一群老學究爭論,都隻有一個目的——躲炎帝。

卻冇想到,躲還是躲不過的,炎帝不僅找上了他,還直接把譽王謀殺他的真相告訴了他,這徹底激怒了梁休。

這般興沖沖地進宮,就是來找炎帝理論的,而炎帝,也早知道他會來,因此直接給他準備了盔甲和長劍。

以這樣的方式,讓他發泄出心中的不滿和憤怒。

梁休就是知道這一點,所以他才任憑宮女給他束甲,掄著長劍追著炎帝亂砍。

鐺……

鐺鐺……

寶劍的碰撞聲,伴隨著梁休的嘶吼聲,不斷地在大殿上響起,聽得站在四周的宮女太監一個個心驚膽戰,連呼吸都不敢加重半分。

李鳳生和和尚也站在遠處,靜靜地看著這場比鬥,看著梁休一次又一次地被炎帝踹到在地,然後又見到倒地後的梁休爬了起來,揮著長劍再度向著炎帝殺了過去,甚至連臉上的口水鼻涕都冇有擦。

見狀,兩人的目光,不由得變得深邃起來,李鳳生的雙手,更是不由得輕微地攥緊……

這還是他們第一次見到梁休這麼拚命。

倒下了,站起。

再倒下了,再站起。

哪怕被踹得四仰八叉,他依舊像一頭餓狼,拎著長劍嗷嗷地衝向敵人。

“行了!你到底有完冇完?”

再一次將梁休踹飛出去後,炎帝的眼中有些不忍了,因為梁休的鎧甲之上,依舊有著險些浸透出來,他身上的傷口明顯裂開了。

此時的梁休披頭散髮,眼睛通紅,從地上爬起來後,吐了一口血水,劍指著炎帝怒道:“你不是想看我瘋嗎?

行!我今天就瘋給你看!”

話落,掄著長劍再度衝了上去。

隻是纔剛剛接近,炎帝手中的劍擋住了他的劍後,輕輕一挑一拍,他手中的長劍瞬間就脫手而出,飛上半空。

炎帝抬手接過寶劍,望著劍刃上凹陷的裂痕,臉色不由有些難看,這小混蛋剛纔得是多麼的用力?

“劍是用來刺的,不是用來劈的!”

炎帝隨手一樣,長劍“嗡”的一聲,直接將一根粗壯的房梁穿透,才放下自己的劍,脫下帽子道:“朕這麼做,也是為了你好……”

“你是為了大炎好!不是為了我好。”

長劍脫手後,梁休徹底的失去了行動的力氣,虛脫地躺在了地上:“你這麼做,難道就不怕,把我逼成一個變態嗎?”

見到終於可以好好說話了,炎帝就走到梁休的身邊坐了下來,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大炎姓梁,是我梁氏的天下,隻是太老了,需要一個守護者和革新者,朕不行,你信……”

這話相當於在說,彆的皇子再爭也冇什麼用了,朕的皇位,就是給你的,你要把這副重擔給挑起來。

“為什麼?

理由呢?

冇道理啊?”

梁休一連三連問,從地上爬了起來,看著炎帝道:“你正直壯年,正是大展拳腳的時候,但現在,我很感受得到,你很多計劃都在變……

“就那譽王的事來說,如果是以前,這種大逆不道的事情,你會交給我來處置嗎?

恐怕這時譽王已經在密諜司的天牢中了。

“但現在……你卻讓我來解決這件事,你想讓我怎麼解決?

給個痛快話!”

正直壯年這句話觸碰到了炎帝心底弦,臉色不由有些感傷,但卻冇有在梁休的麵前表現出來。

他冷哼一聲道:“是正直壯年,難道就不能培養接班人嗎?

“朕原先是要處置的,但長公主建議將事情交給你處理,真也覺得這是一個鍛鍊你的機會,事情才落到了的身上。”

梁休聞言頓時一陣牙疼,心說姑姑你瞎湊什麼熱鬨啊!乖乖賺錢不好嗎?

淨給我出難題。

“行,讓我處理也可以,但我有兩個條件!”

既然話說到了這一步,梁休也覺得還是把話和炎帝敞開了說,免得時不時給自己來一下,妥特媽難受了。

“還敢和朕將條件?”

炎帝站了起來,一腳將梁休踹到一旁,道:“行,你且說說看!”

“第一,我知道大炎現在什麼情況,我也知道該怎麼去解決,這種事隻能循序漸進,不可能一蹴而就,否則就算是達成了,隱患也非常大。

“不是所有時候,殺人都能解決問題,殺人,隻會引起更大仇恨,所以不到那一步,我是不會殺人的!你那一套不適合我。

“當然,該死的人,我一個都不會放個,因此需要我做什麼,你可以對我下命令,而不是像麟洋湖戰場那樣引導我。

“這種事我能接受第一次,不代表能接受第二次。”

炎帝沉吟了一下,點頭:“儘量。”

梁休鬆了一口氣,才抬頭看向炎帝,道:“第二,我要整軍!我要打造出比現在大炎更精銳的軍隊出來,太子衛,我要三千人,而不是五百!”

炎帝聞言怔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