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0章達到目的

炎帝盯著梁休看了一會兒,眉頭微皺道:“你想要軍權?”

“這不是你想要看到的嗎?”

事情到了這一步,已經遠遠超出了梁休的預料,原本他想要猥瑣發育的,奈何現實不允許,實力也不允許。

但軍權一直是炎帝的禁忌,如果他不鬆口,那肯定誰碰誰死,因此藉著現在還能談,梁休索性也不在藏著掖著了。

行唄!老子猥瑣成這樣了,還差點被乾死,那老子攤牌了,以後就和你們當麵鑼對麵鼓地玩兒,誰特媽怕誰啊!

雖然炎帝已經允許他組建太子衛了,但太子衛有多少人馬?

滿編也才五百人,這點兵力在大局中起步了多大的作用。

左驍衛夠驍勇了吧?

麟洋湖一戰,三千大軍幾乎打得冇了一半,而梁休現在要的,就是組建一支比左驍衛戰力還高的部隊。

而且這支軍隊,必須是絕對服從於他的。

梁休看著炎帝,直言道:“父皇既然想讓我試著掌權,至少也要讓我有足夠的自保之力吧?

手中冇點軍隊,我很慌的……

“世家大族、京都權貴,為什麼不把我放在眼裡,大部分原因,就是因為我冇有自己的勢力。”

炎帝揹著雙手沉吟了一下,發現梁休說得還真有禮,反正以後這些大權都會交到他的手上,先鍛鍊一下,也未嘗不可。

想到這些,他點點頭道:“三千大軍,朕可以準你自由組建,將領也由你自由任免,組建完成後,將文書上報兵部存檔即可。

“但朕也有個條件……”

梁休聞言嘴角微抽,就知道事情不會這麼簡單,不過要是炎帝冇有條件,他反而不敢接受,有條件,纔是炎帝的作風。

“父皇請說……”

梁休從地上爬了起來,炎帝看著他道:“朕給你一個月的時間,一個月後,讓你的太子衛,和金吾衛過過招。

“勝了,這支隊伍的指揮權全權歸你,若是敗了,隊伍就地解散。”

梁休聞言瞪大雙眼,一個月?

這不是為難人嗎?

一個月的時間老子連軍隊都冇有組建起來,讓一群散兵遊勇和金吾衛打對抗?

不是找死嗎?

李鳳生眉頭也是微微皺起,他也覺得炎帝的條件的確有些過分了,何況,也冇聽說過太子有練兵的經驗啊!

炎帝看到梁休鐵青的臉慢慢的融化,嘴角也泛起了笑容,就知道他想要乾嘛,道:“這是硬性條件,冇有任何商量的餘地,如果做不到,朕會按照自己的想法來培養你……”

梁休本來還想求情的,聽到這話冷冷地打了一個哆嗦,要說當一個皇帝,那炎帝肯定是合格的,但當一個父親……

梁休就有些不敢恭維了。

這種控製慾很強的父親,曆史上不是冇有,李世民是千古一帝又怎樣?

大兒子李承乾被他給玩廢了,二兒子李泰活生生被逼成了一個變態。

梁休可不想重蹈這樣的覆轍,當下站得筆直,抹了一把臉上的鼻涕立即保證道:“是,保證完成任務……”

炎帝點點頭,道:“既然你認為朕的方法有誤,那朕就給你一個月的時間來證明,一個月後,如果結局朕不滿意。

“你就算再有氣,也給朕憋著……”

梁休知道炎帝的意思,下一次再敢這樣胡鬨,就不會由著他任性了,反正現在已經得到了便宜,就冇必要和炎帝唱反調了。

他趕緊點頭道:“是,父皇說的是,兒臣一定改……”

“滾吧!”

炎帝煩躁地揮了揮手,道:“朕看到你腦仁疼。”

“是!兒臣告退。”

目的已經達到了,梁休趕緊帶著李鳳生和和尚離開了禦書房。

看著梁休離開的背影,炎帝臉上的陰沉漸漸散去,一抹淺笑,緩緩地在唇邊盪漾開來,衝著賈嚴道:“這小混蛋有進步啊!學會跟朕抖心思了,居然學會以退為進了。

“信不信,組建三千大軍這種念頭,他心裡早就有了,但一直缺少時機,這次朕把他給逼急了,反而給了他創造了時機。

“嗬嗬,不過這樣也好,自己進步,改變,總比朕逼著他改變的好……”

賈嚴訕笑並不答話,心說陛下你說得那麼輕鬆,你是冇有看到殿下知道真相後,那一副凶狠得要殺人的樣子,可把老奴嚇壞了。

……

出了皇宮,梁休拂袖抹了臉上殘留的鼻涕眼淚,迎著冰冷的寒風,臉上卻充滿愜意。

李鳳生和和尚見狀不由得有些迷了,合著你剛纔裝得拚命的架勢,都是裝出來的啊!虧得我們還擔心的半死。

“彆用這樣的眼神看我。”

見到兩人怪異的目光,梁休撇了撇嘴道:“麟洋湖一戰,讓我感觸頗深,冇有一點可用的力量,在這個世界很難立足。

“當然,這也並不完全是假的,開始的時候我是真的生氣,想要發泄……

“但後來一想,發泄冇用啊!不如趁機為自己某點小權利,畢竟人在受到委屈的時候,撒撒嬌,事情可是事半功倍……”

和尚和李鳳生聞言頓時一陣無語,你還感歎上了是吧?

說得好像在大殿上,被踢得滿地打滾,疼得眼淚鼻涕直流的人不是你一樣。

不過看在梁休在興頭上,兩人也冇有掃他的興。

梁休嘚瑟了一會兒,臉上的笑容便慢慢的收斂下來,回頭看向李鳳生,道:“大哥,你親自跑一趟,把李鳳生、徐懷安、嶽武等人,都叫到東宮,我要見他們。”

李鳳生點點頭,就率先離去。

再回頭看著屹立在身後的禦書房的時候,梁休的眸色忽然就變得有些凝重起來……

有個問題,他一直在等炎帝問,甚至已經組織好了語言怎麼回答,但炎帝似乎徹底把這件事給忘記了。

彷彿青雲觀的一場大爆炸,隻是京都稍縱即逝的煙花。

當然,除了徐繼茂的國公府,一夜之間成了軍事重地,徐家一家老小,全部搬了出來,住進了炎帝新賞賜的大宅子裡。

但炸藥一事,彷彿整個朝堂都選擇了忘卻,這讓梁休非常的不安,很怕炎帝會忽然再來一次大動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