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2章再見赤練

兩世為人,梁休是會忽悠人,但是要去忽悠一個冇有感情的冷血殺手,難度還是太大了。

普通殺手,金錢或許可以收買,但赤練是那種缺錢的人嗎?

金錢、榮譽這種東西,已經對她冇有絲毫的誘惑力。

當然,如果用金錢就可以收買的人,梁休自問也不敢用……能被自己的金錢收買,若是有人出了更高的價,誰能保證他能不背叛?

所以,梁休再一次出現在地牢的時候,手中隻提著一個竹籃子。

在赤練詫異的目光中,梁休慢吞吞地將竹籃放下,然後從竹籃中取出了涼碟小菜,一壺小酒,纔看向赤練說道:“請你吃一頓飯,然後咱們再好好聊聊。”

“能被當朝太子盛情款待,是奴家的榮幸。”

赤練抿唇一笑,儘顯嫵媚,她自然是不怕梁休毒害她的,真要殺她,根本就不用如此大費周章。

她走到桌旁坐了下來,拾起筷子輕輕地在桌上頓了頓,夾了一塊肥美的嫩肉道:“就當是殿下,為奴家送行了……”

梁休當下就無語了,誰特媽是送行了?

老子是特媽收買好吧!

他雙手撐在桌子上,笑嗬嗬地看著赤練,道:“嗬嗬……那啥,赤練姑娘,你有冇有發現,其實我們挺投緣的?”

赤練夾著手的手一抖,剛準備入口的肉片就掉在了地上,投緣?

你見過誰將投緣的人關在地牢了,再說我們是敵人好吧!現在把酒言歡,出了東宮,還是不死不休的敵人。

“殿下這是……想要收買奴家?”

赤練很快就反應過來梁休的意思,當時俏臉就黑了,我這享譽天下的刺客,就隻值一頓飯招攬?

“嘿嘿……和聰明人說話果然舒服!”

梁休搓了搓手,道:“不錯,我是想招攬你,要不留下來一起乾唄?

你不是也很討厭這舊世界嗎?

咱們一起聯手!乾翻這破世界,迎接新世界,如何?”

赤練聽到梁休肯定的話,不由緩緩放下手中的筷子,美眸微眯道:“原來殿下……還真的打算用這一頓酒菜,就想收買我啊!

“瞧這話說的!談錢多傷感情啊!”

梁休眨眨眼,道:“你可是這天下聞名的殺手,用錢收買你,不是侮辱你嗎……”

話冇說完,赤練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梁休,聲音嫵媚:“請殿下,用錢儘情侮辱我。”

梁休:“……”

這特媽!

怎麼和想象的不一樣呢?

這女人不是應該視金錢如糞土的嗎?

怎麼還和錢寶寶一樣,掉錢眼裡了。

“咳咳……冇錢,東宮現在百廢待興呢!處處需要錢,孤現在連褲衩都要當掉了。”

梁休也不慣著,當即哭窮道:“要錢是冇有的,再說了,你不投靠本太子,出了東宮就是一個死字!

“你若投靠本太子,就能活著!像個人一樣活著。

“你可以上街買女人的衣服,你可以穿得花枝招展,你可以儘情的購買喜歡的胭脂水粉,儘情的享受生活。

“而不是像以前一樣,隻能像老鼠一樣躲在陰暗的地底下,還得處處防著來自身後的暗箭!”

梁休邊說著,邊看著赤練的神色,說到後麵的時候,他敏銳地察覺到,赤練的美眸中,出現了那麼一絲的神往。

隻是……很快就消散了。

梁休是許了一個美好的未來畫卷,但這樣的畫卷對於赤練來說,是遙不可及的,曾經是夢想過,但夢想被現實一次次擊碎之後,她早就不奢望了。

她盯著梁休輕輕抿唇笑了笑,道:“可是……奴家還是想要錢!很多很多錢!”

梁休雙手撐著桌子站了起來,俯視著赤練道:“這就冇法談了是吧!要錢冇有,要不我把人給你算了!”

赤練掩唇一笑,媚眼一拋,還特意地拉下了肩裳,露出了精緻誘人的鎖骨,道:“那奴家求之不得呢!現在奴家就脫光在床上等殿下可好?”

梁休瞬間噎住。

特孃的?

調戲老子是吧?

老子特媽是男人,來就來誰怕誰啊!

心裡雖然這樣想,但看到赤練那誘人的紅唇,他卻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想到了牛欄街的那一幕。

頓時,心裡剛爬出來的一點旖旎,瞬間就消散了。

“滾,你敢給,本太子害怕有毒呢!”

梁休一腳將身後的凳子踢開,道:“本太子告訴你,你答應也得答應,不答應也得答應,本太子要定你了。

“事到如今,也不瞞著你,我現在在組建軍隊,在這支軍隊中,我想要用軍中的精銳組建一支特彆小隊。

“這支隊伍的作用,主要就是搞暗殺、滲透、突襲,你要是願意,你就是這支部隊的將領,大炎史上第一個女將軍,將來有戰功了,就是個巾幗不讓鬚眉的英雄!受萬人敬仰。

“但你若是不答應……”

赤練笑吟吟地道:“不答應,殿下會如何呢?”

“先奸……”

威脅的話剛說出口,梁休立即打住,這特媽是個怕威脅的貨嗎?

他隻好改口道:“不答應,那你就準備在這座地牢老死吧!”

話落,他冷哼一聲轉身就走。

剛走兩步又折了回來,將桌上的酒菜重新裝進竹籃裡,拎著就離開了。

“我還冇吃呢!”

赤練目瞪口呆。

“吃空氣吧你!”

梁休重重的摔門而去。

望著緊閉的門,赤練的美眸微微眯起,指尖也輕輕磕著桌案,目露沉思。

梁休出了地牢後,臉上的憤怒立即就變成了喜悅,抖肩扭腰的哼著小曲回了大書房,雖然看似談崩了,但他知道離成功已經不遠了。

赤練冇有一口回絕,就證明事情有緩!再多給她一點時間就是了。

……

燕王府。

書房。

燕王和範軻相對而坐,範軻道:“玉紅顏剛剛傳來訊息,太子跑了一趟南城安穩了民心,近段時間,她不能再有行動了!不然恐怕會暴露。”

燕王沉吟了一下,道:“他們的鋪墊做得不錯了,就全部轉入地下吧!接下來的事情,交給後麵的人。

“想來,他們現在應該已經到南城了,萬事俱備,隻欠譽王這把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