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3章風暴將至

一連幾日,梁休都將自己關在書房內,一來是要弄好南山煤礦有限公司的股權書,二來,是為了寫一份練兵的兵書。

這兩件東西可都是大事,股權書事關南山煤礦有限公司的成敗和名譽,而兵書,事關三千大軍的生死存亡。

而練兵之法,自然就是後世練兵的那一套了,當然,還有特種兵的那種魔鬼訓練,但這魔鬼訓練,梁休隻針對由赤練帶領的特彆行動隊。

特彆是反審訊訓練,是非常有必要的,畢竟經常深入滲透,不可能不會出現被俘的事,要是有人扛不住吐了,可能會導致行動失敗。

當然,梁休也冇有到廢寢忘食的地步,他還是抽時間用膳和聽青玉彙報京都最新的情況,這些情況大部分都是事關征兵事宜的,唯獨一份,讓梁休察覺到了不尋常。

奏報是李鳳生傳來的,他負責組建的諜報組織正在如火如荼地進行,而剛組建就弄來了一份情報。

這份奏報是關於難民的,李鳳生在奏報中說,城外不斷地有難民湧進京城,前往南城的救助站,但這次的難民中,青壯占了大多數。

李鳳生懷疑這些人不是難民,恐怕是某個勢力混進來的。

“既然大哥懷疑,那就查一下!讓錢寶寶登記一下這些新湧來的流民的戶籍。”

梁休放下李鳳生的奏報,沉吟了一下道:“另外,把這些新來的人全部打散,分彆送入南山和滿城,同時,讓左驍衛幫忙甄彆一下。”

“是!”

青玉應了一聲,退了出去。

書房又隻剩下了梁休一個人,他輕輕地敲著桌案,望著窗外黑沉沉的天空,眸色微凝……看來,更大的暴風雪就要來了。

……

長公主府。

聽從梁休的建議,為了宣傳南山煤礦公司,長公主特意舉辦了一個賞雪宴會,邀請了整個的京都大官貴族前來參加。

因此宴會的大廳裡,彙聚了上百個雍容華貴的女人,正盛情地交談,熱鬨非凡。

酒宴過半,長公主覺得氣氛也差不多了,便輕輕地放下了手中的茶杯,道:“大家安靜一下,本宮有件天大的好事,要與你們商議下。”

聽到這話,喧囂的大廳便漸漸安靜下來。

很多人的臉上,都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她們故意裝得相談甚歡的樣子,就是不想給長公主說話的機會,畢竟鼎鼎大名的大炎黑寡婦,若是冇有什麼事,辦一個賞花宴做什麼?

何況,現在京都豪族和皇族的境地這麼尷尬……

隻是冇想到還是躲不過,眼看宴會都快結束了,長公主還是強勢的插話了。

見到眾人都看了過來,長公主便站了起來,直入正題道:“本宮這裡有一個天大的商機,想要帶著你們一起賺大錢!

“不過呢!需要你們跟著入夥,買股。

“簡單來說,本宮現在就是最大的股東,而你們現在,需要從本宮這裡購買股分,股份的多少,將會決定你們能分紅多少。

“而且,這股份,你們可以傳承給你們的子孫後輩,隻要本宮的這個產業不倒閉,你們有這分紅,子孫後輩就不會被餓死。”

說這些話,長公主心底多少有些牴觸,她堂堂的大炎長公主,想要做什麼直接下命令就是了,結果現在還要學著梁休,忽悠這一群女人。

但想到皇族的萬年大計,她還是滿臉笑容硬著頭皮道:“股份呢!現在本宮的手裡隻有十萬股。

“這十萬股,是本宮拿出來做人情的,也算是為新產業打打前戰,所以每一股股份,隻要十兩銀子。

“但過了幾日,一股至少都能賣到幾百兩銀子,到時候你們若不想要,再轉手賣掉,還能賺一個百十倍呢!”

聽完長公主的話,眾人的臉色都僵住了,說得可真好聽,有這麼大的好事,你皇族早就單乾了!還想著帶著所有人一起賺錢?

瘋了吧!

而且,現在京都豪族和皇族水火不容,你皇族會這麼好心!

很多人明顯是不相信的,都覺得這是個圈套,認為是長公主這是變著法兒套錢,畢竟一股十兩,十萬股也是一百來萬兩。

這筆錢,可不是個小數目。

但心裡不舒服歸不舒服,但要違背長公主的話,她們還真不敢,這可是一個一言不合就殺人的主。

“既然長公主盛情相邀,大家豈能拒絕呢?”

就在眾人為難之時,一個穿著紅裘、神態嫻雅的中年女人站了起來,道:“那妾身就先做個榜樣,替我家老爺,買……一萬股吧!”

這個女人,正是陳士傑的老婆陳王氏。

眾人聽著陳王氏的話,嘴角都在輕微抽抽著,心說你這是瘋了吧?

左宰可是京都豪族的領頭人,你這算是資敵?

小心回去左宰休了你!

長公主也冇想到第一個站出來的,會是皇族在京都的頭號大敵陳士傑的妻子,而且一開口就是一萬股……

這要真像那小混蛋說的,到後麵一股能買數百兩,那可就相當於數百萬兩銀子,就這樣把數百萬兩銀子給陳家,長公主心底彆提多難受了!這簡直就是在割她的肉。

但人家都這麼說了,要是拒絕了,反而顯得她皇族冇有氣量,對後麵購買的人也會產生不好的影響,那小子可是說了,賣得越廣越好,牽扯進來的勢力越多越好。

總之就一句話,南山煤礦就是一個點,而這個點上,就是所有人的共同利益,如此一來,誰敢動這個利益,遭到的就會是整個京都無數權貴豪族的打擊。

“嗬嗬,陳夫人果然目光如炬啊!”

長公主沉吟了一下,隻好先答應下來,點點頭道:“陳府的一萬股,本宮準了!陳夫人上前付賬然後取一下憑證,股權書三日後,便會交到你的手裡!”

一萬股,在百萬股的巨大洪流中,起不了多大的作用,這也是長公主答應的原因。

然而。

陳王氏上前後,摸索了一下懷裡臉色忽然有些尷尬,衝著長公主道:“哎呀,忘記了!今日出來得急,忘記帶銀票了。

“抱歉了啊!公主殿下,這個妾身買不起了,還是不要了……”

聽到這話,眾人臉色都僵住了,誰都看得出來,陳王氏這是在故意給長公主難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