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5章黑寡婦的強勢

聞言,大廳頓時一片死寂。

陳王氏臉上的怒火,也頃刻間僵硬在了臉上。

她完全冇想到,長公主居然這麼的直接,這麼的霸道,這麼的強勢……

緩緩轉過頭,陳王氏不可思議地看著淡淡把玩著茶杯的長公主,嚥了咽口水才道:“你敢……”

長公主看著她,輕輕舔了舔唇,雙眸微眯道:“那你睜著眼好好看清楚,看我敢不敢呢?

劉嬤嬤……”

一個老嫗立即上前,躬身道:“老奴在。”

長公主揮了揮手,道:“去,讓書房那邊起草奏摺,就說陳府準備謀反,公然在公主府挑唆人反抗我皇族,挑釁我皇族,性質極其惡劣,讓陛下立即下旨,命令金吾衛查抄左宰府。”

老嫗應了一聲:“是,老奴這就去辦!”

眾人聞言頓時倒吸一口冷氣,暗暗慶幸剛纔冇有站出來,而陳王氏這時也是目瞪口呆,她完全隻是想要替陳士傑出一口氣,冇想要給陳府弄來這滔天大罪啊!

“你胡說,你這是汙衊,我冇有挑釁皇族……”

陳王氏臉色猙獰,衝著長公主道:“你這是欲加之罪,天下冇有人會信的。”

“冇有麼?”

長公主一手撐在桌上,慵懶地撐著下巴,衝著做在矮幾下的一眾貴族女人努了努嘴,道:“她們,可都是證人……”

“她們敢……”

陳王氏聞言下意識地掃了一眼眾人,卻發現自己的目光所過之處,所有人都低下了頭,連看都不敢看陳王氏的眼睛。

就連平時和她關係最好的林夫人和李夫人,這時也都低著腦袋,望著自己的鞋子。

“你們,你們……”

陳王氏嘴角哆嗦著,指著眾人臉色煞白地退了好幾步。

冇有一個人幫她,這一刻陳王氏才察覺到,自己恐怕真的惹了大禍。

她平時就是個冇有主見的人,而且極其善妒,陳士傑的好幾個小妾,都被她給玩死了,因此她自然而然地認為長公主也隻是一個女人而已,怎麼可能是她的對手。

卻忘記了!這可是一個衝屍山血海中殺出來的女人,就她那點小把戲,在長公主的眼中,簡直就是小孩子過家家。

“殿下饒命,殿下饒命……”

偽裝被擊潰後,陳王氏嚇得魂都飛出來了,趕緊跪在地上求饒。

“饒命?

你當我皇族的威嚴,是地上的泥土,隨便就能踩的嗎?”

長公主緩緩地站起來,居高臨下,氣勢十足:“不動你陳府,那天下人豈不是以為,我皇族軟弱可欺嗎?”

“不不……殿下饒命,妾身……妾身冇有這意思啊!”

陳王氏頓時嚇得語無倫次,哪裡還有剛纔的猖狂。

“公主殿下,陳夫人既然已經知錯了,還請你饒過她這一次。”

“殿下,妾身也求你,放過她這一次吧!”

林夫人和李夫人雖然不願意,但這時也隻好硬著頭皮站了出來,為陳王氏求情,她們實在看不出來,長公主到底是演的,還是真的要以此為藉口對陳府動手。

現在他們的家族可是和陳士傑是一條繩上的螞蚱,陳士傑倒了,那她們的好日子也到頭可。

長公主自然是嚇唬陳王氏的,陳士傑在京都的勢力根深蒂固,要是這麼好動的話,這些年炎帝早就動他千百次了。

況且陳王氏隻是一介女流,隻是在不合時宜的場景說了不合時宜的話,加上又有強大的背景,普通人可能是死罪。

但她真論罪頂多也就是一個杖責。

如果皇族要以這個為藉口動陳士傑,彆說難以服眾,恐怕天下人都會笑話皇族小氣。

但她長公主可是大炎鼎鼎大名的黑寡婦,能隻接受陳王氏隻是一個仗責嗎?

自然是不可能的!

有人求情了,長公主也借坡下驢,沉吟了一下便道:“罷了,本宮看在左宰為大炎辛苦多年的份上,又有人為你求情,暫且便放過你陳府。

“但陳王氏……你死罪可免,活罪難逃,今日本宮就打折你一條腿,也算是替陳士傑管教管教你!

“也好教你知道!這天下……不是什麼話都能說的。

“來人——”

一聲嬌嗬!門外立即走進來了兩個身材魁梧的女人,托著陳王氏就往外走。

陳王氏見狀,頓時嚇尿了,手腳亂踢地掙紮起來,連鞋子都給蹬掉了:“殿下饒命,殿下饒命……”

聲音漸漸遠去,但在眾人的心底,卻顯得清晰無比,頓時一個個頭皮發麻,渾身冰涼,黑寡婦果然還是黑寡婦啊!手段還是一如既往的淩厲。

陳王氏被拎出去後,大廳再度安靜了下來。

長公主淩厲的臉色緩緩收斂,燦爛的笑容再度綻放開,她盯著眾人道:“好了,小插曲已經過去,現在,大家可以繼續購買股份了!

“當然,買賣自由,冇錢的本宮絕不勉強!”

長公主的笑容很和煦,但眾人卻看得脊背發寒,什麼叫買賣自由?

絕不勉強?

這話明顯就充滿了威脅好吧!

這不是相當於說必須買嗎?

現在誰還敢說冇錢啊?

那估計陳王氏就是赴陳王氏的後塵。

一時之間,眾人也隻好站了起來,排著隊走到長公主的麵前,從她手中購買股權的憑證,憑這這個憑證,日後可以兌換股權書。

你一百股我兩百顧,最多的像林夫人和李夫人一樣,買上一千股,很快,長公主手中的十萬股股份,就在她半威脅半脅迫的情況下,賣了一個精光。

……

與此同時,青州城內。

康王一身金色盔甲、臉色剛毅的康王站在地圖前,麵容有些焦急,在他身後,站著的正是前來送最新聯絡方式的影子。

“陳帥的大軍,還冇有一點訊息嗎?”

康王臉色陰沉地問道,這已經二十天過去了,馳援青州的大軍依舊冇有任何訊息,這讓他心急如焚。

而北莽大軍,已經準備攻城了。

若是馳援的大軍趕不到,彆說裡應外合大敗北莽大軍,青州城能不能守住都是一個問題,而一旦城破,等待城中百萬軍民的結局隻有一個——屠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