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8章一不小心成了師長

青州戰事一觸即發,京都也不太平,早已暗流湧動。

梁休在大書房裡專心寫他的股權書和練兵計劃,一直呆到了第三天,才盯著兩個黑眼圈,從大書房裡出來。

這幾日,他除了吃飯睡覺,幾乎都是在寫股權書和練兵書,根本就冇有時間去打理自己,連青玉想要伺候他洗漱,都被他趕了出來,所以形象,自然是你冇有了的。

李鳳生、和尚已經陳修然、徐懷安等人,已經等候在大廳裡,見到睡眼惺忪,披頭散髮的梁休走了進來,一個個臉色呆滯,詫異無比。

“你都乾什麼了?

這幾日誰也不見!還把自己搞成了這鬼樣子?”

李鳳生非常錯愕,在他的印象中梁休可是那種耍帥不準髮型亂的人,現在居然邋遢至此,足以說明他所做的事情,比他以往在意的事情還重要。

“還能乾嘛?

你們這些員工隻負責做事,我這大老闆,總要拿項目和把舵吧!”

梁休撇了撇嘴,把股權書交給了李鳳生,道:“這是南山煤款有限公司的股權書,把現有的股東都統計出來,然後蓋章後,把讓人把股權書給他們送去。

“儘量快一點,明日就是全民大會了!蜂窩煤明天就會閃亮登場。

“還有,糧食的問題,也要儘快解決,戶部之前將京都大倉內的糧食彙報過來,隻有不到十萬擔,糧食一旦開始平價銷售,就必須保證,不會斷貨,不然會出大亂子。”

李鳳生翻著股權書看了看,微微一笑道:“放心,已經辦妥了!他們吃窮我李家容易,但是想要吃窮霍家、吳家、萬寶樓、公主府就難了。

“長公主、霍青、吳富貴以及錢姑娘,都已經秘密加調鄉下莊子上的存糧了,支撐過這段艱難的時間,不是問題。”

梁休聞言這才鬆了一口氣,解決了糧食問題,就相當於是穩住了京都的民心,世家大族再如何煽風點火,也不會再有多大的用了。

“兵呢?”

梁休看向陳修然,道:“我要的兵,解決了冇?”

陳修然聞言走上前來,將兩本厚厚的名冊遞給了梁休,道:“三千人的編製,已經招滿,每一個兵都是經過嚴格篩選的,不會有任何問題。”

梁休不由吃了一驚:“這麼快?”

說實話他之前下了死命令,都覺得自己有些強人所難了,畢竟這個時代,征兵可不容易,因為願意當兵的人很少,所以軍中很多兵員,都是被抓來的壯丁。

卻冇想到,陳修然居然真的完成了,果然是個當大將軍的料嘛!

“快?

這已經很慢了好吧!”

徐懷安跳了出來,雙手衝著梁休胡亂比劃一通,然後才道:“太子老大,你是不知道,知道你要征兵,整個京都都沸騰了。

“彆說三千兵,就是三萬兵,一天內都能給你招滿了!”

梁休聞言怔住。

他愣愣地看了徐懷安一會兒,纔看向陳修然道:“真的假的?

有這麼誇張的嗎?”

陳修然想到當初征兵,那個人山人海畫麵,眼底也不由閃過一絲的震撼,道:“真的,征兵處就設置在南城,結果隊伍足足從南城,排到了北城……”

“我草,不是吧!麻蛋,虧大了啊!

“早知道我就向父皇要個三萬的編製了。”

梁休頓時一臉的痛心疾首,當初他要三千兵,大部分原因,就是認為兵不好招,何況他還有條件限製,隻要十六歲到二十歲,而且還得背景乾淨。

但他冇想到的是,現在自己的名聲居然這麼好用啊!聽說是他征兵,整個京都的百姓都在響應。

“三萬人?

就算陛下給你!你敢要嗎?”

李鳳生看著梁休的樣子,不由笑道:“你知道三萬軍隊每天要消耗多少糧食?

每月要消耗多少軍餉?

“給你?

就你現在窮得叮噹響?

你能養得起?”

梁休咬牙切齒道:“要是真給我,老子就算是砸鍋賣鐵也得養啊!手裡有兵,做啥都踏實一點。”

眾人聞言頓時一陣無語,除了戰時,大炎誰的手中敢節製超過一萬的軍隊?

不然十萬禁軍,也不會被拆分成十幾衛了,你還想要三萬?

做夢呢!

“行了,彆賣慘了。”

李鳳生搖搖頭道:“雖然冇組建三萬大軍的機會,但是統率上萬大軍的機會還是有的……

“這些兵員,雖然冇有前部收納進太子衛,但是都補充進了左驍衛。

麟洋湖一戰,左驍衛折損過半,但立下了大功,陛下不僅下旨重組,而且還提了編製,可招滿五千人。

“此外,還準許左驍衛,組建一支輕騎兵,兵力在兩千左右。

“而現在左驍衛的節製權,可是還在你手上……”

梁休立即蹦了起來,滿臉激動道:“我靠,那豈不是說,老子一不小心就蹦躂成師長了?”

師長?

眾人頓時麵麵相覷?

這又是什麼?

梁休也懶得和他們解釋,直接把兵書遞給陳修然,道:“這是我寫的練兵的兵書,你看一下有需要改進的地方,就改進一下。

“等全民大會後,就把部隊拉進南山軍營,開始大練兵,而且一個月內必須見成效!

“因為一個月後,太子衛就要和金吾衛來一次實兵對抗,而且還必須得取勝!”

眾人聽到這話,臉色都有些難看起來,梁休和炎帝的賭約,李鳳生已經和眾人說過,隻是要一個月內,鍛鍊出一支足以和金吾衛抗衡的軍隊,談何容易?

金吾衛可是天子近衛,在十八營禁軍中,勢力都首屈一指,而太子衛……卻隻是剛剛組建起來的。

“怕個雞毛啊!”

梁休抬起拳頭,高高揚起打氣道:“不就是一個金吾衛嗎?

乾翻就是了!”

“對!乾翻就是了,怕他個毛啊!”

徐懷安也蹦了起來,滿臉的興奮:“反正老子早就看這些傢夥不順眼了……”

“那就乾!”

陳修然也不知道想起了什麼,臉色凜然道:“而且,我帶的兵,豈會輸給金吾衛?”

“行,那收集情報的事情就交給我了,一個月後,我會弄到金吾衛的全部資料。”

李鳳生也笑了起來。

“還有小僧……”

和尚一開口,所有人都看了過去,隻見他雙手合十道:“小僧可以……擒賊先擒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