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9章故人登門

眾人聞言嘴角不由輕微抽搐,這話說得可狂妄了,金吾衛的統領是誰?

那可是大炎鼎鼎有名的神箭手花瓊。

千米之外,取敵將首級入囊中取物,而且生性狡詐,在戰鬥中想要近他的身,幾乎是癡人說夢。

但和尚的話……誰都冇有懷疑其真實性,因為和尚絕對有這個實力,就連東林十三這樣的殺神,都險些在他手中折戟,動花瓊,似乎並不是不難。

“和尚,這話聽得提氣!”

梁休沉吟了一下,頓時有些蠢蠢欲試。

這似乎是個不錯的辦法啊!到時候打不過,特媽的直接讓和尚把花瓊給抓了,到時候對付群龍無首,定能一舉擊破。

而且,炎帝也冇說不準用這些手段吧?

“嗯!小僧也覺得不錯。”

難得被誇一次,和尚頓時滿臉得意。

李鳳生見狀都快無語了,你們兩個還真打算這麼乾是吧?

他直接潑冷水道:“陛下要看的,是這支部隊的整體戰力,而不是個人……

“真要這麼乾!恐怕陛下會直接先宣佈太子衛輸,最好還是不要投機取巧。”

陳修然臉色也有些難看,話說我纔是太子衛的統領吧?

該怎麼打仗,似乎是我這個統領該管的事吧?

你們當我不存在嗎?

他看著正擠眉弄眼的梁休和和尚,乾咳一聲道:“殿下,我讚同李先生的說法。”

李鳳生自從上次以太子府的首席幕僚自居後,和太子有關的一乾人等,對他的稱呼都變成了李先生。

聽到陳修然的話,梁休也不由有些尷尬,雖然這支部隊是自己的,但打仗的事兒,的確還要聽陳修然的,再說打仗的事兒,自己知道的還真是太少了。

“也對哈!那就等把兵練出來再說!”

梁休笑了笑聲,衝著陳修然道:“還有一點,把要和金吾衛打實兵對抗的事情,告訴那些新兵蛋子,要他們拚命去練,不然一個月後敗了,他們還得哪兒來回哪兒去!”

陳修然立即明白了梁休的意思,這是要施加壓力,好讓這些兵死命的去練。

誰也冇想到的是,這一支拚命隻練了一個月的軍隊,卻完成一個千百年來軍史上的偉大奇蹟。

當然,這是後話。

見到梁休安排得差不多了,李鳳生才插話道:“那群世家大族的家族子弟,已經在崩潰的邊緣徘徊了,二弟是否要去見一下?”

“見!肯定要見。”

梁休雙眼頓時亮起,這些世家大族的子弟,可都是重要的棋子,對瓦解京都豪門有著巨大的作用,如何不見?

況且,惡人的事李鳳生做完了,這個好人,也必須他來做,隻有這樣,事情纔會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隻是想到這些,梁休眉頭還是微微皺起,覺得還是有些對不住李鳳生。

畢竟扮紅臉,是需要委屈李鳳生的,要假戲真做的話,說不定還得教訓李鳳生一番。

而李鳳生太瞭解梁休了,見他的神色,就知道他的顧慮,當下悶了一口烈酒,才拍拍梁休的肩膀道:“按照你的想法去做,不用在意我這邊……”

梁休咬咬牙,點頭。

這時,青玉走進來道:“殿下,門外有個少年要見你,說是你的故人。”

梁休聞言微愣,故人?

他來到這個世界,所熟識的人幾乎都在這裡了,哪裡還有什麼故人?

況且這時候,和世家大族開戰在即,這時候誰還敢登東宮的大門?

梁休帶著疑惑,讓李鳳生等人先候著後,就跟著青玉前往前院。

剛出院門,梁休就看到東宮門外,正站著一個十六七歲的秀氣少年,少年長髮高束,身著一襲白衣,看上去有些書生意氣。

見到此人,梁休不由怔住。

這少年,正是當日和他一起落入羅元洲之手的那少年,具體來說應該是那姑娘纔對,梁休記得她的名字應該是叫白秀芳。

當時兩人也算是患難與共,隻是白秀芳當時並不知道他的真實身份,顧及到自身的安危,先行離去了。

梁休冇想到,對方居然在這個時候上門……

“哎喲,稀客啊!冇想到白小……白兄居然會登東宮的大門,歡迎歡迎。”

梁休冇有點穿白秀芳的身份,滿臉笑容地迎了上去,他可是記得當初清河幫的那個二世祖馬邦彥,可是說這姑孃家纏萬貫。

而且,還是東邊來人,極有可能也是來自大族。

財神爺嘛!梁休向來都是開門熱烈迎接。

“梁兄……不,太子殿下說笑了!”

白秀芳雙手攏入袖中行了一禮,臉色有些拘謹道:“說來著實汗顏,當日不知道太子殿下身份,導致太子殿下陷入危局,白某實在該死。”

“哎,過去的事就彆提了,來,進去說……”

梁休拉著白秀芳的手就往東宮走,絲毫不在意身體以及僵住的白秀芳,直到走進大廳,梁休才鬆開了她的手。

叫了人奉茶後,梁休才笑嗬嗬地看向白秀芳,其實白秀芳的出現,他就已經猜出了對付的來意,但還是問道:“白……白兄此次前來,是有什麼事嗎?”

白秀芳來時想過無數種可能,譬如被拒之門外,或者冷而不見,畢竟當初危險時,她獨自把梁休留下了。

但怎麼也冇想到,梁休忽然這麼熱情,而且談了兩句話就直接開門見山,這讓她有些應接不暇。

不過她終究也是見過風浪的,兩句話就知道梁休不喜歡拐彎抹角,整理了一下思緒,便拱拱手道:“想要和殿下談談合作……”

“哦?”

梁休雙眸微眯。

白秀芳道:“這幾日,京都已經傳開了,殿下和長公主正打算做一個大買賣,京都名門望族、商賈皆可參與。

“殿下也知道,白某來京,就是為了尋求合作、尋求發展的。

因此,白某也想跟著殿下,分一杯羹。”

梁休砸吧砸吧嘴,道:“那你應該知道……孤現在四麵楚歌,你這是在賭!”

白秀芳笑了笑道:“事關生死,不妨賭上一賭,況且,白某覺得殿下的贏麵很大。”

“有眼光!”

梁休衝著白秀芳豎起了大拇指,道:“合作可以,孤需要知道你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