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0章陳士傑的惡毒計劃

白秀芬早就知道梁休會問自己身份,因此也冇有什麼抗拒,當下也冇有隱瞞,直言道:“我來自東境白家,鹽湖五湖幫的少幫主。”

“白家?

五湖幫?”

梁休仔細想了一下,發現前身的記憶裡,並冇有事關東境白家的資訊。

倒是鹽湖,梁休是知道的,這是大炎最大的鹽井,大炎東麵的食用鹽,幾乎都是出產自鹽湖。

以前,鹽湖由朝廷管理,因此是禁止私鹽販賣的,但後來由於陳士傑等京畿權貴暗中作祟,導致朝廷對鹽湖的管理權越來越低,最終被東部的幾大世家取代。

因此,鹽湖除了每月定額向京都輸送官鹽外,朝廷不再過問鹽湖的事情,不然,炎帝也不會窮得連打仗的銀子都冇有。

但這幾大家族中,梁休記得有陳、蘇、司馬三家,不記得有什麼白家啊!

看到梁休眼中的疑惑,白秀芳主動解釋道:“白家在東境,勉強能擠進二流家族的行列,相比於一流大族差的不是一星半點,殿下不知道也正常。”

梁休當然不在意什麼白家了,他在意的是五湖幫,總感覺這裡麵有什麼東西,便點點頭道:“那白兄給孤說說五湖幫吧!”

白秀芳沉吟了一下,道:“五湖幫,是位於鹽湖之上的一個大幫派,由五大家族組成,其中最大的一隻,便是白家,因此五湖幫幾乎一直是白家說了算。

“而五湖幫的存在,就是負責鹽湖的安全,負責押送鹽礦等等,但對於鹽湖,是冇有經營權的,所有的收入,都是來自幾大世家的分紅。”

聽到這裡,梁休就明白了,五湖幫相當於是世家大族養的打手,平時隻需要他們看場子和乾乾苦力,但是想要插手鹽湖的事,門都冇有。

這相當於看著滿地的金子,結果隻能看還不能摸,最後還隻能吃人家吃剩下的,這就讓人難受了。

“你繼續……”

梁休知道,肯定是發生了什麼變故,不然的話五湖幫也不會派白秀芳這麼一個女子,千裡迢迢地感到京都尋找機會發展。

果然,白秀芳沉吟了一下,繼續道:“鹽是暴利,以前雖然說對鹽湖冇有經營權,但是拿幾大世家的分紅,也能賺不少。

“但是這幾年,幾大世家的胃口越來越大,鹽價一漲再漲,導致東麵半數的百姓,都難以再吃上一口,多數都是靠醋布過活。

“很多人因此還生了病,死了,我父親雖然出生草莽,但當年也是跟過駙馬爺打過東秦的,因此看不慣幾大世家的所作所為,便在每次運貨的時候,私自留下一些,暗中運往缺鹽嚴重的區域,平價售賣。

“後來,幾大世家察覺到後,便覺得五湖幫不忠,因此想要扶持在東境臭名昭著的一夥響馬,接替五湖幫的位置。”

說到這裡,白秀芳聳聳肩道:“接下來的事情殿下也知道了,我來京都,其實就是為五湖幫謀後路的。”

梁休聞言頓時撇了撇嘴,心說我信你個鬼!你以為本太子聽不出這些話,是故意說給本太子聽的嗎?

就差指著本太子的鼻子問,東境一半的人吃不上鹽了,你作為當朝太子,你管不管。

“而且,白某剛剛收到家父的密信……”

在梁休沉吟間,白秀芳想了一下繼續道:“鹽湖原本發往京都的官鹽,在半路被劫了,而且是連續兩次被劫。

“鹽湖的鹽運不進來,運河結冰,江南的鹽也運不上來……

“不出半月,京都就會陷入斷鹽的危機。”

梁休聞言,眸色驟然變冷。

鹽湖的背後,就是陳士傑和京都豪族,而現在自己正和京都豪族鬥得難解難分,此時鹽湖的鹽遭劫!根本就不可能是巧合,明顯是監守自盜。

白秀芳可是說了,幾大家族的手中,可是有著一支臭名昭著的響馬隊伍。

京都現在幾乎還處於斷糧狀態,若是再斷鹽,那會是個什麼狀況?

肯定自己辛苦營造的大好局麵,估計很快就崩盤了啊!

糧食霍家、李家、吳家乃至於萬寶樓有打量的儲存,但是總不能食鹽還能大量儲存吧?

更讓梁休擔心的是,食鹽恐怕隻是其中之一,京都百姓所需要的需求物,恐怕在接下來這幾個月,都不會進得了京都。

這特媽……陳士傑這招也太毒了吧?

這簡直就是要讓整個京都陷入癱瘓,如此一來,官府要是解決不了,有人再扇陰風點鬼火,百姓不反纔是見鬼。

梁休相信,官鹽被劫的訊息,陳士傑和東境的官員會壓下來,直到京都缺鹽了,訊息纔會呈報給炎帝。

尼媽,好在先得到了訊息,不然到時候還真會措手不及。

“白小姐想要入股新產業,本太子同意了。”

梁休腦袋快速運轉起來,想著應對之策,對白秀芳道:“白小姐可入股一百萬,享有股份一萬股……”

這就同意了?

白秀芳俏臉微變,一時間有些無措道:“我……我冇帶那麼多錢……”

“錢是小事!”

梁休抬手白秀芳,道:“我需要五湖幫幫我做點事情……”

他看著白秀芳,開門見山道:“五湖幫能弄到鹽礦嗎?”

“鹽礦?”

白秀芬微微一愣,道:“殿下說的是鹽石吧?

那東西有毒,吃了不僅會肚子痛,還會全身發紫……”

梁休擺擺手道:“這一點你不用管,你就說能不能弄到鹽礦,能弄到多少?”

白秀芳冇有絲毫的猶豫,道:“鹽石的話,鹽湖到處都是,殿下要多少就有多少。”

“那好!我現在需要這些鹽礦,而且多多益善……”

梁休認真地看著白秀芳,道:“我隻想知道,五湖幫有冇有本事,秘密地將這些鹽礦運到京都,記住,是秘密,不能讓任何人察覺。”

白秀芳沉吟了一下,立即點頭道:“能!半個月內,第一批鹽礦,會準時運進京都!”

梁休聞言,臉上立即露出了笑容來,道:“好,那就合作愉快了,白小姐……”

陳士傑麼?

嗬嗬,想要給本太子一個驚喜?

到時候,本太子倒要看看,究竟是誰給誰驚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