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也不見得。

就連炎帝獲得的那些訊息裡,對於梁休剛纔揭發的那些事。

到底是不是崔士忠乾的,其實也冇有定論。

梁休之所以能駁得崔士忠無話可說。

有一多半,其實都是崔士忠受不了羞辱,自己把自己給氣糊塗了。

所以說,人一旦上了年紀,千萬不要隨便動怒。

崔士忠就是活生生一個例子。

換作他是一個三四十歲的老油條,非和梁休爭論到明天早上不可。

這時,群臣附議的聲音,基本都消停了。

梁啟一看差不多了,大部分大臣都支援梁休,隨即清了清嗓子,開口道:

“難得諸位愛卿,關心太子的教育,還有我大炎未來,朕心甚慰。”

說完場麵話,開始進入正題:“朕宣佈,即日起,免去弘文館學士崔士忠,教授太子一事。”

“至於,由何人出任太子的老師……”

梁啟假裝沉吟,目光向文官隊列掃去。

隻見這些文官大臣,一看到皇帝的目光,紛紛垂首後退,唯恐避之不及。

梁啟眼角忍不住抽了抽。

至於嗎?

朕不過是想,挑個教授太子的老師而已,要不要這麼不給麵子?

一個個的,就更避瘟神一樣。

轉念一想。

今日群臣見識了太子的乖戾性格,以及崔士忠的下場,估計嚇到了不少人。

冇人願意接這個燙山芋,似乎也情有可原。

還不如歇一段時間,等這件事的風波過去。

要是再冇人願意接手,到時候,將太子送到那個地方去也行。

一個組織的名字,突然浮現在梁啟的腦海裡……

念及於此,梁啟不打算繼續逼迫文官們,安撫道:

“諸位愛卿不必緊張,太子新近失憶,性格無常,兼之傷勢還未痊癒。”

“朕打算,將為他找老師的事,暫且擱下,姑且讓他修養幾天,再找不遲。”

文官們不由一陣臉紅,紛紛自請道歉。

內容大體都是,自己其實也很想,為太子殿下傳授所學。

無奈學識淺薄,力有不逮,恐會妨礙太子的成長,危及大炎江山,不甚惶恐雲雲。

總歸是些場麵話,拒絕了你,還要讓你無話可說。

梁啟也冇當回事,不過心裡,終究有些不爽。

自己最疼愛的兒子,竟然讓群臣畏之如虎,神憎鬼厭,這該向誰說理去?

驀然看見,梁休站在下首,縮著脖子,閉眼打瞌睡,一副老神在在,事不關己的模樣。

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梁啟冇好氣地問道:“太子,如今朕已經如你的心意,撤掉了崔士忠。

“朕看你這麼有主見,關於你的授業問題,你是不是,應該說幾句啊?”

“吸溜!”

突然聽到有人問話,梁休猛地驚醒,下意識將流出的哈喇子吸回去。

隨後,迷迷糊糊回答道:“說這個啊?早餐的話,當然是豆漿配油條。”

“你說什麼?”炎帝的聲音突然抬高,“什麼豆漿?什麼油條?”

群臣忍不住竊竊私笑。

梁休這才眨了眨惺忪的眼睛,茫然了三秒鐘後,突然問道:“父皇,你剛纔問什麼?”

“你!”

梁啟總算對崔士忠剛纔的心情,有了一絲體會。

惱怒之下,忍不住衝動喝道:“太子聽令!”

“兒臣在。”

梁休隻得老實躬身。

梁啟一本正經道:“崔士忠雖不配為你老師,但,畢竟教授過你學業,而且又是朝廷官身。

“你當眾羞辱他,還把他氣暈,即便是他不對,總歸失了道義,也應受罰。”

見自家老子不像是在開玩笑,梁休頓時急了。

他可不想被責罰。

比如,要是被當眾拖出去打板子,那臉可就丟大了。

少年太子趕緊上前一步道:“父皇,此事不該啊,諸位大人明明支援兒臣,兒臣到底哪犯了錯?”

“朕說你有錯,你就有錯!”

梁啟板著臉說完這話後,心下不免有幾分得意。

小兔崽子,老子問話你不聽是吧?

不好好收拾一下你,你不知道,這個地盤誰說了算!

梁休隻得歎口氣,耷拉下腦袋,慘兮兮道:“兒臣知錯了。”

冇辦法。

自家老子直接仗著皇帝的身份,蠻不講理,一句“我的地盤我做主”。

梁休還能咋辦?

隻能老實認錯,希望能罰得輕一點。

“很好。”

梁休的知情識趣,讓炎帝很滿意,當即宣佈道:“太子聽著,從即日起,罰你一年俸祿,還有,須在東宮禁足三日,以思己錯。”

“什麼?!”

梁休原本還心裡忐忑,一聽這話,頓時不能淡定了,當即慘叫起來:

“父皇,這不行啊!父皇,你哪怕打兒臣板子也好,千萬不能扣兒臣的生活費啊!!!”

聲音淒厲,如杜鵑啼血,簡直聞者傷心,聽者流淚。

罰什麼不好,居然罰錢!還一罰就是一年!

天啦嚕!

梁休轉世到這個世界,隻有一個小小的心願。

就是仗著太子的身份,成天花天酒地,吃香喝辣,溜鷹架鳥。

有事冇事,帶幾個狗腿子,當街調戲一下良家少婦……不,是少女。

在女子惱羞成怒之後,丟出一錠銀子,說是爺賞的,留下一個邪魅笑容,再瀟灑轉身。

事了拂身去,深藏功與名!

他隻不過是想當一回紈絝大少,好好體驗一下,萬惡的封建時代,上層權貴子弟的**生活。

梁休發誓,事後,一定會在內心深處,做出強烈而深刻的批判。

瞧瞧,這是多麼樸實無華的想法!

然而,這一切的一切,都需要建立在有錢的基礎上。

可現在,錢冇了。

說冇就冇了,你敢信?

梁休心中那個幽怨啊,簡直傾儘五湖四海之水,也清刷不乾淨!

然而,任憑他苦苦哀求,梁啟依舊無動於衷。

這把一旁看戲的譽王高興壞了,忍不住譏笑道:“太子還是彆鬨了,父皇乃是當今天子,金口玉律,豈能言而無信?”

“要怪,也隻能怪你自己,誰叫你不回答父皇問話。”

這倒是提醒了梁休,連忙下拜:“兒臣知錯了,請問父皇,你剛纔到底問兒臣什麼?”

“你還知道問?”

梁啟冇好氣地哼了聲。

說歸說,還是把給梁休找老師的事,又問了一遍。

“父皇問這個!”

梁休愣了下,忍不住想給自己一耳光。

這麼尋常的一個問題,要是剛纔注意,何至於此。

不過,他還是順著這個問題思考下去。

據他所知,古代的太子,一般都有很多老師。

這些老師,大多都極其嚴格。

他們在授業過程中,往往會忽略太子年幼的問題。

要求太子必須循規蹈矩,以身作則,不準做這個,也不準碰那個。

嚴重壓製少年人愛玩的天性,使其得不到自由。

這也導致,曆史上,很多太子,一旦當了皇帝,立刻就著手對付自己的老師。

而且,極有可能任性妄為,荒淫無道,變成一個縱情享受的昏君。

道理很簡單,小時候的嚴格教育,造成了他們性格上的扭曲和缺陷。

導致他們一旦掌握大權,就會加倍補償自己以前的遺憾。

以至於,會做出很多,常人看來,匪夷所思的事情。

梁休可不想,將來成為那樣的變態。

也更不想,找幾個人來管束自己,限製自己的人身自由。

最重要的是,深受地球世界,二十一資訊大爆炸時代熏陶的梁休。

不是他吹牛,論見識,論深度,論廣度。

在場之人,有一個算一個,有比得上他的嗎?

如果比不上,又能教他什麼呢?

三墳五典?四書五經?經史子集?

拜托,他纔不會願意,學這些故紙堆裡的空乏道理。

於是,少年太子斟酌了一番之後,直言不諱道:“回稟父皇,兒臣對於老師的要求,其實也冇有多高。”

“隻要他品行端正,學識方麵,兒臣倒不會強求。”

梁休打定主意,如果梁啟鐵了心,要給自己找一個老師的話。

反正都教不了自己,不如,自己來定個標準。

於是,他又補充了一句:“不過,兒臣有一個要求,此人,必須和我三觀一致。”

梁啟一臉疑惑:“什麼三觀一致?”

“呃……”一不小心又說漏嘴了,梁休趕緊打個哈哈,“父皇,其實就是誌向一樣的意思。”

“兒臣雖不才,卻也早就立下誌向。”

梁休解釋道:“若是兒臣的老師,和兒臣不一致,哪怕他教的再好,兒臣估計,也是學不進去的。”

“哦。”

梁啟恍然點頭,不禁老懷安慰。

看看,不愧是自己的兒子,年紀輕輕,就有了一番誌向。

也冇你們這些文官想的,那麼不堪嘛。

豈知,在這些朝臣眼中,梁休此話,卻被看作是,提前推卸責任之語。

眾人早就領教了少年太子的狡猾,不少人心中冷笑連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