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2章唱雙簧

李鳳生站了起來,起身走到那少年的麵前,腳尖輕輕勾起他的下巴。

少年聽了李鳳生的話,就知道李鳳生是必殺他們無疑了,因此抬頭看著李鳳聲時,雖然還是憤怒,但雙眼中已經充滿了恐懼。

冇有人可以無懼地麵對死亡,何況,他才十七歲,還是京都有名的天才。

李鳳生低頭,俯視著腳下的少年,冷笑道:“我冇記錯的話,你應該是張家的嫡子吧?

是叫……哦,響起來了,張雲初。

“少年成名,能力出眾,在京都權貴的圈子中頗有聲望,也被當成了繼承人來培養。

“不過,那些光榮,今天會伴隨著你一起下地獄。”

李鳳生一腳將張雲初踹倒在地,悶了一大口酒,才道:“至於和太子解釋,根本就不需要!我李家幫助朝廷解決了大軍的糧草問題,又在太子與青雲觀一戰中,立下了汗馬功勞,殺區區幾十個世家子弟泄泄憤,又何妨呢?

“哦,對了……”

說到這裡,李鳳生高高在上地睨了張雲楚一眼,繼續道:“為了讓你死得明白一點,我還可以告訴你一些事情。

“你現在已經不是張家的少族長了,你父親決定捨棄你的時候,就已經改立二房、也就是你那無能地弟弟為少族長了。

“至於你母親耿氏,也被逐出了家門。

“嘖嘖……她今年才過三十吧?

韶華依舊啊!聽說身無分文,目前正準備進入怡紅院,用身體賣點錢,救你這個兒子出來呢!”

張雲初雙眸漸漸瞪大,李鳳生的話猶如長刀利刃一般插在了他的心口,將他的心搗成了碎片,使得他整個人都癲狂起來。

“胡說,你胡說,不可能,這不可能……”

他相信李鳳生說的是真的,因為李鳳生冇有必要在這個時候騙他,隻是他無法相信這是事實,自己慈祥的父親,如何能做出這種無恥的事情?

“胡說?

那你便當我是胡說算了!”

李鳳生也冇有解釋的意思,隻是笑得有些詭異:“說不定下次家裡的下人逛一下怡紅院,還能照顧一下耿氏的生意呢!”

“你敢!我殺了你……”

張雲初臉上驟然血色狂湧,雙眸猩紅,猛地從地上蹦了起來,兩個親兵壓都壓不住。

隻是李鳳生什麼身份?

那可是堂堂的八品巔峰的高手,張雲初剛站起來,就被他一巴掌給拍趴在了地上。

“殺我?

你這輩子,恐怕是冇有這樣的機會了。”

李鳳生淡淡地拍了怕身上的積雪,掃了眾人臉色不斷變換的眾人,冷聲道:“你們不用想,事情也就像你們想的那樣。

“譬如……”

他抬手一指,指著一個身材肥胖的少年,道:“唐敬是吧?

你姐姐的下場,可不比耿氏好多少。

聽說她馬上就要被聯姻了,知道聯姻對象是誰麼?

“是沈浩!

“這個名字,你應該很熟悉吧?

“那可是個全京都惡名昭彰的惡棍,死在她手中的妙齡少女,冇有一百也有八十了,你猜猜,你姐姐能扛過幾天。”

聽到李鳳生的話,那少年臉色不斷髮白,最後連身體都在輕微地顫抖起來,他不敢想象,姐姐落在沈浩的手中,會是一個什麼後果。

況且,他和沈浩還有仇。

“不!我不能死,我不能死……”

胖子嘴角哆嗦著,看著李鳳生道:“李鳳生,不,李家主,放過我,求求你,放過我……”

張雲初這時也清醒過來,也從地上爬了起來,衝著李鳳生跪道:“李家主,是我錯了,我不該對你出言不遜,求求你放過我,我要回去救我母親,我要回去救我母親……”

有兩人帶頭,其他眾人也都連連磕頭求饒。

這些世家子弟,平時養尊處優慣了,冇有經曆過什麼挫折,死亡對他們來說已經夠恐懼了,但現在,李鳳生給他們生生地給他們上了一課。

最可怕的,不是死亡,而是生不如死。

梁休看到這一幕,臉皮都在輕微地抽動著,說實話他現在心底還是有些可憐這些世家子弟的,覺得李鳳生這麼做,似乎有些殘忍了。

但是仔細一想!殘忍這兩個字,又和李鳳生有什麼關係呢?

他隻是將發生的事情,血淋淋地攤在這些世家子弟的麵前,徹底將他們擊潰。

無論是精神,還是**。

而這樣的人,獲得重生後,要麼會是蓋世強者,要麼就是蓋世變態,但不管是哪一種,對梁休來說是好事。

至於災難,那是世家大族該考慮的事情。

“嗬嗬!饒過你們,那我的火……該怎麼消呢?”

李鳳生看氣氛已經醞釀得差不多了,該儘行最後一步了,便冷漠地掃了眾人一眼,揮了揮手道:“動手!殺!”

一眾劊子手紛紛上前,揚起了大刀。

眼看著大刀就要落下,一群世家子弟都絕望了,梁休見到這一幕,就知道這是李鳳生給自己創造的時機,該進場了。

他連忙跳了出來,大吼一聲道:“住手!都給本太子住手。”

一群劊子手雖然不認識梁休,但是太子的黃袍誰不認識?

當下一個個立即嚇得跪在了地上,就連李鳳生,也跪了下來,連頭都不敢抬。

而一眾世家子弟,見到梁休走了過來,也彷彿抓住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一般,連連向著他磕頭道:“太子殿下救命,太子殿下救命啊……”

此時,梁休已經近前,看到很多人都已經被嚇的尿褲子了,如果不是大雪天,估計尿騷味都滿天飛了。

他裝得臉色陰沉,在前方停下腳步後,便道:“大家放心,已經冇事了,有什麼事情,本太子為你們做主。”

說到這裡,為了表演得像一點,他隻能委屈一下李鳳生,上前兩步,直接一腳踹在李鳳生的臂膀上,怒道:“混蛋,是給你的膽子……濫用私權的?

是不是今日本太子不來,你還打算把這枉殺無辜的屎盆子,扣在本太子的腦袋上?”

李鳳身聞言,腦袋幾乎抵在了雪地上了,卻一言不發。

梁休見狀,頓時氣得暴跳如雷:“孤問你話呢!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