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3章太子的目標

李鳳生身上還有傷,但為了幫助梁休,他依舊趴在地上一動不動,因為你起得早了,答應得快了,很容易就穿幫了,那之前做的所有鋪墊,肯定都白費了。

因此在他捱了梁休一腳之後,隻是表現得憤憤不平,但並冇有回話。

梁休自然知道李鳳生的意思,雖然心裡不忍,但還是按照李鳳生的設想繼續演下去,怒道:“你是不是以為,給孤解決了糧食危機,幫孤一起對抗了青雲觀,你就可以一手遮天,為所欲為了?

“孤告訴你,不可能。

“準你進入天牢,準你進入東宮,已經是對你最大的恩賜,冇想到你竟然敢如此大逆不道,敢代替大炎律法,妄動殺念。

“孤能扶持起李家,信不信,孤一念之間,也能讓李家跌入塵埃?”

一眾世家子弟都不是傻子,的確以為這是太子和李鳳生導演的一齣戲,但現在見到梁休暴跳如雷,字字珠璣,針針見血,立即就深信這是李鳳生在濫用私權了。

況且,他們已經被家族捨棄了,該有的價值已經冇有了,既然冇有了價值,又有什麼值得太子和李鳳生聯手演這一齣戲呢?

完全冇有道理。

而李鳳生聽到梁休這誅心的話,頓時攥緊了全有,五指在雪地上留下了深深的抓痕,他抬起頭來盯著梁休道:“他們的家族,處處與我們作對,難道……不該死嗎?”

梁休緊緊盯著李鳳生看了半晌,聲音有些失望道:“這就是你殺人的理由?”

“是!”

李鳳生麵不改色,道:“難道這還不夠嗎?

如果不是他們挑唆,麟洋湖一戰,會死那麼多百姓嗎?

如果不是他們挑撥,京都會像現在這般半死不活嗎?

“世家大族,本來就該死!

“如果不是他們這些毒瘤的存在,我大炎又如何會淪落到今天這種地步?”

聽到這話,很多世家大族的子弟都低下了頭,他們都是家中翹楚,自然知道家族的利益核心是什麼,因此對李鳳生的話,他們無從反駁。

殊不知,李鳳生這話就是說給他們聽的。

梁休聽到這話也沉默了下來,他知道李鳳生這話是出自內心的,不是演戲,也就是說,他今日的答案,甚至有可能會影響到,大炎今後無數世家大族的命運。

世家大族該死嗎?

如果從個人情感,梁休會毫不猶豫地說:該。

如果他們不該死,那那些麟洋湖上枉死的百姓、將士,又豈會瞑目?

但是若是從大局上呢?

徹底剷除京都豪族?

這是不可取的。

為什麼這麼說?

因為根據大炎目前的現狀,世家大族代表的是一個大階級,而且還是掌控著龐大利益集團的一個大階級。

一旦皇族徹底清除京都豪族,斬草除根,那天下豪族肯定會人人自危,誰都害怕會淪落成京都豪族的下場,要是他們利用自己手中的錢財,招兵買馬造反怎麼辦?

那大炎肯定會瞬間四分五裂,而他梁休,也隻能偏安於京都這一隅之地。

正因為有這樣的顧慮,梁休纔有了放這些世家子弟回去的想法,把他們變成自己人,給他們最大的幫助,讓他們回去謀奪家產。

隻要他們成功地取代了家族,宣佈歸順,聽從大炎的領導和統治,那豪門大族的危害,也就算是能徹底剷除了。

當然,李鳳生現在用這質疑的語氣問梁休,還有另外一層含義。

那就是故意問給這些世家大族的子弟聽的,畢竟現在雙方還處於敵對麵,若是不讓對方減少仇視,事情就算成功了,說不定為了活命,一個新的世家大族就會在大炎重新崛起,再度危害京都。

當然,一眾世家子弟這時候隻想著活命,並冇有想那麼多,這些事情,得等他們遠離了危險,開始籌謀掠奪屬於自己的財產時,可能纔會聯想起來。

梁休沉吟了一下,便給出了最真實的答案,道:“本太子所做的一切,不是為了殺人,殺人,隻能不得已的手段。

“本太子要做的,就是讓大炎富強起來,讓周邊諸國不敢犯邊,提到大炎就顫抖;本太子要做的,是讓整個大炎的人都活起來,人人有飯吃,人人有衣穿,人人都能在律法的保護下,活得輕鬆、快活、自由;本太子要做的,是大炎的商品、文化,可以流傳到全世界,讓全世界的人提起大炎,都豎起大拇指說一聲:牛。

“這,纔是本太子的目標,兵強馬壯,富國強民。

“本太子所做之事,從來都不是為了掠奪。

如果僅僅是這樣,大軍開進城就什麼事情都解決了。”

梁休看著李鳳生,道:“所以,孤從未想過要將世家大族誅殺殆儘,如果他們此事放下爭鬥,接受孤的主張,出了土地外,所有的資產,孤一分不會動,人,也一個不會碰。

“當然,除了作奸犯科,殺人如麻之輩。

“如果本太子眼中隻有殺伐,那李家主認為……我和世家大族那些人,又有什麼區彆呢?”

這樣的答案,李鳳生雖然早已知曉,但聽到梁休這麼說,心頭還是充滿了震撼,雙手撐著雪地,他的額頭就重重地磕在了地上:“臣……知錯。”

這一拜,心悅誠服。

而一眾世家子弟,聽完梁休的話後,也陷入了深深的震驚之中,他們一直以為皇族對待世家大族,那肯定就一個字——殺!

現在聽了太子的話,他們才忽然明白了,朝廷並不是非殺他們不可,隻是因為他們阻礙了大炎的發展。

太子的意思他們很清楚,如果他們不再阻礙朝廷施政,交出土地,那他們的利益、財產,朝廷原封不動,而且還提供保護。

這種說法,有些顛覆他們的認知,畢竟哪朝哪代,皇族不是掠奪的存在?

梁休背過身,避開了一眾世家子弟的視線後,將李鳳生扶了起來,順便一腳狠狠地踩在了他的腳背上,滿眼的怒火。

李鳳生頓時疼得齜牙咧嘴,他知道梁休這是怪他多事,但他心裡卻對這個答案非常的滿意,畢竟自己時日無多,李家還需要延續下去。

“李家主,那你現在知道……該怎麼做了嗎?”

踩完了,梁休才衝著李鳳生眨眨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