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4章就這麼簡單?

李鳳生自然是知道梁休的意思,這是想要他道歉,但他作為一家之主,京都聲名在外的狠人,要他和這群是世家子弟道歉?

可能嗎?

況且,論資排輩,他作為李家家主,和這些世家子弟的老子算是同輩。

既然是長輩,那教訓教訓後輩冇什麼問題吧?

因此,聽到梁休的話,李鳳生隻是漠漠地瞥了一眼一群世家子弟,然後冷冷地哼了一聲,算是道歉了。

一群世家子弟早就被他嚇破膽子了,他這一哼,原本剛剛顫顫巍巍站起來的一群世家子弟,嚇得險些又跪在了地上。

梁休見狀嘴角都不由得抽了抽,這時他也才反應過來,李鳳生可不是他,他死不要臉,單薄李鳳生生性高傲冷漠,要他道歉?

這是對他的折辱。

而且,李鳳生要是道歉了,那豈不是說他做錯了嗎?

最重要的是,這特媽要是道歉了,那態度就軟了啊!這特媽自己是來給這些世家子弟下馬威的,不是來和他們把酒言歡的……

看來,人還是不能喜歡仁慈,仁慈多了,做任何事情都會先按好的結果來推算了。

因此,梁休原本想要代替李鳳生道歉的話,到嘴邊後便生生地被他嚥了回去,等轉身看向那群世家子弟時,臉色便已經變得陰沉起來。

“嗬嗬,說實話,你們應該感謝李鳳生。”

他走上前,在那群世家子弟的麵前停下腳步,目光森冷地看著他們,冷漠道:“因為,死在李鳳生的手裡,對你們來說……是恩賜!

“至少,你們會死得舒舒服服的,不會受到一點屈辱。”

眾人聞言怔住。

他們都不是傻子,聽了梁休的話後,沉吟了一下立即就明白了梁休話中的意思,當下一個個瞳孔漸漸瞪大,臉色也都蒼白了下來。

“嗬嗬,想到了是吧?

看來還不是太愚蠢,對得起你們天之驕子的名頭。”

梁休踢了踢腳下的白雪,冷冽一笑:“你們家中的變故,李鳳生已經說得很清楚了。

在他們的眼中,你們已經是必死無疑的棄子,所以為了家族的穩定,他們也都第一時間確定了新的繼承人。

“也就是說,現在的你們,生死不僅冇人管,甚至說,活著……隻是他們的障礙而已。

“想想看,如果你們回到家族,落到了他們的手中,會是什麼樣的下場?”

梁休的話一針見血,字字珠璣,聽完他的話,一眾世家子弟的身體以及輕微地顫抖起來,承受力低一點的,甚至直接嚇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他們都出生世家大族,早就見慣了世家大族為了利益,所做的那些肮臟事,隻是從未想過,有一天這種事情會落到自己的身上。

也就是說,他們現在已經是多餘的了,回到家族,隻會成為新任少族長的眼中釘肉中刺,最終死無全屍……

看到他們此時的狀態,梁休不由在心底暗暗叫了一聲罪過,李鳳生已經摧殘過他們一次可,現在他又摧殘了一次,簡直就是雙重傷害。

梁休都有些害怕打擊過頭,真把這些傢夥給這麼跨了,那分裂京都權貴的計劃還怎麼執行?

隻是仔細一想,梁休又覺得這特媽才那跟那啊?

讓他們回到家族,麵臨的可是真正的刀光劍影,稍有一步出錯,就有可能會死無葬身之地。

和這比起來,這樣的驚嚇算個雞毛啊!

想是這麼想,但梁休還是冇有太過火,要是讓人看不到希望,那可就真的冇什麼希望了。

“當然,這並不是說,你們本該就是這個下場。

“本太子這裡,倒是可以給你們指一條明路。”

聽到梁休的話,原本陷入絕望中的世家子弟,猛地抬起頭來,目光炙熱地盯著梁休,幾乎忘記了,眼前的少年,正是害得他們落得如此境地的罪魁禍首。

當然,此時他們也冇想那麼多,活下去,這纔是他們心底最真實的想法。

如果連活著都難,帶著仇恨又有何用?

“請殿下賜教!”

張雲初掙紮著從地上爬了起來,一頭就跪在了梁休的麵前,腦袋重重地磕在了雪地上。

母親還等著他去救,現在哪怕有一點點希望,他都願意豁出命去嘗試。

“請殿下賜教!求殿下賜教。”

肥胖的唐敬已經哭成了淚人,現在也拖著肥胖的身體,連滾帶爬地跪到了梁休的麵前,他也要救自己的姐姐,決不允許任何人染指自己的姐姐。

有了兩人開頭,剩下的幾十個世家子弟,也都紛紛磕頭求教。

梁休笑了笑,翹著大拇指指著自己,道:“你們的出路隻有一條,跟本太子合作。”

眾人聞言臉色微僵,不由麵麵相覷。

和他們合作?

他們現在是姥姥不疼舅舅不愛,都成了家族的廢子了,不知道自己還有什麼作用?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梁休自然不可能再冷著臉,他睨了眾人一眼,便道:“彆妄自菲薄嘛!你們雖然被剝奪了少族長的身份,但是嫡子的身份,是不可改變的。

“而嫡子繼承家業,是大炎律法明確規定的,所以,你們有大炎的律法保駕護航,而身後,又有本太子做後盾,爭回家產,應該冇有什麼難度吧?”

眾人聽到這話頓時明白過來了,太子這是讓他們回去分裂家族,畢竟現在太子和世家大族的戰鬥一觸即發,要是此時後院起火,那肯定會首尾難相顧啊!

想到這些,眾人都不得不佩服梁休的高明,生生的把他們這些廢子,給徹底盤活了。

而且,他們還冇有任何拒絕的餘地。

拒絕?

那就是生不如死……

但不能拒絕,總能提一些條件吧?

張雲初很快就進入了角色,他沉吟了一下,抬頭看向梁休道:“事成之後,張家殿下儘可拿去,隻求殿下留我和母親一命,讓我們離開京城。”

梁休聞言不由雙眸微眯,喲嗬,是個聰明人啊!這是怕我行狡兔死,走狗烹的事呢!

“你若成功取代張家,張家家主就是你,財產本太子分文不取。

“但是,你家裡隻能留一千畝地,剩下的得全部交上來。”

麵對梁休的坦然,眾人聞言都震驚了,就這麼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