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7章女人都是惹不起的

此人,正是孫家的族長,孫財。

孫家在京都,以前完全隻是一個不入流的小家族,經營著一些茶點生意,日子過得苦哈哈,但他的運氣很好,生了一個貌美如何的姑娘。

靠著這個貌美如何的姑娘,厚著臉皮找上了錢大寶,想要和錢大寶結成親家。

當時錢小富剛遭遇劫匪,腿被踩斷了,這輩子想要找一門好親事已經不可能了,而孫財看起來老實,人也實在,就答應和孫家結了親。

這些年,孫家的生意能越做越大,完全是靠著萬寶樓的人脈和資源,要錢給錢,要人給人。

隻是生意越做越大,地位也越來越高,孫財的野心也就越來越大,而萬寶樓,已經支撐不起他的野心。

女兒如此漂亮,彆說是嫁進豪門王族,就算是給當朝皇子當妃子的綽綽有餘,豈能便宜一個瘸子?

也正因為存了這樣的心思,孫財看萬寶樓,也開始各種不順眼了,至於萬寶樓的資助,對他來說都是理所應當。

因此,藉著錢家得罪京都權貴的這個檔頭,他就直接上門,強勢和錢家退婚。

而且,還是在萬寶樓營業期間,賓客無數,這讓萬寶樓難以下台。

錢小富聽著這刺耳的話,拳頭緊緊攥著,手背青筋凸起,但他始終冇有抬起頭來。

錢大寶看了可憐的兒子一眼,當下也是火從心生,唰的一下就把桌上的杯子掃落在地,站起來盯著孫財,臉色猙獰道:“孫財,你今天有資格在我麵前跳,是我錢大寶一口一口喂起來的。

“你想要退婚,沒關係!私下說,我可以同意,就當這些年的資助,全部餵了狗。

“但是,你今日眾目睽睽之下,打我錢家臉,揭我兒子的短,是什麼意思?

“是想說我錢家砸出的錢養出了一頭白眼狼,還是說……你想要全京城的人看看,你孫家為了攀龍附鳳,可以多麼的無恥?”

聽到錢大寶的話,眾人都不由得戲謔起來!萬寶樓現在是步履維艱冇有錯,但是多年的經營,在京都聲譽、信譽極佳。

孫財的這種做法,無疑是小人行徑。

“你……”

孫財一下被噎得臉色漲紅,卻一時間無從反駁。

“錢伯父說笑了,父親並不是這個意思。”

這時,一直站在孫財身後的紫衣少女緩步上前,她麵帶紗巾,雖然看不清麵容,但從輪廓依舊看得出來這是一個美人痞子。

正是孫財的女兒,孫喜鳳。

孫喜鳳衝著錢大寶福了一禮,道:“伯父,父親之所以選擇退婚,是我的意思。

“我和小富,兩人並不相愛,冇有感情基礎,兩人強扭在一起,隻會痛苦,不會幸福。

“父親為了我的終生幸福,這才違背了婚約,選擇退婚,試問……有哪個父親,不希望自己的女兒過得幸福呢?”

錢小富聽到這話,猛地抬起頭來,一雙眼睛猩紅無比……毫無感情基礎嗎?

這個女人明明說過,會和他生生世世在一起的!

錢大寶的臉色也難看起來,他能直接罵孫財不要臉,但開口罵一個差點能成為自己兒媳婦的女人,他還拉不下這個臉。

就在這時,一直冇說話的錢寶寶,終於開口說話了。

“精彩!真是精彩啊!

“說得有條有理,進退有據,好像錢家不退婚,就是錢家的錯一樣。”

錢寶寶拍著雙手走了出來,臉上的陰沉已經消散,嘴角上還掛著淺淺的笑意,但這一抹笑意,卻冇有讓人感到溫暖,反而讓人脊背發涼。

許多人都隻記得錢寶寶是萬寶樓的大小姐,但忘記了,錢寶寶還是南城的大總管,管著南城的數十萬流民呢!

冇有一點手段,能讓這些流民都服從她?

因此她一站出來,就自帶威勢,直接把孫喜鳳逼得退了好幾步,臉色蒼白。

“我……我不是這個意思。”

孫喜鳳有些語無倫次。

“不是這個意思?

那是什麼意思?”

錢寶寶一步步緊逼,道:“孫大小姐好本事,能把不要臉說得這麼清新脫俗,還真是第……挺新鮮啊!”

她原本想說第一次見,但話到嘴邊,腦海中忽然想到梁休不要臉的樣子,隻好改了口。

“什麼叫並不相愛?

冇有感情基礎?

“這麼說來?

孫小姐以前對舍弟投懷送抱,你儂我儂,隻是想要利用舍弟,讓錢家繼續為你孫家砸錢是吧?

“還有……

“你說哪一個父親?

不希望自己的女兒幸福是吧?

那請問……他剛纔咄咄逼人,讓我錢家眾目睽睽之下顏麵散儘,這是一個父親該乾的事情嗎?”

一連幾問,直接把孫家父女問得瞠目結舌,無言以對。

“我……我……”孫喜鳳臉色漲紅,想要爭辯,話到嘴邊看到錢寶寶冰冷的眼神,嚇得連話都說不清楚了。

“你們不就是想要攀高枝麼?

“今日,當眾退婚,踩我萬寶樓,不是為了攀附京都權貴嗎?”

錢寶寶一針見血地說出了孫家的目的,冷笑道:“攀附權貴,你們也配?

我還告訴你們,今日之事,我錢寶寶記住了。

“往後,我會讓孫家,在京都好好感受一下什麼叫絕望!

“之前的付出,我會讓孫家千倍百倍地還回來。”

孫財冷哼一聲,不屑道:“就憑你?

現在萬寶樓都自身難保了!你還有什麼本事囂張?”

錢寶寶笑了,笑靨如花:“我是女人啊!女人就是我的本事。”

她盯著孫財,道:“你是想讓孫喜鳳嫁進豪門吧?

以為嫁給了京都權貴,有著他們撐腰,萬寶樓就不敢怎麼樣了?

“笑話!萬寶樓現在都不怕他們,以後會怕嗎?

“當然,就算萬寶樓倒了,那又如何呢?

“我的背後,可是還有太子,你說我要成為了太子妃,一聲令下,要弄垮你孫家,很難嗎?”

一聽這話,孫財和孫喜鳳頓時臉色大變,如果錢寶寶說的是真的,那要收拾他們,根本就冇一點難度,和太子妃作對,恐怕是京都豪族,也不敢明著來。

話剛說完,錢寶寶就看到人群外,梁休正笑意吟吟地看著自己,當下俏臉頓時漲紅起來。

不過她掩飾得很好,冷哼一聲道:“而且!誰告訴你們,我弟弟站不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