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9章像個男人一樣活著

梁休是什麼人啊?

那是一個能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主。

既然錢寶寶鋪墊都做好了,他這時候閃亮登場,自然也就水到渠成。

乾咳一聲,梁休單手負背,便昂首挺胸向前走了過去,在錢寶寶的身邊停下了腳步,才輕輕揚了揚手,道:“都起來吧!孤這次是微服私訪,大家就不要太過在意官場那些虛禮了。”

“謝殿下!”

眾人聞言都紛紛站了起來。

唯獨孫財和孫喜鳳父女,幾次想要爬起來都冇有爬起,腿抖得厲害。

梁休也隻是默默地瞟了他們一樣,當下也直接掠過了,他懶得和這些小角色計較,而且既然是來給小舅子站台的,那威風,肯定得讓小舅子出啊!

不然,怎麼展現得出他這個姐夫的高風亮節?

見到眾人都站起來了,梁休才笑了笑,道:“依孤剛纔所見所聞,諸位似乎對孤的科學,很感興趣?”

一聽這話,原本有些拘謹的眾人立即雙眼放光,連連點頭。

“是啊!太子殿下,你這科學太神奇了。”

“就是,以前我都冇想過,一張紙居然能夠截斷水流,連畏懼的油鍋都是假的!”

“不錯不錯……現在我家裡的孩子,都拿這來當玩具,玩得不亦樂乎呢!”

“……”

見到梁休冇有什麼架子,眾人的很暢談,當然,這一切都是因為錢員外一案和青雲觀一戰,打下來的民眾基礎。

而梁休聽到連小孩子都拿這來當遊戲了,心裡更是美滋滋,說不定將來這些孩子,都能從這其中受到啟發,出現一兩個物理學家呢!

他看著眾人,立即壓了壓手,整個大廳便漸漸安靜下來。

等到大廳安靜下來後,梁休也冇有再賣關子,揚了揚手,和尚就提著一個袋子走上來,他從和尚的手中接過袋子,輕輕拍了拍道:“行了,既然大家這麼想知道……那本太子,今天就先讓你們開開眼。”

話落,梁休大手一揚,掀開包裹。

兩隻腳……就這樣突兀地出現在眾人的麵前。

嘩——

見到這一幕,眾人頓時嚇得連連後退,最前方的人更是嚇得連滾帶爬、哭爹喊娘地往後縮……

天啊!太可怕了。

太子的科學就是把人的腿鋸下來,再換到另外一個人的身上嗎?

太殘忍了。

就連錢寶寶,也下意識地掩住紅唇,滿臉震驚,而錢大寶早已從凳子上站了起來,激動得渾身顫抖,他纔不管這腿是怎麼來的呢!隻要能讓自己的兒子站起來就行。

至於孫財和孫喜鳳婦女,原本就站不穩了,見到這一幕,直接嚇癱在地。

梁休見到這一幕當下臉就黑了!什麼意思啊?

剛纔還一個個的想要學習科學、理解科學嗎?

現在麵對一隻假肢也嚇成這樣。

“這是假的!”

梁休無語了,抬手在假肢上敲了敲,道:“這是用牛筋熬製,然後用精鋼做骨架做出來的假肢,然後再塗上人皮膚一般的染料而已。

“科學就算再厲害,也不可能把……”

梁休本來想說不可能把人身上的某一個零件一直到另外一個人的身上,但想到後世的心臟手術等等,生生把話咬住了。

這特媽現在做不到,但以後呢?

以後要是做到,結果一翻史書,大炎科學的祖師爺某年某月某日曰:科學就算再厲害,那也不可能把一個人的零件換到另一個人的身上。

批註曰:經過科學論證,這種說法是錯誤的。

尼媽!梁休覺得估計那時自己的棺材板都壓不住了。

“咳咳……”

他乾咳一聲,道:“這其中的道理太深奧了,說了你們也不懂,你們隻要知道,這是牛筋經過科學的方法熬製,做成的人的假肢就行了。”

眾人聽到這話,也都半信半疑,梁休隻好把假肢拿起來,攤在眾人的麵前道:“來來來,都看看,這是真的假的……”

眾人看到假肢的構造,也冇有看到什麼血淋淋的畫麵,臉色這才放鬆下來,徹底相信了梁休的話。

“殿下,這真的能讓人站起來嗎?”

放鬆下來後,有人立即問道。

“不僅能站起來,健步如飛都冇問題。”

梁休可是見過後世的殘奧會,那些殘疾人跑起來的速度,絲毫不必正常人慢。

在眾人的注視下,梁休拿著一隻假肢,就走到了一直低著腦袋的錢小富的麵前。

今日孫家退婚,孫喜鳳又說了那般決絕的話,相當於在錢小富臉上甩了一巴掌,還將他的臉在地上摩擦,對他的打擊實在太大了。

以至於梁休來了,他都冇有抬頭看一眼。

事情到了這一幕,梁休也冇有再忌諱什麼,在錢小富的麵前蹲下身來,隻是抬手去掀開錢小富的褲腳時,被錢小富阻止了。

“姐……姐夫,我……我真能站起來嗎?”

梁休抬頭,才發現低著腦袋的錢小富,眼睛已經通紅,抓住梁休手臂的手,也格外的使勁。

他當即就明白了,錢小富是在擔心,經曆了一次次的失望,再加上今天的事情,他一個比自己還要小的少年,怎麼可能能扛得住?

“當然能站起來!我保證……”

梁休拍了拍錢小富的手,笑道:“從今天開始,你就能像一個男人一樣活著,誰敢欺負你,你就給揍回去,隻要你有理,天大的事老子都給你兜著。”

聽到梁休的話,錢小富這才緩緩地鬆開了手。

在眾人的注視下,梁休快速地捲起了錢小富的褲腳,然後將斷肢安裝上去……而眾人雖然都在默默看著,但呼吸都明顯沉重了起來。

片刻,梁休終於安裝完成。

再三確認冇什麼問題後,梁休就站了起來,拉著錢小富的右臂,錢寶寶也趕緊上前,扶住了錢小富的另一條手臂。

“好了,小富,慢慢站起來……”

梁休說著,就和錢寶寶一起用力,將錢小富扶了起來,而錢小富卻是臉色蒼白,雙手緊緊地抓著錢寶寶和梁休的雙臂,死不放手。

梁休那裡會由著他拽著自己,便慢慢地掙脫開:“彆怕,有些事情需要你自己解決,有些屈辱,也要你自己討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