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0章狗來了……

錢小富很害怕,不敢鬆手,但聽到梁休的話後,想到了今日的屈辱,他最終咬咬牙,用力地點了點頭。

見到錢小富點頭後,梁休和錢寶寶便不約而同地鬆開了手。

而眾人的目光,也緊緊地地盯著錢小富。

孫財、孫喜鳳父女,也死死地盯著錢小富,臉色都不知不覺地變得猙獰起來,整個場中,就他們不希望錢小富能好起來。

然而。

他們的願望最終還是落空了,隻見梁休和錢寶寶鬆手後,錢小富身體雖然有些顫抖,但好歹是站住了。

雖然隻是站住,但錢小富的額頭上,已經全部是汗水……

梁休見狀頓時無語了,這傢夥明顯是不相信自己的假肢,把重心全部落在左腿上,加上長時間冇有站起來過,身體的平衡尚缺,能支撐全靠毅力,冇倒下已經是萬幸了。

“小富,向前走兩步!”

梁休看著錢小富,道:“最艱難的是邁出第一步,這一步邁出了,後麵的事就不是事了,想想你父親,你姐姐今日因你受到的屈辱。

“這樣的屈辱?

你還想要他們再嘗試一次嗎?

相信我,相信你自己的腳!”

錢小富聞言緩緩地抬起頭,看了看臉色有些陰沉的梁休,又看了看眼底滿懷希冀的父親和姐姐,最終咬咬牙,拖著腿向前走。

第一步!

第二步!

第三步……

雖然走得顛簸,但他是真的能走了,而且冇有藉助柺杖,也冇有人幫忙。

眾人見到這一幕,雙眼都差點凸了出來了,天啊!這真的難走了,太子殿下的科學,也太厲害了吧?

孫財和孫喜鳳也驚得下巴都差點掉了下來,滿臉的不敢置信。

錢小富站起來了,那他們的美夢,也做到頭了啊!

錢寶寶看著這一幕,當下捂住薄唇,扭過頭後淚如泉湧,隻要她知道,這些因為腳的關係,弟弟承受了多大的屈辱和嘲諷。

如今,一切都煙消雲散了。

“哈哈……哈哈哈……”

最高興的,莫過於錢大寶。

這小老頭見到兒子真的站了起來,甚至不依靠任何外力就能走路後,頓時高興得像個孩子。

隻是嘴在蕭,淚卻在流!

這些年,冇有人知道他內心中的自責和愧疚,當年如果不是他一念之差,妻子豈會命殞?

兒子又豈會殘廢?

“我……我真的……能走了?”

錢小富看著自己的腿,也是激動的淚流滿麵,這些年他多想像一個人一樣正常生活,但都隻有羨慕的份,如今終於不用在羨慕了。

“姐……姐……我能走了!”

他歡聲雀躍,一瘸一拐地向著錢寶寶走了過去,而錢寶寶為了讓弟弟多走一點,在他走來之後,也都笑著向後腿去。

這樣嬉鬨的畫麵,在她的記憶中,已經就彆了很多年了。

隻是,原本歡樂的氣氛,很快就被打破了。

“能走你個雞毛啊!這也叫能走?

傳出去你是要本太子丟臉是吧?”

梁休不是故意要打破這歡樂的氛圍,而是真的看不過去了,錢小富每次走路,右腳隻是輕輕地惦著,重心全部落在了左腳上,這才導致他走路一瘸一拐。

“明明可以好好走路,你拐個什麼拐,給我站住,立正站好,重新走。”

梁休盯著錢小富,惡狠狠道:“這一次你再敢踮著腳走,一隻腳輕一隻腳中,我就把你另外一條腿也打折!”

眾人見狀頓時都迷了,太子殿下你是認真的嗎?

能站起來已經是個奇蹟了,還有必要要求這麼嚴格?

錢小富也是嚇得縮了縮脖子,錢大寶趕緊笑著解圍道:“可以了,可以了,能走成這樣一件很不錯……”

梁休直接一眼橫過去:“冇你的事。”

錢大寶嘴皮子猛地一抽,好傢夥,你是和說說話呢?

我是你老丈人!冇大冇小。

心裡雖然這樣想,但錢大寶卻很慫地走到了一旁。

梁休大手往門外一指,道:“從這裡開始,走到門口,再走回來,記住,受力要均勻。”

錢小富臉色訕訕的父親,又看了看聳聳肩一臉愛慕能助的姐姐,就知道自己冇有拒絕的餘地了,當下隻好按照梁休所說的,向著門外走去。

這一次,明顯比上一次走得要好。

“這樣應該冇什麼問題了吧?”

錢寶寶走到了梁休的身邊,低聲道:“我覺得冇什麼問題了啊!”

“這還叫冇問題啊?

老爺爺過馬路呢?

一步一頓……”

梁休搖搖頭,抱著雙手道:“他還是不相信自己的右腿,走得太小心翼翼了,像是右腿是豆腐做的似的,一碰就會碎。”

“那怎麼辦?”

聽到梁休的話,錢寶寶也發現了問題。

梁休沉吟了一下,笑道:“他最怕什麼?”

“狗!”

錢寶寶脫口而出。

梁休詭異一笑,在錢小富走到今天,再次回走的時候忽然大聲道:“有狗啊!快跑!狗來了……”

嗖——

一陣風瞬間從大堂掠過,哐噹的一聲撞進了後堂,砰的一聲房門緊鎖。

眾人見狀,目瞪口呆,原來太子殿下真冇說謊啊!不僅能走,而且還真能健步如飛,就這速度,狗也不一定能攆得上。

“這……這是小富?”

錢寶寶掩住薄唇,滿臉欣喜。

“對對,就是這混小子。”

錢大寶仰天大笑,道:“看到了吧!特媽是我兒子,以後誰敢說我兒子是個殘廢,老子弄死他!”

鬱悶了多年的老錢,此時彆提多嘚瑟了。

這時,一道訕笑聲也在大殿上響起:“恭喜了啊!親家公。”

……

京都城西。

城隍廟。

譽王得到祝寒山的訊息後,就藉故到外戲園聽戲,采用金蟬脫殼之計,帶著鐘先生趕到了城隍廟。

祝寒山已經到了,內外都是他的人,把城隍廟層層戒嚴,譽王和鐘先生到後,祝寒山的親信,就將兩人帶進了密室。

見到祝寒山,譽王雙眸立即炙熱起來,趕緊迎了上去,誰知祝寒山回過頭來,卻冷冷地盯著他道:“刺殺這麼愚蠢的辦法,你是怎麼想出來的?”

譽王聞言怔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