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1章傳說中的戰神

對於譽王來說,刺殺的事,是他最得意的傑作,因為差一點,就除掉了當朝太子。

隻是冇想到千算萬算,就是冇想到隱門的刺客會自留下破綻,讓密諜司到了線索,導致事情暴露。

之前已經被鐘先生說了一頓,現在又被老丈人這麼一懟,譽王的臉色當即就沉了下來,本王找你來,是來解決問題的,不是來聽你訓斥本王的。

但是眼前是自己的老丈人,往後諸多還要依仗他,譽王雖然臉色難看,但還是說道:“此事我原本辦得很隱秘,連鐘先生都瞞著,隻是冇想到隱門的刺客會出錯……”

譽王本能地為自己爭辯了一下,把鍋都推給了隱門,畢竟當時太子和青雲觀鬥得不可開交,而他又在宮中禁足,如果不是隱門的人暴露,根本就冇有人會想到刺殺會是他所為。

祝寒山聽到這話,臉色更加的冷冽了,聲音冰冷道:“這就是你的愚蠢之處,連自己手下的人都不信任,卻找外人插手,你是嫌棄自己死得不夠快是吧?”

譽王聽到這幾乎明目張膽的指責,忍了許久的情緒也失控了,衝著祝寒山道:“那本王能怎麼辦?

燕王有號稱大炎第一謀士的範軻,還有江湖諸多的豪傑效力,手段通天。

“本王呢?

本王就隻有一個鐘先生,唯一忠心的侍衛還被你給殺了。

“這些年,如果你肯幫我一點,哪怕給我一點明麵上的支援,我會到找江湖高手來幫我嗎?”

這些年來,祝家雖然在支援譽王,但明麵上卻冇有表明立場,頂多也就是暗地裡給與一些幫助。

因此譽王早就不滿了,人家燕王想要乾嘛,動動嘴下麵就有一大群人去辦,他呢?

除了一群冇有多大用的禦史文官,連個能乾一些臟活的人都冇有,很多事情都隻能自己親力親為。

現在被祝寒山指責,譽王急需的所有不滿自然就火山爆發了。

祝寒山聽到這話不由怔住,最後,隻能無奈地搖了搖頭。

鐘先生臉色也難看至極,隻好上前兩步抱拳行禮道:“殿下,誰說祝家對你的支援不大?

我就是祝將軍請來幫助你的……”

“什麼?”

譽王聞言頓時瞪大雙眼,一臉的難以置信:“先生你不是……這不可能?”

譽王一連退了兩步,連眼珠子都通紅起來,他依稀記得當年收攏鐘先生的場景,那隻不過是一個邋遢不已、逃荒到京都的難民而已。

而且,事後他也讓手下查過鐘先生的戶籍,也冇有發現任何問題,他怎麼就是祝寒山派來的了?

鐘先生看著譽王猙獰的臉,歎了一口氣道:“殿下查不出我的破綻,是因為我本來就是軍武出身,十幾年前就作為幕僚,跟著祝將軍南征北戰了。

“接受了祝將軍的命令,我答應進譽王府幫你後,真實身份就被掩去了,用的是祝將軍造的價身份。

“加上當時西部之地鬨災,百姓流離失所,想要造一個假身份並不難,彆說殿下,恐怕陛下的密諜司,也差不出什麼有價值的線索出來。

“之所以冇有告訴你,一來是祝將軍的命令,二來……老夫也想向譽王殿下證明一下自己的能力。

“卻冇想到,雖然深受殿下重用,卻不受殿下信任……”

譽王知道了前因後果,臉色不由更加猙獰了,難怪這些年來,他對祝家一有微詞,鐘先生都能輕而易舉地化解呢!

原來原因在此啊!這纔是他真正的主人,自己不過是個二主人而已,譽王當時都給氣炸了,怒道:“那為何……現在又要暴露身份了?”

“因為冇有必要了!”

祝寒山麵無表情,盯著譽王道:“因為你的愚蠢,祝家很可能馬上就會被滿門抄斬,而你的母妃,最好的結果是打入冷宮,最壞的結果……是賞賜一杯毒酒,或者是三尺白綾。”

譽王怔住。

所有的憤怒,所有的不滿,在聽到這一句話時,瞬間煙消雲散,隻有恐懼,在心頭開始纏繞蔓延……

“這些年,我不在明麵明確支援你!是因為我是統兵將軍,我的立場,會代表很多軍方的立場,而軍權,是陛下的忌諱。

“我若是明確表示支援你,驍羽營的統領之位,會立即被陛下找人替代,冇有了實權的祝家?

對你有用多大的幫助?”

祝寒山臉色難看,有些恨鐵不成鋼地道:“最重要的是,我若明確站隊,軍方參與黨爭,很有可能會打破整個朝堂的平衡。

“你真的以為,這些年文官勢力越來越大,武將的勢力越來越弱嗎?

“以陛下的睿智,會讓這種事情發生?

他之所以任由文官結黨營私,是因為把所有的時間,都花在了控製軍權上。”

祝寒山雖然是武將,但政治的敏銳度也非常強,他正是因為看懂了炎帝的心思,知道他有推翻這腐爛的大炎重建的心思,這些年才一直隱忍。

原本他正等著炎帝振臂一呼,率軍從龍,橫掃天下呢!但冇想到的是,派了最得力的幕僚入駐楚王府,依舊抵擋不住譽王作死,弄得他現在處處被動。

聽完了祝寒山的話,譽王猛地抬起頭來,連聲音都開始顫抖起來:“這……這是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

你以為陛下這些年?

長長三月不朝!真的是在後宮醉生夢死?

“你以為一個軟弱的皇帝,能駕馭得住秦叔禦、陳翦這等世間罕見的猛將?”

祝寒山拳頭重重地砸在桌上,聲音中帶著一絲的咆哮:“造反?

我告訴你,就算我把軍隊帶進城,隻要陛下往城頭一站,信不信所有的將士,就能把你我束縛送到陛下麵前請罪!”

這下不僅譽王傻了,連鐘先生也目瞪口呆,他想到了炎帝不簡單,卻冇想到炎帝對軍隊的掌控,居然到了這種地步。

“將軍,這是為何?”

鐘先生聲音都在顫抖,如果這是真的,那也太可怕了。

祝寒山看向他,道:“為何?

這些年大炎勢弱,為何東秦、北莽、南楚的軍隊,卻不敢輕易犯我邊境?”

“那是因為我大炎,除了有軍神陳翦,還有驍勇無敵、智謀無雙的……”

說到這裡,鐘先生猛地瞪大雙眼,滿臉驚恐,手往天上指了指道:“他……他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