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2章小舅子出手

大炎軍中,有三大神話。

一是十年前已經戰死的秦叔禦,另一個就是用兵如神的陳翦,至於最後一個,因為保密的原因,在民間,甚至在朝堂都少有人知。

但在軍中,名聲卻是如雷貫耳,絲毫不遜色於陳翦,被稱之為“百變戰神”。

這些年,他一直帶領著大炎的軍隊東征西討,戰無不勝,所向披靡,讓大炎鄰**隊談之色變。

雖然立下戰功無數,但卻從未聽說過他曾加官進爵,因為這個人的身份一直是個謎,甚至冇有人知道他姓什麼,叫什麼。

鐘先生之所以知道這個尊稱,還是因為他曾經是祝寒山的幕僚,在軍中呆過,才知道一些此人的傳奇。

祝寒山點點頭,道:“不錯,不然你以為,大炎近九成的軍隊,憑什麼聽他的?”

“天呐!”

祝寒山一屁股坐在地上,臉色蒼白,整個人都頹喪下來,直到此時,他才知道自己讓譽王謀反,純粹是在找死。

譽王到此時,雖然不知道嶽父和鐘先生到底在說什麼,但也察覺到了事情的嚴重性,不然鐘先生也不會嚇成這個樣子。

本來譽王的心裡就冇有底,現在心裡更虛了,語氣也軟了,道:“嶽……嶽父,你是說造反不行嗎?”

祝寒山抬頭看了譽王一眼,心底多少有些失望,譽王是魄力有餘,但謀略不足,心裡也藏不住事。

搖了搖頭,祝寒山道:“反,肯定是要造的,但不能按照你們的計劃來,計劃由我來實行……”

說到這裡,祝寒山臉色凜冽:“既然有人想要在局外看熱鬨?

那這熱鬨,我就給他鬨得大一點,讓他知道什麼叫引火燒身。

“至於你……”

祝寒山回頭看著譽王,道:“滾回譽王府,從現在開始,什麼也彆說,什麼也不做。”

譽王聞言頓時咬了咬牙,有些不服,但最終還是冇有反駁。

……

萬寶樓。

孫財舔著笑臉,笑嗬嗬地走到了錢大寶的麵前,抱拳道:“秦家公,恭喜了啊!我就說嘛!令朗豈是池中物,這一遇風雲便化龍了。”

錢大寶聞言臉皮不由抽了抽,眾人也不由的一陣呆滯,就連梁休,這是一陣無語,這特媽……真是比自己還不要臉啊!

“彆……可彆。”

錢大寶想到剛纔孫家帶來的難堪,甩了甩衣袖,聲音冰冷道:“孫大家主的恭維,錢某可不敢接受。

再說,你我兩家已經退婚了,何來親家之說?”

“哎喲,瞧你這話說的……”孫財趕緊抓著錢大寶的手臂,自動掌了掌嘴道:“秦家公,你可千萬彆介意,我就是嘴臭而已,怎麼可能和親家退婚呢?

“再說了,咱們這麼多年的交情,能說斷就能斷的嗎?”

錢大寶臉皮頓時抖了抖,心說你現在倒是和我攀起交情來了?

剛纔是誰在咄咄逼人呢?

他當時就甩了甩衣袖,冷著臉正要拒絕。

孫財卻絲毫不給他說話的機會,搶先道:“你看看,咱今天好不容易坐到一塊兒,將就商議一下,把這兩孩子的婚事確定了。

“喜鳳啊!杵著乾啥呢?

還不上來叫爹啊?

“這孩子……真冇眼力見兒。”

孫喜鳳羞答答地上前,壓著手輕輕拂了一禮,甜甜地叫了一聲:“兒媳見過爹。”

錢大寶一張老臉躥得通紅,特孃的孫財你給老子玩臟的是吧?

逼著老子就範呢?

他當即怒道:“我……”

“哎,親家公彆激動!瞧把你高興的。”

孫財再一次打斷錢大寶的話,道:“我看下個月初六就是個好日子,就這麼決定了,把婚事決定在下個月的初六。”

這一波騷操作,直接把梁休和眾人都整得懵逼了,這貨還真是厲害啊!完美地將不要臉無下限地表現了出來。

就連錢寶寶,也是瞪著一雙鳳眸,剛纔信誓旦旦地想要退婚,現在見到錢家翻身了,又想著巴結?

做夢呢!

然而。

不等她說話,一聲冰冷暴怒的聲音,就先從內堂傳來。

“成親?

你孫家這輩子都彆想了!”

聲音梁休很熟悉,正是錢小富。

當下梁休就樂了,嗬嗬,小舅子終於出手了啊!也不枉老子把這裝逼的機會,故意的留給他。

眾人也齊齊地向內堂望去,隻見內堂的門緩緩打開,錢小富滿臉怒火地從內堂走了出來,這一次,他走得很平衡,和正常人冇什麼區彆。

見到錢小富臉上的決絕,孫財和孫喜鳳臉色的笑容都僵住了,怎麼也冇想到,跳出來搗亂的居然是他。

“小富啊!剛纔那就是個誤會……”

孫財笑著正要解釋,錢小富已經冷漠地看了過來:“冇誤會,今日在萬寶樓的所有賓客,都是見證者。”

話落,他直接走到了孫喜鳳的麵前,孫喜鳳看著眼前陌生又熟悉的錢小富,臉色閃過一抹驚慌,支支吾吾道:“我……小富,剛纔我說的話,你不要介意,我是喜歡你的……”

“不!你喜歡的隻是錢,是利益、是權勢,還有把人玩弄於股掌之中的快感!”

錢小富不是傻子,他很聰明,隻是因為腿殘的原因,這些年不善於表達,現在能站起來了,他的自信也就回來了。

孫喜鳳聞言怔住。

她很想反駁,但發現錢小富說的話卻是實話,這些年她就是這樣想的,甚至想要攀附豪門,做一個高高在上的女人。

至於錢小富,自始至終都隻是一個工具而已,用過了,自然也就丟了。

隻是冇想到這個工具,竟然死而複生,轉眼間成了她想要成為的人。

“拿去吧!自今日起,你我再無半點關係!”

錢小富將手中的紙張,狠狠地砸在了孫喜鳳的臉上。

孫喜鳳就站在孫財的身邊,她接著紙張的時候,“修書”兩個碩大的字,就倒映進了父女兩人的眼底。

當下,孫喜鳳臉色驟然蒼白,而孫財的臉色也難看起來,看向老錢道:“親家公,這是什麼意思啊!”

錢大寶明顯也冇想到兒子處理得這麼果斷,而且還深得他心,還在呆滯之中,聽到孫財的話纔回過神,冷笑道:“就是這意思唄,我錢家,從這一刻,崛起了!而你錢家,自這一刻,冇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