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4章佈局

全民大會,雖然冠上了一個為民請願的名頭,但實質上,就是南山煤礦公司的開幕儀式,梁休要藉此機會,將蜂窩煤給宣傳出去。

這一場會議,將是宣佈南山新式企業,正式踏入大炎這片土地,和這片土地老舊的勢力,一決雌雄。

同時,為了讓自己的手中的牌麵足夠大,梁休也取消了原本定於兩天後召開的誓師大會,一大早就將李鳳生和陳修然等人叫到了東宮。

按照梁休的要求,青玉已經將東宮的大書房佈置成了現代公司的會議室。

此時,李鳳生、陳修然等人已經坐在大書房裡,正討論這全民大會的安全問題。

而在長桌的尾部,一身赤色薄裝的赤練,正修整著自己的指甲,對於陳修然、李鳳生等人的議論視而不見。

雖然剛投靠過來的赤練,但因為她是特彆小隊的隊長,在這裡也有了一席之地。

“時間不等人,叫你們來就兩件事!”

這時,梁休邊整理著袖口,邊快步從門外走了進來。

他雙手撐在桌子上,道:“第一,今日的全民大會,世家大族肯定會跳出來搗亂,但全民大會是大勢所趨,他們想阻攔是攔不住的。

“不過,我擔心的不是他們明麵的手段,而是暗地裡下陰招。

“換句話說,他們什麼手段我都接下了,但有一點,麟洋湖的混亂,決不可再出現一次。”

聽到這話,眾人臉上都一片肅然,大家都知道全民大會對梁休接下來要做的事的重要性,都不希望會出現什麼變故。

“現在的巡防營、衛戍營都由蒙大統領節製,能調的兵,他已經全部調配給我了……”

陳修然看向梁休,道:“再加上左驍衛的人馬,如果不出現東林十三這樣的高手,維持現場秩序,不會有任何問題。”

梁休對陳修然自然是放心的,點點頭道:“那就好!現在京都,已經不存在像飛鷹衛、幽靈殿這樣大組織的敵人了,不用擔心再有東林十三這樣的高手作亂。

“再說有又如何?

我們不是還有和尚嗎?

敢出現殺了就是!

“其二……”

梁休指關節敲了敲桌子,道:“太子衛組建的誓師大會取消,派人給南山軍營傳話,讓你們提攜上來的各級軍官,開始按照訓練大綱,開始練兵……”

陳修然聞言怔住。

他雖然是太子衛的統領,但太子衛的靈魂是太子,他原本還想著先讓太子熟悉熟悉兵,冇想到現在太子連兵都不見了。

“是不是有些操之過急了?”

陳修然眉頭微皺道。

“不操之過急冇辦法啊!京都的風不對,狂風暴雨有可能頃刻便致,我不想到那時,手中連用的兵都冇有。”

梁休臉色冷冽,聲音冰冷道:“先把基礎練起來,至於作戰……就讓他們從戰爭中學吧!”

陳修然、徐懷安以及嶽武,齊齊站起來道:“領命。”

“這裡還有兩個情況……”

這時,李鳳生插話道:“昨日從天牢離開的那群世家子弟,以及千萬興安縣報案了,告家族侵占了他們作為嫡子的權益。”

說到這裡李鳳生都有些惆悵了!這應該就是昨日太子不願意告訴自己的計策。

不得不說這是條好計啊!如此一來官方可以直接插手世家大族的事,明目張膽地幫助嫡子瓦解家族勢力。

如此好計!自己怎麼就冇想到呢?

“哦?

這樣的話,隻要全民大會成功舉辦,那我就有把握,三個月內把老舊的京都勢力給取代了。”

梁休聽到這話臉上的惆悵一掃而光,看來這個張雲初,是個可用之人啊!居然把自己的話吃得這麼透。

如此,自己苦等的時機,也算是到來了。

梁休看向李鳳生,道:“全民大會之後,大哥你立即幫我找出京都各行各業、且有一點聲望的商人,我要見他們。”

李鳳生知道梁休肯定已經有了佈局,點點頭道:“好!全民大會後我立即去辦,還有另外一點……譽王府和燕王府,都太平靜了。”

諜報組織創建起來後,大部分的人都緊盯著燕王府和譽王府,所以梁休聽到這話眉心不由微擰,以燕王和譽王愛湊熱鬨的性子,怎麼可能會錯過這樣的時機?

但既然對付冇有動,梁休自然也不會先動……他沉吟了一下,道:“繼續盯著,有什麼情況及時報就可以了。”

李鳳生聞言點頭。

梁休把目光看向了赤練,道:“你……直接去南山軍營報道吧!這支軍隊的特殊性你也知道了,兵你自己選,按不按照訓練大綱來,你自己看著辦!”

赤練這才癡癡一笑,道:“好!不過在這之前,我能不能先見見貪狼……”

梁休聞言臉色瞬間陰沉下來,麟洋湖一戰都,破軍、黑袍、白袍重傷逃匿,生死不知,隻有貪狼被蒙烈抓住,關進了天牢。

這個人,手中染滿了左驍衛士兵的血。

“彆誤會,畢竟師兄妹一場,我單純隻是想見見他!”

赤練也知道自己提的要求有些過分了,畢竟梁休開這種絕密的會都冇有瞞著她,說明彼此之間已經開始在建立信任,她這個時候提見貪狼,的確不合時宜。

而她赤練,之所以選擇投靠梁休,最重要的一個原因,是很享受東宮的生活方式,在這裡,她睡覺從來都不用再睜著一隻眼睛,不用擔心暗處會有屠刀忽然抹向自己的脖子。

“可以。”

但最終,梁休沉吟了一下後,還是同意了,他掃了眾人一眼,繼續道:“那麼……按照分工,開始乾活吧!錢寶寶留一下,其他人散會。”

眾人聞言紛紛離座,赤練剛走幾步,忽然停下了腳步,道:“貪狼必須死嗎?

他人並不壞,隻是立場不同,而且……他是最好的刺客。”

梁休眸色微凝,這是在替貪狼說情?

麟洋湖一戰,死在貪狼手中的左驍衛士兵,不下於十數人,而且都是為了替他擋箭死的!

他梁休……冇有資格去替那些失去的士兵,原諒貪狼:“是!他必須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