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5章動他?

小僧必殺你

開了會,梁休和陳修然等人,就趕往了天麟廣場。

而這時的天麟廣場,已經浩浩湯湯地彙聚了上萬百姓。

與此同時。

皇宮,城牆上。

炎帝披著厚厚的貂皮大裘,站在城樓上,望著腳下跌岩起伏的京都城樓,眸色深邃,看不出絲毫的波動。

這時,賈嚴抱著拂塵出現在了他的身後,手中還抱著一封密信,躬身道:“陛下,祝將軍送來了密報。”

“祝寒山麼?”

炎帝聞言眸色微眯,道:“朕想……他也的確該有所動作了,呈上來吧!”

賈嚴恭恭敬敬地將密信呈報上去,炎帝接過密信看過之後,沉吟了許久嘴角才微微揚起,低聲道:“果然,冇有一個蠢人啊!”

說完,他把密信丟給賈嚴,道:“銷燬吧!給祝寒山去信——準!”

“老奴遵命。”

賈嚴應了一聲,便退了下去。

炎帝抬頭,再度看向天麟廣場的方向,背在身後的雙手,不由緩緩地攥成了拳,低聲道:“小傢夥,朕佈局了這麼多年,自認為對全域性瞭如指掌。

“但……朕怎麼覺得,你要布的局,比朕的局還要大啊!

“罷了,想鬨就鬨吧!捅破了天,大不了朕親自上陣補上就是。”

……

燕王府。

大書房內。

燕王看著範軻問道:“準備得怎麼樣了?”

範軻施禮道:“已經全部準備就緒,就等著燕王殿下一聲令下。”

燕王聞言,站了起來在大書房裡來回踱步,範軻知道燕王要下這樣的決定需要很大的毅力,當下也冇有打擾,隻是站在一旁靜靜地候著。

一連走了六七圈,又盯著白雪皚皚的窗外看了好一會兒,纔回頭看向範軻道:“這些人不能和我們有任何的瓜葛。”

範軻笑道:“這些人都是譽王的人,他們是在幫助譽王殿下匡扶社稷,絕不會看著災星禍害朝廷……”

“如此甚好!”

燕王滿意地點點頭,道:“那就命令玉紅顏,天麟廣場動了,他們就動,本王要讓太子最得意的南城,成為他的墳墓。”

範軻恭敬道:“殿下英明!”

砰——

就在這時,門直接被人從外麵踹開。

燕王和範軻都嚇了一跳,下意識地抬頭望去,就看到一身白色袈裟、長相妖異的和尚,正打著佛號走了進來。

見到無色,燕王眸色先是一沉,然後臉上的冰冷又迅速化解,這可是半步宗師境界的高手,隻能籠絡,不可得罪。

何況,燕王可是在麟洋湖,親眼見識過和尚和東林十三的大戰的。

“嗬嗬,真是稀客啊!冇想到這個時候,大師竟然趕了回來。”

燕王滿臉笑容地迎了上去,若是有和尚這樣的高手幫忙,那肯定是事半功倍,和尚可是親口說過,要幫他對付太子的。

“不知大師,給本王帶回來什麼好訊息了。”

燕王做了一個請的手勢,請和尚上座。

和尚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道:“阿彌陀佛,小僧不管殿下要做什麼,但全民大會,要開得順利,不能出現亂子。

“若出現亂子,不管是誰,小僧都算在殿下的頭上。”

燕王的笑容頓時僵硬在臉上。

片刻,他的臉色才漸漸地陰沉下來,聲音淩冽道:“大師這是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殿下做什麼小僧不阻攔,但要是傷了太子一分。”

說到這裡,和尚雙手合十,輕輕一震,強勁的其實瞬間席捲而出,大書房內的桌椅頓時被碾成了碎片。

他嘴邊含著笑,聲音卻像是從冰天雪地裡蹦出來的:“太子若是少了一分頭髮,小僧……必殺你!”

說完,轉身就走。

燕王和範軻都被這一幕給鎮住了,回過神來時整個書房已經空蕩蕩的,冇有了和尚的影子,隻有遍地的狼藉。

“可惡!可恨!可恥!”

燕王抬腳一腳將碎裂的凳子踢飛出去,臉色猙獰無比,太子是有毒嗎?

和尚明明是他的人,為什麼和他接觸不到半月,居然就背叛了?

憑什麼?

在諸多皇子中,他燕王纔是最優秀的。

“威脅本王!他敢威脅本王。”

燕王暴跳如雷,指著門外衝著範軻道:“他一個破和尚,他竟敢威脅當朝皇子!真以為本王會怕他嗎?”

口中雖然惡狠狠地說著最狠的話,但燕王的心底是真的很虛,不然也不會暴跳如雷了。

無色可是半步宗師境的高手,要潛入他的燕王府,幾乎冇有任何的難度,剛纔就是證明,外麵明明守備森嚴,但和尚依舊來去無蹤,外麵的人竟然冇有絲毫的察覺!

這樣的人!他不怕是假的。

範軻的臉色也難看無比,抱拳道:“殿下,那計劃……”

“按原計劃執行。”

燕王臉色猙獰,聲音冷冽道:“本王若成這天下之主,第一件事,便是讓這天下……無佛!”

……

興安縣。

左青涵看完了張雲初遞上來的狀紙後,又看了看跪在地上的一眾世家子弟,不由得頭疼地揉了揉眉心,自己今年還真是命犯太歲啊!諸事不順。

重審陳枉處理過的案子,已經讓他心裡憔悴了,現在又攤上了這麼一個大案子,還讓不讓他活了?

難道是太子殿下!故意為難我嗎?

左青涵陷入深深的懷疑之中,而且越懷疑,他越覺得這個可能性很大。

什麼重審陳枉辦過的案子,這明明就是給這些世家子弟鋪路嘛!

本來就得罪了轄區內世家大族,現在好了,全京都的世家大族都得罪了,這壓力太重了啊!太子殿下你真以為我這小小的七品芝麻官,能扛得住嗎?

“大人……”

“大人……”

見到左青涵走神了,負責做筆錄的師爺低聲叫了兩聲,才把左青涵叫回神。

“大人,這事……怎麼辦?

需要先上報京兆府嗎?”

師爺眉頭微皺,他也是第一次碰到這麼大的案子。

左青涵聽到這話嘴角直抽抽,心說是我不想上報京兆府嗎?

問題是我有那個時間嗎?

太子把這些世家子弟丟給我,明顯就是讓我給世家大族添亂的,我這時候把球踢出去了,自己冇多大的事,但很可能會影響到太子的計劃啊!

想到這些,左青涵隻能咬牙切齒道:“不用了,案子破了在呈報京兆府。

現在,命令所有府衙能動用的力量,班房、捕快哪怕是獄卒,都全部集合起來,去抓……去請各大家族的族長,過堂問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