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6章群情激奮

天麟廣場。

有左驍衛、巡防營維持秩序,這裡雖然已經彙聚了成千上萬名百姓,卻冇有發現任何的騷亂,一切都有條不紊地按照梁休擬定的計劃走。

在廣場的遠處不起眼的一個角落裡,一個穿著破舊棉襖的青年,雙手攏在袖中悄悄地往人群中使了一個眼色,人群中就有十幾個人,緩步跟著他向著牆角靠去。

“人都到齊了嗎?”

青年掃了眾人一眼,低聲問道。

“能進來的都進來了!有些人被左驍衛攔在了外麵,進不來。”

一個賊眉鼠腦的中年男人往剛搭建好的主席台上看了一眼,道:“聯合起來,我們已經有上百人了,隻要鬨起來,還會有很多人蔘與進來,完成任務應該不難!”

青年聞言臉色有些陰沉,聲音冷冽道:“應該?

青雲觀也是覺得自己應該能贏的?

結果呢?

被太子一把火燒成了灰燼,現在太子所用的手段都還是一個謎!你卻告訴我應該?”

眾人聞言,不由低下了頭。

青年看了眾人一眼,強勢道:“既然大家都拿了好處,又都簽了生死契,那就把活兒辦好!

“我就說兩點,第一,等下誰要是敢退縮,我就殺他全家。

第二,如果計劃不如我們想的那樣順利,就算是用命去填,也要保證計劃能夠順利實施。

“你們死了,你們的家人能活,每家每戶還會再收到一萬斤糧食和一百兩銀子作為補償。”

聽到這話,眾人的猛地抬起頭來,眼中都有了光,一萬斤糧食加一百兩銀子,足夠他們的家人存活了。

而且,大炎是冇有連坐法的,除非是謀反!

“當然,我會跟著你們一起,就算死,第一個死的也是我。”

青年臉色冷冽,他正是陳士傑找來完成這次任務的人,叫秦塑,原本就是跑湖麵的悍匪,因為受到過陳士傑的恩惠,這才報恩來了。

“快看,太子殿下來了!”

這時人群中忽然有人驚撥出生,所有人齊齊向外看去,就看到太子的馬車停在了廣場外,然後在李鳳生和陳修然的保護下走了進來。

“參見太子殿下!”

一時間,整個廣場跪了一片,紛紛給梁休見禮,就連秦塑和他身邊的十幾個密謀者,也都跟在跪了下來。

秦塑低著頭,目光斜睨著梁休低聲道:“等下我的命令列事,再行事,都不要亂。”

眾人聞言點頭。

這時,梁休邊向主席台上走去,一邊打量著參加全民大會的百姓,見到男女老少都有,這才鬆了一口氣。

他還真怕李鳳生會像在錢員外家一樣,叫來的全是一幫老人,那可真就完蛋了。

上了主席台後,梁休雙手撐在桌上,掃了跪在地上的眾人一眼,才道:“都起來吧!”

“謝太子殿下!”

眾人聞聲站起。

梁休看著眾人,臉色平靜道:“想必今日的全民大會,大家也一直在猜測孤是什麼目的,那現在孤也就不廢話了!此次全民大會,最終的目的隻有一個,那就是保證京都每一個百姓都能活下去。”

聽到梁休這話,場內頓時一陣沸騰,議論紛紛,眾所紛紜……

秦塑聽到這話眼睛頓時亮起,他再等的就是這樣的機會,冇想到梁休一上來,就給他創造了這麼好的機會。

為何?

因為陳士傑說過,京都近八成的資源都控製在世家大族的手中,太子想要平定市價,幾乎不可能……

而在陳士傑的計劃中,他們的作用,就是製造混亂,哪怕死人也不要緊,或者說死的人越多越好。

因為最後陳士傑會帶著京都豪族一起出場,死了人,他們就有理由聲討太子,並且將皇族好不容易彙聚起來的民心,給徹底分裂開。

秦塑給身邊的人使了一個眼色後,自己就先跳了出來,衝著梁休道:“太子殿下說得好聽,現在京都物價飛漲,糧價一日三漲,我們連吃飯都是問題!怎麼活?”

已經得到秦塑命令的一眾百姓,聽到秦塑的聲音也立即加入進來,紛紛附和。

“就是,一斤糧食一輛銀子,還讓不讓人活了?”

“我們不信,除非平定無價,不然太子殿下就是在收買民心而已。”

“糧食,我們要糧食!”

“……”

有著這些人一帶頭,原本立場本來就不怎麼堅定的百姓,立即也就參與了進來,一時之間,現場也是人聲鼎沸。

李鳳生見狀,一張臉已經陰沉了下來,為梁休感到不值。

他可是親眼看著梁休在大書房苦熬了三天三夜,就為了讓這些人活得舒服一點。

陳修然也輕輕地大了一個手勢,負責外圍的徐懷安就帶著人從側麵悄悄接近,有了麟洋湖的大戰,他們很害怕這些百姓會再度情緒失控。

相比於他們的緊張,梁休卻絲毫不在意。

這種事,意料之中的啦!

不就是陳士傑,雇傭的幾個水軍,跑到人群帶帶節奏而已嘛!怕他們做什麼?

在事實麵前,他們的做法……不過是跳梁小醜罷了。

梁休壓了壓手,現場漸漸安靜下來,他看著眾人,笑了笑道:“看來很多人都不相信本太子啊!認為本太子是平定不了京都的物價了。

“還彆說,這京都的物價,本太子還真是平定了。”

秦塑聽到這話頓時冷笑不已,平?

你怎麼平?

要糧食冇糧食,要資源冇資源?

憑你是太子啊!一聲令下?

天下景從?

那也得你有這個本事。

“既然太子殿下說能平?

為何到今日,京都依舊物價飛漲,市場混亂,百姓食不果腹!甚至有些人,已經開始吃樹皮了!

“這就是太子殿下說的能平?

必須給我們一個交代!”

秦塑說得竭斯底裡,瞬間就引起了很多人的怒火。

對啊!既然你皇族能平定市場,那為什麼不早點平?

知不知道因為饑餓,死了多少人了?

“不錯,必須給交代。”

“既然太子殿下早有計劃,為什麼要看著這麼多人餓死?

難道我們的命就不是命嗎?”

“廢話,人家是高高在上的太子,吃喝不愁,哪有時間管我們!”

“……”

一時之間,現場群情激奮。

梁休目光鎖定秦塑,雙眸微眯,嗬嗬,小樣,終於逮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