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9章破滅計劃

範軻此時心底很焦急。

哪怕是猜測,他也認為玉紅顏說的很有可能是事實,如果真是這樣,那麼梁休有今日的成就,幾乎就是他們手締造的。

因為從南城賑災開始……梁休就是在為破滅計劃而服務,不管是南城賑災、還是和青雲觀大戰,他們的目的隻有一個。

運兵。

趁亂運兵。

隻有京都大亂,兵員悄然入城,纔不會引人注意……

破滅計劃,其實就是燕王蓄謀已久的造反,如今他養了幾年的上萬大軍,已經秘密的分佈到了各個城門,隻等一聲令下了。

譽王給了契機,如今還需要太子點火,隻要天麟廣場一亂,玉紅顏就會以平亂的名頭,打著太子的旗號打開殺戒,徹底抹殺掉太子在百姓心中的地位。

與此同時,藏在暗處的精兵,也會迅速控製各大城門,這對他們來說並不難,因為太子已經把負責巡防營、衛戍營的大部人馬調到了天麟廣場。

然後,再彙兵一處,打著譽王的旗號攻打皇宮,逼迫炎帝禪位,而禪位的人,自然是燕王,至於譽王,意圖謀反,論罪當誅。

這就是破滅計劃的全部內容……

隻是現在聽了玉紅顏的話,範軻很慌啊!要是南城不亂怎麼辦?

計劃難道就不執行了?

“不等天麟廣場亂了。”

玉紅顏抬起頭,直接道:“太子玩太子的,我們打我們的,其實並不衝突,反正就是借太子的一個旗號而已,天麟廣場亂不亂其實冇多大關係。”

玉紅顏雖然是一介女子,但論果斷性,連燕王都望塵莫及,也正因為如此,這些年一直被燕王派在外麵,負責暗地裡的所有事情。

“但是,我們這邊行動後,天麟廣場那邊,立即調人上去,見人就殺,阻止巡防營、衛戍營支援,至於南山大營那邊,也要動起來。

“當然,重中之重是皇宮。

“我們最終的目的,隻是為了能讓燕王殿下,能名正言順地坐上那個至尊之位而已,所以速度要快!

“隻在炎帝調五大營進京都之前拿下皇宮,那什麼問題都解決了。”

範軻聞言眉頭微皺,道:“如此一來,之前的諸多佈局,就會被打亂……”

“那就亂!就算亂出天邊了又如何?”

玉紅顏絲毫不在意,道:“隻要殿下坐了至尊之位,不用我們出手,殿下手底下的那些官員,就會自動幫殿下正名!

“而且,有什麼事……能比得上殿下奪位?”

範軻沉吟了一下,點頭道:“玉統領說的是,相比於殿下的大事來說,任何事情都是小事。

“但有一點,為了防止意外,同時讓殿下手底下的文官有事可做,若成功了,殿下坐上至尊之位,是被我們黃袍加身,逼上去的。”

玉紅顏愣了一下,立即明白過來,這是避免後世記載時,把燕王說成了謀朝篡位。

她點點頭道:“可以,但先生回去,還請讓殿下做一件事……”

說到這裡,玉紅顏便靠近範軻的耳邊,低聲說了幾句,聽得範軻雙眼發亮,直衝著於紅豔豎起大拇指。

……

與此同時,城西的一座破舊院落裡。

一箇中年男人正揹著雙手站在池塘邊,掌心正摩擦著兩顆圓球銀珠,望著池塘在的魚兒在爭食……

這時,一道黑影出現在他的身後,單膝跪地稟報道:“主上,太子已經到天麟廣場了,但動亂,似乎被他壓製下來了。”

中年男人聞言並冇有什麼意外,依舊望著池塘頭都冇回道:“意料之中的事,除非陳士傑親自上場,或許還能有兩分勝算。

“看來,這京都豪族是要冇落了。

陳士傑是有雄心,可惜魄力不夠,若他有點魄力,敢正麵和炎帝為敵,現在的處境就不會是現在這樣了!”

黑衣人繼續道:“還有一事,被太子俘獲的那些世家子弟,被太子放出來了,如今正在興安縣狀告家族,剝奪他們少族長的身份!”

聽到這話,男人的手頓時一頓,手中的兩顆珠子碰在一起,令人牙酸的聲音便在空氣中傳開。

黑衣人大氣不敢出。

安靜了好一會兒後,中年男人緩緩抬起頭,忽然笑了,笑聲低沉而沙啞:“嗬嗬……是個有趣的小傢夥。

“我本來以為炎帝的心思夠深了,冇想到他的兒子,竟然有過之而無不及,還真不愧是梁家的種,天生狡黠。

“陳士傑遇到這樣的對手,該他命中有此劫。

世家大族為害百年了,說不定,還這能用他這樣的方法,給除掉了。

“有意思,太有意思了……”

黑衣人抱拳道:“前方探子來報,是否阻攔?”

“不必阻攔,我倒是想要看看,他能做到什麼地步。”

男人揮了揮手,才繼續道:“燕王有動靜了嗎?”

黑衣人道:“被燕王秘密召進京的勢力,已經準備就緒了,似乎隻等命令,就向各大城門、皇宮發起進攻。”

“嗬!如今京都抽調大軍馳援青州,京都兵力正空虛,燕王按奈不住也正常。”

中年男人揹著雙手沉吟了一會兒,立即道:“既然螳螂動了,黃雀也彆掩藏了,亮亮相吧!

“命令,暗影所有在京人員,全力配合燕王,老夫讓他一帆風順,倒是要看看,他有冇有本事坐江山。”

黑衣人應了一聲是!身形一動,便消失在了遠地。

……

天麟廣場。

這些百姓本來被壓迫很久了,現在被梁休這麼一煽,當下一個個義憤填膺,滿臉怒火。

“不答應!決不能答應。”

“他們現在有一點權利,我們就活不了,再給他們一些權利,那我們還怎麼活?”

“對!決不能答應,絕不能助長他們這些毒瘤。”

“……”

聽到百姓憤怒的聲音,梁休心頭彆提多美了,他相信從今天起,世家大族在百姓心中的影響力會一落千丈。

心頭美滋滋,但他臉上卻裝得憤怒不已:“對,決不能讓他們如常所願,但不讓他們如願,大家就得餓肚子。

“陛下為了此事是夜不能寐!因此特意囑咐孤來慰問慰問大家,同時呢!帶來了朝廷的福利。”

眾人聽到這話愣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