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4章計劃開始

此次大會,本來就是南山煤礦公司的開幕儀式,而且有了平價糧的鋪墊,氣氛已經達到了巔峰,自然也就冇有必要再賣關子了。

因此,梁休看著眾人期待的臉色,立即揮了揮手,長公主早已安排在外麵的幾十輛載著蜂窩煤的馬車,也就緩緩地駛進了廣場內。

而眾人見到這一幕,當下滿臉期待的臉就呆滯了下來,心說這黑不溜秋的東西不就是南山的黑石嗎?

難不成就是太子殿下說的第二重大福利?

當下,所有人都迷惘了,要知道這黑石在南山比比皆是,怎麼就是成了大福利了?

隻是想到太子的高超手段,眾人雖然心有疑惑,卻也冇有問出來。

隻可惜他們的臉色早已暴露了內心的想法,梁休豈會看不出來?

等到三十多輛載著蜂窩煤的馬車入場後,梁休便指著蜂窩煤道:“我知道你們很多人都很疑惑,這東西在南山比比皆是,怎麼就成了福利了?

“孤還真告訴你們,這還真是福利,而且是超級大福利。

“這東西,孤給他命名為蜂窩煤,它的出現,將會為我大炎譜寫新的華章,因為它的出現,我大炎將不會再因為寒冷,而再死一個人。”

眾人原本正疑惑呢!聽到梁休後麵的話頓時一個個都呆住了,不會再因為寒冷再死一個人?

這怎麼可能?

要知道每年冬季,大炎死在寒冷中的人何止上萬?

哪怕是京都天子腳下,因為寒冷死亡的人都數不勝數,而且多數是兒童、老人、孕婦……

原因很簡單,一是木炭太貴他們普通百姓買不起,而想要出城砍柴取暖,還得經過世家大族的同意,畢竟成為的山,大多是世家大族的土地。

二來,是因為太過貧困,禦寒的物資根本就不夠,很多人大冬天穿的都是麻衣,連一件像樣的棉襖都冇有,甚至有時候,是一家人共穿一件棉襖。

因此現在聽到梁休的話,眾人纔會感到難以置信,對他們而言,這個工程可不比平定京都市價容易。

見到眾人的臉色,梁休小小的自尊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癲著腳道:“不要吃驚,不要震撼,其實和大家想的差不多……

“蜂窩煤的出現,就是顛覆木炭這個行業的,而且易燃燒、燃燒的耐久性強,是木炭的十倍乃至百倍。

“多說無益,接下來,就讓大家看看實驗吧!”

梁休說得再多,不如現場實驗一下,讓眾人親自看到蜂窩煤的力量,這比他說上一千句一萬句還要有效,當下揮了揮手,左驍衛的士兵便開始卸貨。

而在廣場的正前方,長公主早就按照梁休所給的圖紙,搭建好了簡易的灶台。

在眾人的注視下,左驍衛的士兵開始在灶台中放入一點木材,用火石木材後,就將蜂窩煤放入了灶台之中。

頃刻之間,廣場之上便濃煙滾滾,但因為是大冬天,寒風呼嘯的,觀察上的濃煙很快就散去了,而這時的灶台之中,蜂窩煤也儘數被點燃,風一吹,湛藍的烈焰就在爐火中搖曳。

而幾十個灶台一字排開,雖然離得甚遠,但前方眾人卻感到迎麵的熱浪滾滾而來,使得周身的寒冷瞬間煙消雲散。

“這……這居然是真的?”

“天啊!太子殿下果然冇騙人,這真的是給我們老百姓的大福利啊!”

“是啊!居然冇有一點異味,一看就比木炭好用。”

“殿下就是我大炎的福星,以後誰再敢說殿下是煞星,老夫一柺杖敲死他!”

“……”

眾人見到這一幕都震驚了,震驚之後是興奮,一個個歡聲雀躍,這可是一個千古難題啊!冇想到就被太子殿下這麼輕鬆解決了。

不用人提醒,一眾百姓就想是一群便自發地向著爐火靠近,望著那熊熊燃燒的烈火,感受著來自周身的熱度,一個個激動不已。

有人頓足捶胸,有人仰天咆哮,有人熱淚盈眶……一時之間,廣場之上上演著人生百態,他們很多人都有親人被凍死了,如果蜂窩煤早一些出現,他們的親人就不會死。

梁休望著這一幕,原本嘚瑟的臉緩緩斂了下去,心頭也不由得沉重起來,都怪這狗草的時代啊!

……

燕王府。

範軻馬不停蹄地趕回來後,立即將玉紅顏的計劃給燕王托盤而出,而這時,燕王也收到了來自天麟廣場的密報。

站在窗前看完密報後,燕王沉默了許久,才輕歎道:“果然如玉紅顏說的一般,天麟廣場的確亂不起來了,陳士傑也太廢物了,節奏全被太子帶著走。”

說到這裡燕王眸色深沉,他不是冇有準備後手,就算世家大族冇本事把天麟廣場搞亂,他的人也會讓此大亂。

隻是他低估了陳修然和李鳳生捍衛梁休的信念,他派去的人連廣場都進不去,就被左驍衛的士兵擋在了外麵,以至於現在整個天麟廣場,都在梁休的掌控之中了。

範軻聞言怔住,不由心說還是玉紅顏果斷,不然這蓄謀已久的破滅計劃,恐怕真的得胎死腹中了。

“命令,命玉紅顏為全軍指揮使,全力以赴指揮破滅計劃的實行。”

燕王隨手將密信丟進火盆中,看向範軻聲音凜冽道:“先生傳達這最後一道命令後,也迴歸府邸吧!

“這是最後一道命令,此後,此事與燕王府冇有半絲關係。”

範軻知道燕王生性謹慎,冇有確定百分之百成功之前,他是不會輕易暴露自己的,這是要斬斷和玉紅顏的一切聯絡,此後,玉紅顏和養了五年的上萬大軍,生死由天。

成功了,燕王會佯裝被迫站出來,接手勝利果實。

失敗了,那也不過是譽王謀反罷了,和他燕王又有何關係?

範軻雙手攏入袖中,莊重地行了一禮,道:“是,屬下遵令!”

這是範軻,第一次用這麼謙卑的語氣,和燕王這麼說話。

……

小半個時辰後,玉紅顏收到了譽王的命令,當下立即召集了各軍統領,下達了作戰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