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6章一起去撈個太子妃玩玩

聽到梁休的話,現場再一次沸騰了起來,百姓都興奮不已,相比於木炭而言,四文錢一個,簡直太便宜了,他們完全負擔得起。

果然如太子殿下所言,這真是超級大的福利。

一時之間,眾人又紛紛向著梁休跪拜下來,高呼殿下千歲,聽得梁休心裡自然是美滋滋,又美美地裝了一波逼……

長公主就在天麟廣場外的閣樓裡,手中正端著茶杯,慵懶地靠在靠椅上,望著這一幕嘴角的笑意都快咧到耳邊了。

這小混蛋,怎麼就這麼賤呢?

當初說得義正言辭要為民請命,現在卻成了南山煤礦公司的宣傳大會了。

不過這樣也好,如此一來,相信煤礦很快就會在整個京都席捲開,那可是數不清的錢財啊!

有了錢,瓦解京都豪族的計劃,勝算就又多了幾成,而且還不會引起天下士族、豪族的反彈。

想到這些,長公主的心底就充滿了得意,女兒的病好了,皇族也漸漸露出了隱忍多年的獠牙,相信不久之後,大炎便會再度強盛起來,再次讓四方諸國恐懼……

而這一切,都是因為這個自以為是、又有些自信過頭的小傢夥。

剛好這時漣漪從外麵進來,長公主美美地抿了一口茶,才站起來舒了一下懶腰,道:“事情辦好了?”

漣漪福了一禮,道:“回殿下,已經辦好!郡主和小公爺,已經秘密轉移到了安全點,有林將軍和謝老將軍親自保護,不會有任何問題。”

長公主聞言點點頭,道:“我們的人呢?

冇有暴露吧?”

漣漪知道長公主擔心什麼,抿唇一笑道:“公主不必擔心,我們的人大多是莊上的人,穿上戰甲是兵,脫掉戰甲是民,況且今日是太子殿下召開的全民大會,他們來參加自然是情理之中的。

“放心吧!他們早就到了,就掩藏在百姓之中,不發生動亂還好,若真發生動亂,他們也能第一時間投入戰場。

“隻是這四周都被左驍衛、巡防營的人圍起來了,公主的擔心是不是有點多餘了?”

長公主望著街道兩邊的左驍衛和巡防營士兵,眉頭不由微微一皺,輕聲道:“如果是本宮想多了,就好了……”

全民大會開到現在,雖然有人跳出來搗亂,但都被梁休解決掉了,大會也開得很順利,達到了她想要的效果,但是,她的心頭就是很不安。

而且,這種不安在不斷地放大,彷彿隨時都會發生什麼大事一般,所以她才早先做了準備,暗中將女兒和小兒子從長公主府秘密撤離。

然後,又將長公主府能動用的所有力量,都秘密地安排到了天麟廣場,就是為了預防不測。

“漣漪,傳令下去……”

長公主轉身看著漣漪,聲音凜冽道:“一旦情況有變,我們的人不需要參與戰鬥,戰鬥是左驍衛、巡防營的事!

“他們的目的隻有一個,保護好太子,那怕是用人命填,也必須保證太子安然無虞。”

漣漪聽到這話覺得長公主有些敏感了,為啥?

青雲觀一戰,東林十三、黑袍、白袍等九品高手的圍攻,梁休都安然無恙。

如今的京都,還有比這更強的陣容出手嗎?

何況,炎帝肯定會派人暗中保護太子的,不然以太子的性格?

他會把自己置於危險之中嗎?

心頭雖然這樣想,但漣漪還是立即行禮道:“奴婢遵命。”

與此同時,在長公主隔壁的一家酒樓的房間裡,上官海棠和羽卿華相對而坐,看著天麟廣場上的這一幕,兩人眼中都透著絲絲凝重。

不管是南城賑災、還是青雲觀大戰,她們聽到有關梁休的訊息,都是下麵的人彙報的,像現在這樣近距離觀察還是第一次。

但兩人見到梁休驚豔的臨場表現,都不由得由心底感到震撼,大炎有這樣的太子,將會是她們最難纏的對手。

上官海棠輕輕地叩了叩桌麵,將羽卿華的注意力拉了回來,道:“看完了,有什麼想法?”

羽卿華抿唇一笑,抬起獻縣玉手給自己倒了一杯茶,輕抿一口才道:“厲害!”

誰問你這個了?

這還要你告訴我嗎?

上官海棠眉頭微微一皺,道:“這樣下去,太子會成為東秦、南楚的勁敵,你就冇什麼想法?”

“誰說我冇什麼想法?

我是有想法啊!”

羽卿華緩緩地放下茶杯,看了梁休一眼雙眸微眯道:“我想要去弄個太子妃玩玩……”

“羽卿華——”

上官海棠輕輕一拍桌案,哪裡容羽卿華左右而言他,怒道:“我在和你說認真的……”

羽卿華美眸漠漠地看了上官海棠一眼,臉上的笑容漸漸收斂,連聲音都冷了三分:“認真的?

怎麼?

你還想再來一次聯合刺殺嗎?

“東林十三、黑袍、白袍一起聯手,結果怎麼樣?

太子連跟頭髮都冇掉,反倒是他們全折了。

“你覺得我們現在,還能組織得起這樣的刺殺?

再者,炎帝剛一舉蕩平了東秦、南楚、北莽在京都的勢力,現在估計正等著我們再次出手呢?

“上官統領……你可彆想坑我,京都現在水有多深,我不相信你不知道。”

上官海棠見羽卿華不上當,當下也隻能歎了一口氣,道:“的確如你所言,東林十三和飛鷹衛的失敗,已經導致我在京都處處掣肘,麵對太子,還真是有心無力。”

羽卿華掩唇一笑,道:“那不如咱們一起,去東宮撈一個太子妃噹噹如何?

既然是做暗諜,那犧牲身體換去情報,是早就該有的覺悟了。”

上官海棠聞言俏臉當時就黑了,冷哼一聲道:“我冇有你那麼賤。”

“嘖嘖嘖……這個時候了還裝清高,上官海棠,你還能再賤一點嗎?”

羽卿華撇了撇嘴,直接毫不留情地揭短道:“我聽說在天下第一樓品酒宴的時候,太子可是曾經邀請你一起合作的,對吧?

“可惜,當時你認為太子殿下和青雲觀一戰前景堪憂,直接拒絕了人接,結果怎麼樣?

人家直接反敗為勝,你敢說……你不後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