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8章要等的人,尚未入場!

左驍衛的士兵,都是曾經跟著蒙烈上過戰場殺過敵的,又是禁軍中的精銳,軍事素質過硬,除了開始有些措手不及外,但很快就找回了狀態。

叛軍剛剛殺近前,盾牌兵便迅速手持盾牌上前掩護,步兵也迅速跟上,幾乎頃刻之間,就形成了一個有效的防禦戰陣。

叛軍剛剛殺上前,刀槍砍在盾牌上鐺鐺作響,然而從盾牌之後,很快就有長槍從縫隙中刺出,而每一槍刺出,都有叛軍慘叫倒地。

與此同時,左驍衛的弓箭手也很快到位,和叛軍的弓箭手展開了對射,一時之間,箭雨呼嘯,殺聲震天。

叛軍雖然人數眾多,但南城地勢狹窄,大軍根本就擺不開,戰爭一時間陷入了相持階段,這讓玉紅顏大為惱火,原本以為一個衝擊,就能拿下的南城,冇想到現在卻陷入了焦灼之中。

破滅計劃,想要成功,關鍵就在一個“快”字。

隻要打得快,在城外五大營反應過來之前,拿下南城、皇宮以及各大城門,那就功成名就了。

但若是被拖住,城外五大營得到訊息一旦開始支援,那對他們來說,就是滅頂之災。

而進攻南山醫學院的叛軍,同樣遭到了嶽武率軍拚命抵抗。

叛軍剛剛殺進去,又被嶽武率軍殺出來,一道門檻,成了雙方爭奪的戰略要地,開戰不到半炷香,大門易手已經十幾次,而大門的前後,屍體已經堆成了山堆。

“特孃的,南山醫學院是殿下的命根子,是大炎新醫學的發源地,意義太大了。

這裡麵的每一個大夫,都特孃的是寶貝疙瘩,死了一個我們都負擔不起。”

嶽武一身鎧甲已經染成了紅色,刀尖帶血,臉色猙獰地衝著往大門衝出,大聲道:“都特媽給我衝,要死老子第一個死!丟了南山醫學院,老子也冇臉去見太子了。”

一群士兵聽到這話,隻要是能動的,也都嗷嗷地持槍往外衝,而動不了的、受了重傷的,都會被南山醫學院的護士抬下去診治。

南山醫學院,說白了就是一家小醫館而已,不像女流民區,麵積大,修繕過後又建立了相應的軍事設施,進可攻退可守。

這裡冇什麼可守的地方,想不讓敵人打進來,就隻能用命拚出去,前麵的倒下了後麵的補上去,可以說減員非常嚴重,慘不忍睹。

當然,他們打出來的傲氣,也嚴重打擊了叛軍的士氣。

……

與此同時,皇宮。

薑牧見到南城的發的信號之後,也長劍一揮,藏在皇宮巷道內的五千精兵,也向著皇宮發起了進攻,護衛皇城的金吾衛還冇反應過來,就被叛軍亂箭射死……

“敵襲,關城門,快關城門……”

城樓上的金吾衛將領,第一時間下達了關閉城門的命令,內城的士兵立即一擁而上,堪堪在叛軍攻進城之前,將厚重的城門關上。

隻是叛軍早有準備,城門剛剛關上,攻城車、攻城梯已經在盾牌兵的掩護下,被士兵推到了大門下,一下又一下地衝擊著大門。

好在城樓上準備有滾木、巨石,金吾衛的士兵迅速上了城樓,利用滾木、巨石進行了反擊,一時之間,叛軍死傷慘重。

“攻擊節奏彆停,就算是用人命填,也要在五大營到來前,給我攤開這皇城的大門。”

薑牧騎著戰馬,盯著戰場,思路清晰道:“金吾衛被劉溫掉出去了一部分,並冇有多少人馬!他們堅持不了多久。

“滾木,滾石,他們也不會準備得太多,那些江湖高手呢?

立即命令他們從側麵發起攻擊,側應大軍攻城!”

傳令兵立即揚鞭,策馬而去。

很快,就有數十隻飛爪落在牆頭,甚至有些直接勾住金吾衛士兵的身體,生生將他們的身體撕成碎片,與此同時,上百道黑影沿著飛爪,迅速的攀上了城牆,和金吾衛的士兵戰在了一起。

金吾衛的士兵是驍勇善戰,但麵對這些凶狠殘忍的江湖高手,勢力差距還是太大了,幾乎是一麵倒的屠殺。

僅僅幾個呼吸,金吾衛的士兵已經倒下了一大片,因此導致攻擊紊亂,一些叛軍已經沿著攻城梯登上了城樓。

“我去你嗎的!給我殺……”

守城的將領眼珠子都紅了,這樣下去,金吾衛的士兵會被殺得士氣全屋,他操起長刀,就帶著身邊的人向著那群江湖高手殺去。

就在這時,一道白色身影手持長槍掠上了城牆,隻見他身形鬼魅一般一閃而過,那群江湖高手便直挺挺地倒下了數人。

“是統領,是蕭統領……”

原本臨近崩潰的金吾衛士兵,見到這道身影彷彿見到了主心骨一般,士氣瞬間迴歸,戰意盎然。

關鍵時刻,金吾衛的統領蕭痕率軍感到,挽救了岌岌可危的防線。

同時,更為慘烈的攻城戰,也由此拉開序幕。

……

禦書房。

炎帝望著城外的方向,揹著雙手一眼不發,魏青、沈濤以及全身鎧甲的禦林衛的統領尉遲然,也靜靜地站在身後。

“陛下!叛軍出動了江湖高手助陣,雖然蕭將軍感到挽回了一些局麵,但江湖高手眾多,恐怕金吾衛現有兵力很難支撐……”

賈嚴快步走了進來,彙報了最新戰報。

聞言,沈濤、衛青以及尉遲然臉色皆是一變,隻有眼底依舊錶現得極為平淡,淡淡道:“讓他們出動吧!”

賈嚴知道炎帝口中的他們,指的正是大內高手,趕緊道:“是,老奴這就去傳令……”

尉遲然早已戰意沸騰,見到賈嚴離去,立即抱拳道:“陛下,末將請戰。”

炎帝頭都冇有回,隻是冷冷地吐出了一個字:“等!”

魏青上前一步,行禮道:“陛下,城門乃是重中之重,一旦城破,賊兵肯定士氣高漲,銳不可當,哪怕城中還有禦林衛可用,恐怕也很難抵禦,陛下三思。”

沈濤也站出來道:“是啊!陛下,一旦城破,宮中恐怕就會大亂,不如禦林衛儘早參戰,守住城門,等候五大營救援。”

炎帝仰頭看向陰沉沉的天,許久才道:“朕要等的人……尚未入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