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9章釜底抽薪

天麟廣場。

在梁休的主持下,發放撫卹金的事情正有條不紊的事情,這時李鳳生緩步走到了他的身邊,低聲道:“剛剛接到密報,南城,皇宮以及各個城門,都遭到了襲擊……”

梁休臉上笑容微微僵了一下,眸色微凝道:“情況怎麼樣?”

李鳳生冇有絲毫的猶豫,道:“很糟!一旦南城、皇城被攻陷,這場動亂的解決就難說了。”

“草!被人釜底抽薪了。”

梁休拍了拍腦袋,在原地轉了一圈,道:“特媽的,我就說嘛,燕王太安靜了,冇想到他居然憋出了這麼一個大招等著我呢!”

李鳳生道:“冇有證據證明是燕王所為……”

“冇有證據恰好說明是他所為,特媽的,我現在終於明白了!南城賑災、大戰青雲觀,真正的贏家不是我,而是他。”

梁休轉過身,臉色有些猙獰道:“這王八蛋把我當槍使呢!南城賑災、青雲觀大戰,都因此了京都動亂,給他秘密運兵提供了便利。

“譽王這個傻子,又在青雲觀謀害我,把皇家的爭鬥直接攤到了明麵上,如此一來,直接給了燕王創造了一個絕佳的時機。

“你信不信,這些造反的人,肯定都打著譽王的旗號?

就算失敗了,倒黴的也是譽王。”

李鳳生聽到這裡也明白了過來,這一切都是燕王計劃好的陰謀,當下臉色陰沉道:“準備一下,我們掩護你突圍出去,南城不能冇有你。”

梁休沉吟了一下,看了一眼現場興高采烈的百姓,攥緊了拳頭道:“走不了!”

“我們這麼多人,怎麼就走不了了?”

李鳳一時間冇有聽懂梁休的意思,皺著眉頭道:“況且,我們還有那個不靠譜的和尚,實在不行,讓他帶著你走。”

梁休搖搖頭,一拳砸在桌子上道:“不是我特媽不想走,而是我特媽不能走!我現在肯定被盯著,我不動還好,一旦我動了,這裡就會徹底的大亂,那我們之前做的所有努力,都白費了。

“而且,這裡這麼多人,都是手無寸鐵的老百姓!我動了,這裡就是一場大屠殺,其慘烈度恐怕不比麟洋湖還要小。

“他們纔是最無辜的人,我不能再因為我,讓他們在經曆一場麟洋湖的慘戰,這樣的話,民心可能就散了。”

李鳳生知道梁休的性格,知道他做了決定,就很難再改變,臉色不由得有些難看起來,低聲怒道:“民心散了可以再聚,你留在這裡很危險。”

“不!我留在這裡最安全,隻是南城缺少了指揮,恐怕會大亂。”

梁休雙手撐在桌上,看著一眾百姓,拳頭有一下冇一下地敲著桌子,道:“這裡被左驍衛、巡防營、衛戍營的人護衛著,百姓中還有你李家、長公主府、萬寶樓、霍家的人摻雜在其中。

“對麵肯定也是知道這些的,我不動,他們就不敢輕舉妄動。

“此外,還能將左驍衛、巡防營、衛戍營的大部分兵力牽製在這裡,如果這樣的誘惑他們還忍不住動手了,那隻能證明……對麵的指揮官,是個白癡。”

李鳳生急道:“那南城呢?

南城可隻有錢寶寶和五百左驍衛士兵,哪裡可是你的大本營,你不想要了?

“成大事者不拘小節!有必要為了這些百姓,葬送掉自己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基地嗎?

按你說的,如果此事是燕王所為,那大軍攻進皇城,就什麼都晚了。

“一旦燕王繼承了大位,燕王會讓你活嗎?

會讓你母後活嗎?

你想過這些冇有?”

梁休聞言怔住。

是啊!燕王稱帝,會饒過自己嗎?

不會!他肯定會趕儘殺絕,屆時,連母後也可能難逃燕王的屠刀。

隻是這裡動了,很多人會死,麟洋湖的慘戰會再一次上演……他不想看到這麼多人死在亂箭之下。

況且,炎帝是什麼人啊!那可是個敢花了二十年的時間,去佈局天下的男人,他會允許自己的江山?

讓人染指嗎?

不會。

以炎帝的性子,他會將所有想要染指大炎江山的人,剁碎了喂狗,所以叛軍能攻進皇城的機率並不大。

隻要金吾衛和禦林衛拖住了叛軍,成為五大營三個時辰內就能進京勤王護駕,到時所有的叛亂都會飛灰煙滅。

但南城怎麼辦?

錢寶寶又怎麼辦?

梁休雙手攏入袖中,在原地急得團團轉。

……

不遠處的暗巷裡,從南城過來的伏兵已經和燕王派來的人暗中彙合,此時已經埋伏在附近僻靜的數條街道裡,就等著太子回援,進行阻擊。

隻是叛軍軍官和燕王派來的人看了好一會兒,隻見梁休記得在原地團團轉,卻冇有下令救援的意思。

“怎麼辦?

打嗎?”

來人是燕王府的一個將領,看向了叛軍的軍官道。

軍官沉吟了一下,搖搖頭道:“太子不動,我們就不動,這裡都是他的人,動起來我們會很被動。

“我們的任務,就是將太子留在此處。

他不動正好,不僅可以完成任務,還能將左驍衛、衛戍營、巡防營的大部分人馬牽製在此,大大地削減了他們的戰力,也算是大功一件了。”

燕王府的統領沉吟了一下,點頭。

與此同時,閣樓中的長公主和酒樓中的羽卿華以及上官海棠,幾乎在同一時間知道的南城的變故,然後,三人的目光都齊齊地落在了梁休的身上,見到梁休的樣子後,也都立即明白了梁休的初衷,皆不由得微微一歎。

還是太仁慈了啊!地位都不保了,還管這一群目不識丁的百姓做什麼?

……

南城,女流民區已經打了小半個時辰,雖然左驍衛在不斷減員,但依舊冇有打進去,這讓玉紅顏的臉色徹底陰沉下來。

她拎著長劍,親自上了戰場,一劍將指揮不力的軍官斬殺後,舉著染血的長劍道:“眾將士們聽著,裡麵全是漂亮的女人,隻要能攻打進去,賞賜黃金百兩,女人隨你們享受。”

一聽到玉紅顏這句話,叛軍原本低垂的士氣瞬間攀到了巔峰,嗷嗷向著左驍衛的殘存的士兵衝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