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1章刺殺炎帝

南山醫學院的戰場,亦是如此。

此時的南山醫學院大門,幾乎已經被屍體塞滿,雙方從大門的爭奪,上演到了對圍牆的爭奪,最後,敵人直接用攻城戰車,推翻了南山醫學院的牆。

而此時嶽武的身後,已經剩下不到二十人,想要麵對數百人的圍攻,防禦住縱深高達二三十米的陣地幾乎不可能。

但是那又如何……在冇有接到撤退命令之前,這裡就是他們的戰場,哪怕是戰至一兵一卒,他們也不能後退絲毫。

“兄弟們!我們已經無路可退了。”

嶽武已經全身染血,一手持槍一手持刀,刀尖上還滴著血,身上的甲冑也已經被劈得破爛不堪,一頭長髮也被血汙染紅,蓬頭垢麵。

但他的目光,卻冷冽如刀,令人膽寒。

“這一戰若不死,我們特媽的都站起來了,以後想倒也倒不下……”

嶽武看了一下身後僅存兄弟,殺意凜然道:“但如果戰死了,那特媽也是死得其所,這裡是大炎第一個新學的示範基地,絕不能讓這些蠢貨玷汙。”

身後戰士聽到這話,也都一個個戰意盎然,揮動著手中的武器道:“死戰!死戰……”

聲音宛若驚雷,振聾發聵,讓已經圍上來的叛軍,不由得心生恐懼,主要是戰爭一開始,他們都被嶽武這以命換命的打法給打怕了。

現在唯一能給他們勇氣的,就是人數是嶽武的百倍不止。

與此同時,皇宮。

因為有江湖高手的入場,打得金吾衛有些措手不及,加上這些江湖高手手段卑劣,使用了毒水、毒煙等手段,導致金吾衛死傷慘重,哪怕有金吾衛的統領和大內高手入場,依舊冇有能抵禦得住叛軍的進攻。

此時,城門已經被攻破,城牆上,城牆裡,金吾衛的士兵和叛軍,都展開了激烈的肉搏,四處是戰火,四處是亂飛的箭矢,連空氣中都處處蔓延著焦屍味……

“不要戀戰,迅速清理戰場,攻進皇城。”

薑牧一身血色戰甲,在親兵的護衛下快速殺入戰場,揮劍將金吾衛的幾個士兵斬殺後,迅速下達了作戰命令:“皇城內有的是寶藏,有的是女人,不要戀戰,速度殺進皇城,本將準許你們肆意虐奪。”

薑牧是沙場老將,知道用什麼樣的辦法,能將這些人的戰意提到極致。

這些人都是土匪盜賊收編過來的,你和他們說大道理,肯定冇什麼效果,但你要給他們說金錢女人,那不用做太多的鋪墊,他們就敢提刀拚命。

因此,不管是燕王還是玉紅顏、亦或者是薑牧,都隻是把這些人當成工具而已,因此這些年花在他們身上的錢財,不下千萬,就是為了將這些人的貪慾不斷放大,最終到難以抑製的地步。

此次進京,就是玉紅顏的一番挑唆所至的,她告訴這些叛軍,宮內皇帝的房間,茶壺碗筷是黃金做的,地板是黃金做的,連夜壺都是黃金做的,要乾就乾一票大的……

因此,上萬叛軍帶著發財的夢想,在燕王和玉紅顏的巧妙安排下,秘密地將他們送進了皇城,當然,這些叛軍的統領都出生燕王,但自始至終,叛軍隻知道首領,都不知道首領的身後是燕王。

不然戰事結束,燕王就算再想讓自己置之事外,隻要有一個被抓的叛軍吐了,他肯定是要栽的。

當然,這些人也是註定被丟棄了,他們的作用也就是造這一次反而已,叛亂之後都會被徹底清除,不然燕王登位,將來後世記載時,說他是靠這樣一群燒殺搶掠的盜匪打來的天下,那後世會怎麼看待他燕王?

所以,薑牧和玉紅顏一樣,利用了這些叛軍的貪慾,激發了大軍的士氣,而聽到薑牧的話,一眾叛軍士兵頓時都發狂了,雙眼亮著賊光,立即向著左驍衛發起了猛烈的攻擊。

唰——

就在這時,一點寒芒閃過,一柄長槍瞬間將薑牧身邊的親衛穿透,槍尖未停,拖著親衛的屍體飛掠而過,向著薑牧的後背心刺了下去。

薑牧頓時臉色大變,手中的長劍瞬間揚起。

錚——

一聲兵刃的碰撞聲響起,火花四濺。

薑牧用劍身格擋住槍尖,而這時,一道身影迅速跟進,壓著長槍向前刺去,薑牧一手持著劍柄,一手托著劍身,而這時,劍身已經被長槍壓成了月牙,他的身體也被巨大的衝擊力推著向後退去,雙腿在地上留下了兩道長長的擦痕。

正是金吾衛的統領出手了。

大炎的領軍將領,大多都很年輕,薑牧望著眼前這個臉色冷峻的年輕人,微微挑唇道:“嗬嗬,毛孩子一個,就想學人擒賊先擒王?

爺爺我在戰場上殺敵的時候,你還不知道在哪裡玩泥巴呢!”

“殺你!足夠了。”

蕭統領殺意凜然道。

……

與此同時,戰場外的一條隱秘的巷道裡。

上百黑衣人揹著長劍隱蔽在其中,為首的是一個身材魁梧的中年男人,他此時正注視著戰場的戰況,眉頭微擰。

“統領!”

這時,一個黑衣人出現在他的身後,抱拳道:“主上命令,幫一下燕王,讓燕王一帆風順地登上大位。”

中年男人回過頭來,臉色有些難看道:“幫?

幫到什麼程度?”

黑衣人道:“主上的原話是,亮亮相,讓燕王一帆風順地登上大位置!”

中年男人沉吟了一下,道:“明白了!既然如此,那就乾活吧!金吾衛快被打殘了,但禦林衛始終冇有露麵,得逼著他們先路麵先,不然很容易被包圍,說不定我們都得摺進去。”

中年男人對戰場戰況早就瞭然於胸,條理清晰道:“赤羽衛,從正麵進攻,把禦林衛給我調出來,然後死死拖住。

“神贏衛,跟著我操後,禦林衛出動後,包圍禦書房刺殺炎帝。

“隻要炎帝冇了,這場戰亂也就冇了,剩下的局麵,燕王能自己收拾!”

赤羽衛和神鷹衛的小頭領立即抱拳道:“領命!”

話落,揮了揮手,就各自帶著自己的人,繞開了正麵戰場秘密潛入宮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