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2章起兵勤王

譽王府,書房中。

譽王得到祝寒山讓人送來的訊息,說這場動亂是他所為的時候,整個人如遭雷劈,瞬間嚇尿了,跌坐在地上瑟瑟發抖……

這個時候,他終於明白為什麼祝寒山知道他想要造反後會那麼生氣,也終於知道了祝寒山為什麼會說,他這是在拿自己和祝家滿門在刀口上摩擦了。

這特媽從頭到尾,自己都隻不過是彆人手中隨意擺弄的棋子,而且把他的心思研究得透透的,如果不是嶽父棋高一招,察覺到了這個陰謀,恐怕這場動亂,就真是自己來背鍋了。

頃刻間,譽王對祝寒山的不滿瞬間煙消雲散,隻留下佩服和感激,還是嶽父牛啊!否則自己的小命就難保了。

鐘先生得知這個訊息,也是震驚無比,果然還真走到了這一步了啊!

這時候鐘先生才知道祝寒山的良苦用心,因為他們兩個蠢貨,把事情搞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祝寒山隻好放下身段,向炎帝搖尾乞憐,企圖將功折罪,這纔有了給炎帝的那封密奏。

“鐘……鐘先生,我們該怎麼辦?

譽王抬起頭,看向站在門前的鐘先生,聲音有些顫抖。

他是真的怕了,雖然這些年炎帝冇有動過什麼殺伐,但他卻很清楚,皇帝老子是個心機深沉而且手段淩厲的人,殺子這種事!他不是做不出來。

鐘先生也嚇到了,嚥了咽口水沉吟了一下道:“為今之計,隻能亡羊補牢了……”

譽王撐著桌子站了起來,但腿還是抖得厲害,道:“補救?

怎麼補救?

先生快教我……”

以前譽王是對鐘先生有芥蒂了,但知道他是老丈人派來幫助自己的後,所有的芥蒂就已經不存在了,自然也就對鐘先生深信不疑。

“集結府兵,進宮救駕!”

鐘先生思路清晰道:“現在,恐怕整個京都的人都認為,這些賊人是殿下你的人,那咱們就用行動,讓謠言不攻自破。

“雖然事後密諜司會查明真相,還殿下清白,但刺殺太子這件事是遮掩不過去的,既然如此,還不如現在做做樣子給陛下看。

“有這個救駕之功,將來就算陛下追究刺殺太子之事,也就隻歸結於黨爭之上,至少能夠保殿下性命無虞。”

鐘先生現在對譽王登上大位,已經不是很報希望了,他看著譽王,臉色認真道:“活著,一切纔有可能!”

譽王聞言,頓時攥緊了拳頭,臉色猙獰。

享受權利多年,他早已經養成了習慣,現在要他放棄,他自然是不甘心的,但是不甘心又能怎麼樣?

鐘先生說得對,一旦炎帝追究刺殺太子的事情,他恐怕必死無疑。

而且,他讓人暗中找了祝寒山,相當於動了軍權,而軍權,可是炎帝的忌諱。

心頭掙紮了半晌,譽王才緩緩地鬆開手,臉上的猙獰也才漸漸收斂下去,他點點頭道:“好!就按先生說的辦,本王這就集結府兵,親自上陣……”

話落,譽王從房柱上取下配件,轉身就往門外走。

隻是還冇出門,鐘先生便在後麵叫住了他,道:“殿下,如果見到陛下,把之前刺殺太子之事,坦誠告訴陛下……”

譽王聞聲怔住。

鐘先生的話他自然是明白的,現在他犯下了謀殺太子這種大罪,炎帝幾乎是不會見他的,現在帶兵進宮救援,是唯一能見到炎帝的機會。

這個機會他不把握住,恐怕以後連見炎帝的機會都冇有了,更彆說祈求炎帝的寬恕。

“是!本王一定會向父皇認錯的……”

燕王攥著長劍的手青筋凸起,丟下一句話後快步出了門,去集閤府兵去了,他的府兵足有五百人,聚集起來也是一股不小的力量。

……

與此同時。

燕王府。

大廳上,燕王攥著拳在來回踱步,眼睛時不時門外看,看得出來他此時心緒難寧,這一步棋他已經埋下很久了,如今就等著開化結果。

隻要玉紅顏踏入燕王府大門,就說明計劃成功了。

但現在已經快過去一個時辰了,燕王大門依舊靜悄悄,這讓燕王一顆心都跌入了穀底,難不成這執行得近乎完美的破滅計劃?

要失敗嗎?

在大廳的兩側,都站著他燕王府所屬的謀士和武將,此時也都一個個眉頭緊皺,臉色陰沉。

“不等了!”

又等了近半炷香的時間,燕王終於失去了耐心,看向府兵統領秦淮,道:“秦淮,立即集閤府兵,隨本王進宮。”

“殿下,此時不宜輕舉妄動啊!”

立即有謀士勸阻道。

“不可輕舉妄動?

現在什麼結局看不出來嗎?

再有兩個時辰,五大營的大軍就能在京都城外集結,將京都圍城鐵桶。”

燕王冷冷地盯著說話的謀士,幾乎咆哮道:“本王現在不動,就不會再用機會動了,秦淮,集閤府兵,準備進宮救駕!”

眾人聞言怔住了,一時間冇有反應過來燕王為何要多此一舉,就連範軻也輕微地搖了搖頭,說實話他很不明白,燕王為何會花那麼大的代價,養這麼一群白癡。

看不出燕王的目的嗎?

他的目的很簡單啊!

救駕就是一個幌子,他隻是想要有一個光明正大的理由去貼近戰場,如果戰局進攻得順利,那順勢幫著叛軍攻打皇宮,如果進攻不順,那就幫著金吾衛打叛軍……

總之,無論如何都不能把自己立於不利之地,不然戰事結束後,他燕王該怎麼解釋自己不出兵救援的事情?

難不成這種事……還要和你們這群白癡一一解釋嗎?

與此同時,在京的各皇子、王爺也紛紛動用自己的府兵,集結起來開始拚命往皇宮增援,其實這也是燕王冇有想到的盲點,北征大軍離開京都後,燕王曾計算過京都的兵力,這才悍然發動了這次叛亂。

隻是他忘記了,京都是兵力空虛……但京都的皇親貴族多的是,他們與皇族息息相關,豈會眼睜睜地看著炎帝倒台?

而這時,暗影的人,也已經秘密潛入了皇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