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3章今天,老子要屠龍

秘密潛入皇宮的,正是江湖鼎鼎有名的殺手阻止,暗影。

率領隊伍的中年男人,正是眼影的首領獨孤漠。

獨孤漠是暗影的天字號高手,加上是暗影主宰的親信,在暗影的地位非常高。

這一點,從讓他執行刺殺炎帝這種高機密、高難度的任務就能看的出來。

而他所率領的這上百人,都是暗影的精銳,最差的也是玄字號上的殺手,其實力,恐怕與炎帝的密諜司相比,也不遑多讓。

最重要的是,這些人都是殺手,最擅長的就是潛入刺殺,加上城門的戰場打得如火如荼,宮內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城門放下,因此他們幾乎不廢吹灰之力,就潛入進了皇宮裡。

皇宮的地圖,獨孤漠早就熟記於心。

落入院中後,他抬手一握,所有人立即向著他靠攏過來,又指了指禦書房的方向輕輕揮了揮手,一眾殺手立即向著禦書房疾掠而去。

此時的禦書房,已經被禦林衛裡外三層包圍著,防守極其隱秘。

獨孤漠速度地勘察了一下現場後,就按照之前的佈局,采取了調虎離山,聲東擊西之法。

他抬手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赤羽衛的小統領立即帶著手下的人馬,藉著亂石、圍欄的掩護,瞧瞧地摸了上去,甚至有些人,仗著卓絕的輕功,迅速地掠上了屋簷,準備從屋頂發起進攻。

赤羽營的小統領想法是好的!他們是刺客,近距離刺殺對他們來說纔是王道,衝鋒什麼的,那是步兵才乾的事情。

然而。

此時的圍欄、假山、屋頂之後,都埋伏著禦林衛的士兵和弓箭手,赤羽營的刺客剛翻過假山、圍欄,結果就直接撞進了禦林衛的臉上了。

禦林衛負責炎帝的安慰,怎麼可能就隻有明麵這點手段?

要是隻有這點手段,尉遲然估計早就下課了,還會擔任守衛中樞這麼重要的位置?

隻是雙方都冇有想到會以這樣的方式遇到了,一方想要貼臉突襲,一方想要張網以待,結果卻是一次親密的接觸,讓雙方人馬都有些猝不及防。

在愣了一瞬後,瞬間拔刀相向。

“有刺客,敵襲!”

禦林衛有人大叫起來,原本的部署一時間被打亂了,雙方人馬短兵相接,場麵大亂,節奏都不掌控在誰的手裡麵。

但是經過短暫的慌亂後,禦林衛漸漸地找回了節奏,明裡暗裡的人幾乎傾巢出動,壓製著暗影的殺手打。

如果是夜裡,戰場肯定是暗影的主場,畢竟他們是刺客,掩藏刺殺是他們的拿手好戲,但現在可是白天,雖然都穿著夜行衣,但又有何用?

夜行衣反而讓他們成了活生生的靶子。

獨孤漠見到這一幕臉色頓時陰沉得可怕,這就是為什麼接到援助命令時,他的臉色格外難看的原因,因為一直冇有見到禦林衛參戰,就一直懷疑有詐,冇想到還真讓他給猜對了。

這一刻孤獨漠心裡忽然變得不安起來,他現在非常懷疑炎帝之所以眼睜睜地看著金吾衛被叛軍打殘,其實是為了等他們上鉤。

但暗影接受了任務,就算是死也要完成,他這時就算知道這是個圈套,想要撤退已經不可能了,隻能一往如前,拚死一博了。

更要命的是!現在調入了虎窩,想要調虎離山的計劃已經不可能實行了,現在隻能硬拚了,當然也不是全無機會,隻要衝破禦林衛的防禦,進入禦書房,他就有把握除掉炎帝。

“赤羽營,擅退一步者斬!”

獨孤漠果斷下達了命令,道:“改變計劃,赤羽營掩護,神鷹衛單點突破,給我破開禦書房的防禦,今日,老子要斬龍!”

暗影的人都訓練有素,而且很擅長相互配合,得到命令後,被打得節節敗退的赤羽營,就向禦林衛發起了進攻,拖住了赤羽營的主力。

而神鷹衛,立即從禦林衛的側方發起了突襲,他們目標明確,以直線的方式直擊禦書房,甚至都冇和攔截的禦林衛士兵糾纏一下,直接用血肉之軀給淌了過去。

目的隻有一個,將獨孤漠送入禦書房。

而此時,禦書房裡。

聽到外麵的動靜,炎帝已經揹著雙手不動如山,沈濤已經臉色煞白,但還是展著雙臂擋在炎帝的身前,而尉遲然和武將出身的魏青,此時已經手執長劍,臉色凜冽地盯著大門的方向。

這時,家宴快步地從外麵走了進來,衝著炎帝道:“陛下,查實了,是暗影!”

聽到這話,炎帝緊握背在身後的手頓時一送,雙眸也倏地睜開,眼神淩厲無比。

“嗬嗬!果然來了麼?

可惜……你還是冇有露麵啊!”

炎帝嘴角微勾,冷冽一笑。

他要等的人,正是暗影……或者說,是操控暗影的人,這個人不出意外的話,就是霍亂京都的罪魁禍首。

太子圍場遇刺、青雲觀遇刺,都與暗影有著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這也就是當初他為什麼會答應長公主,暫且饒過譽王的原因。

因為譽王,也不過是暗影背後的人的棋子,隻是被利用了而已,隻是這蠢貨還以為自己做得滴水不漏而沾沾自喜。

“布一盤棋,需要精心培養很多的棋子,這也隻是你手中的一枚棋子吧!送給朕的麼?

“嗬嗬,也罷,朕不怕你出招,朕就怕你不出招……”

望著濃煙滾滾的戰場低聲呢喃了兩句,炎帝猛地轉過身來,下達了命令:“尉遲然,外麵的一個彆放過,無論死活,擅闖皇宮者,殺無赦!

“賈嚴,給祝寒山、太子發信號,告訴他們可以動了!既然大魚不咬勾,那就把這些蝦米給朕全誅了。

“再晚一點,朕怕這小混蛋又惹禍!”

沈濤、魏青聞言頓時鬆了一口氣,聽到這裡他們自然明白了,這就是炎帝的一個局而已,借用這場突如其來的動亂,釣出真正禍亂京都的人。

雖然說效果不是太理想,但炎帝最擅長的就是抽絲剝繭,隻要對麵動了,想要徹底斬掉手尾,幾乎不可能了。

……

天麟廣場。

梁休看到從皇宮方向,響徹天空的煙花後,立即回頭衝著李鳳生擠眉弄眼道:“大哥,我演得怎麼樣?

快誇誇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