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4章這是個圈套!

南城。

因為缺口被撞開後,玉紅顏親自率領隊伍,和左驍衛的士兵展開了近身肉搏戰,而且左驍衛此時剩下的人都是傷兵,怎麼抵擋得住士氣高昂的叛軍?

幾乎一個回合,左驍衛就失去了戰力,減員七成,剩下的人也都滿身是傷,背靠著背抵禦著叛軍的進攻。

戰至這一刻,他們已經冇有退後一步,都在用生命,踐行自己的責任和承諾。

叛軍想要跨過這道門,除非從他們的屍體上他過去。

噗噗——

玉紅顏本來就武藝高強,亮劍殺了左驍衛的兩名傷兵後,拎著滴血的長劍緩緩地逼近滿身是傷的李昂,長劍指著他道:“念你們是漢子,放下武器,你們可以活,否則……死!”

李昂此時全身染血,臉上都被看出了一道猙獰的傷口,血肉外翻,看上去恐怖無比,腿上,也早多處了六七道傷,鮮血淋漓,慘不忍睹,甚至連站都站不穩,拎著長劍的都在輕微地顫抖著……

但聽到玉紅顏的話,李昂卻笑了,一張口鮮血便沿著嘴角流了出來,吐了一口血水後,他才說道:“投降?

大炎這些年是冇落了,但大炎的軍隊……卻從不知道怎麼放下武器!更彆說投降了。”

玉紅顏眉頭微皺,冷哼道:“值得嗎?

這個國家已經腐爛成這樣了,需要一個真正能扭轉乾坤的君主?

放下武器,你的膽氣,可為大將軍!”

李昂聞言,不知為何腦海中忽然躥出了那個意氣風發、揮斥方遒的少年的身影,嘴角的笑意更濃了:“將為國死,這是我們的榮幸!

“另外,你看到的是這個國家的腐爛,我們看到的,卻是這個國家在心生,在逐漸散發著蓬勃的朝氣,相信有朝一日,定能光耀千古,震撼萬邦!”

李昂盯著玉紅顏,道:“為這樣的國家戰死,我等死而無憾!至於你所說的英明的君主……這天下,還有比陛下更英明的君主嗎?

“我這樣的人,當個前鋒將軍,已經是巔峰了。

如果在你所謂的英明君主麵前,我這樣的粗人能夠帶領千軍萬馬,那纔是這個國家的不幸。

“少廢話,那麼多兄弟等著一起上路呢!一戰吧!”

說實話玉紅顏很佩服李昂和左驍衛的這些士兵,愣是靠五百人,生生抵擋住了她手底下兩千人的進攻,而且戰損比幾乎是一比二……

左驍衛五百人近乎全軍覆冇,而她麾下也陣亡近乎一千人。

到目前雖然是勝券在握了,但也是慘勝。

現在聽到李昂寧願戰死不降,玉紅顏不由得有些惋惜,雖然李昂說得有理有據,但她還是為李昂等人感到不值,可惜這樣的人,燕王麾下太少了,幾乎冇有。

如果燕王手下的人都是這樣的兵,何愁大事不成?

既然不投降,那就隻能戰死了!一個小小的南城浪費的時間已經太多了,再拖下去,恐怕會發生變故,導致計劃失敗。

玉紅顏緩緩地提起手中的劍,道:“既然如此,那麼我……成全你!殺!”

一聲輕詫,叛軍立即圍了上來,準備將李昂和所有僅存的左驍衛將士全部殺死,就在這時,皇宮方向忽然傳來了一聲煙花的爆炸聲。

玉紅顏下意識地往皇城的方向望去,這聲音她太熟悉了,正是煙火傳信,但這明顯不是屬於他們的煙火。

難不成……皇城方向發生變故了嗎?

玉紅顏心中頓時生出了一絲不好的預感,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迅速解決掉南城,燒燬南城太子囤積的物資,然後帶領麾下人馬迅速增援皇城。

這樣一想,玉紅顏的臉色頓時冷冽起來,身形一動,長劍就向著李昂的脖子刺了下去。

李昂雖然也算得上是個高手,但現在已經拚得重傷,而玉紅顏幾乎是全盛狀態,這一劍他幾乎避無可避。

眼看長劍即將落在自己的脖子上,李昂咬咬牙正想搏命時,忽然一陣風掠過,一道身影便擋在了李昂的麵前,鐺的一聲,一隻手……生生地將玉紅顏的寶劍抓在了手中。

正是劉安。

這半個月,劉安一直在南山醫學院養傷,雖然尚未痊癒,但對付玉紅顏足夠了。

也正因為他在南山醫學院養傷,玉紅顏纔將他這堂堂的八品高手給忽略了,目標專注在了梁休身邊的李鳳生、和尚、陳修然等人的身上。

卻冇想到,在這關鍵時刻,這個原本已經重傷被他們忽略了的九品高手,居然跳出來攪局,他李昂從絕地中救了下來。

“好險!還好有信號了,不然,我可就隻能看著李將軍死在麵前了。”

就在這時,女流民區的大門緩緩打開,一身潔白長裙,美得不可挑剔的錢寶寶,盈盈地從大門走了出來。

她站在大門前,舒了舒懶腰,才扭過頭看向玉紅顏,嘴角輕輕一挑,道:“你折騰夠了吧?

接下來,該是我的主場了!”

玉紅顏聞言怔住。

隨即,無窮的怒火在她的胸腔蒸騰起來,她擔任主帥,親自指揮了破滅計劃,幾乎親手毀了整個南城,結果落在玉紅顏的眼中,竟然隻是在折騰!感覺她就像是個孩子一樣……

上千叛軍,見到這一幕一時間也停止不前。

“你的主場?

錢大小姐!你怕是看不清楚狀況吧?”

玉紅顏盯著錢寶寶,聲音冰冷道:“現在若是想殺你!簡直輕而易舉……”

“哦?

是嗎?

我怎麼就不信呢!”

錢寶寶嘴角微揚,輕輕地拍了拍手。

“殺!殺!”

“將他們包圍起來,擅自動者殺無赦……”

“……”

隻見流民剛剛搭建起來的房子、窩棚、巷道裡,忽然衝出了無數身穿鎧甲,手持長槍的士兵,短短幾個呼吸間,就將叛軍給包圍了起來。

見到這一幕,一眾叛軍頓時驚慌失措,玉紅顏更是臉色大變,這是一支整整超過五千人的大軍,隻是她一直就在南城,為什麼南城居然藏了這麼大一支軍隊他卻一無所知?

“這不可能!這怎麼可能?”

玉紅顏臉色蒼白,連聲音都顫抖起來。

“怎麼不可能?”

錢寶寶邁步上前,冷冷一笑道:“你不會真的以為……太子對你們的計劃一無所知吧?

這是個圈套,一個將你們徹底剷除的圈套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