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7章你還有遺言嗎?

這是玉紅顏一直想不通的問題,因為城外的五大營、南山大營、南山軍營、衛戍營、巡防營都被他們監控著,隻要有一點風吹草動,他們就能第一時間得到訊息。

但是,太子在她的眼皮子低下藏了這麼大一支軍隊,她卻一無所知,而且玉紅顏看得出來,這些士兵都是軍中精銳。

聽到這裡,錢寶寶揚著頭笑道:“你難道不知道……太子剛剛組建了太子衛,左驍衛也剛剛補足了兵員嗎?”

這件事玉紅顏自然是知道的,左驍衛中就有不少她的人,隻是太子衛中需要稽覈,她的人根本就混不進去。

玉紅顏沉吟一下果斷搖頭道:“這不可能!他們都是新兵,連武器都冇有摸過,怎麼可能有如此強悍的戰力!”

錢寶寶點點頭,笑道:“你說得不錯,新兵的確冇什麼戰力,但是唬人……足夠了。”

玉紅顏聞言怔住。

錢寶寶盯著玉紅顏,嘴角嘲諷道:“太子曾當眾下令練兵,甚至將一個月後,和金吾衛對抗的訊息都放了出來!你們就冇有想過,他為什麼為這麼做嗎?

“當然是為了讓接下來做的事情,能夠順理成章,不讓你們看出絲毫的破綻。

“既然是殿下親自下令,所有物資、裝備優先補充太子衛,那麼,調集數百輛馬車從南城將物資運往南山軍營,就冇什麼問題了。

“當然,因為天下大學,為了防止糧食被雪糟蹋了,為了能夠長期運用,給馬車裝上篷子,也就冇有理所當然!

“但是呢!運進去的是物資,運出來的……可不是什麼空車。”

玉紅顏臉色大變,猛地抬起頭來盯錢寶寶,滿臉的不可思議道:“難不成……你們把南山軍營的兵都運出來了?”

錢寶寶笑了笑,輕輕地點了點頭得意道:“說對了一半!兵運出來了九成,留下三百人繼續操練,畢竟隻有聽到大營中的操練聲,你們才安心。

“當然了!這樣做有一個缺陷,那就是車轍。

“因為是大雪天,馬車經過後會留下車轍,運送給養時的馬車負重大,車轍深,卸掉給養後的馬車輕,車轍就淺了,很容易被你們察覺到!為瞭解決這個問題……”

玉紅顏聽到這裡總算是明白過來了,她緊攥著拳頭,閉上雙眼滿臉不甘道:“所以你們才謊稱南山大營的工程需要人,將南城近九成的男流民調往了南山大營,將沿途的車轍都破壞掉了對吧?”

錢寶寶打了一個響指,笑道:“聰明,甚至為了防止流民中有你們的人,殿下還親自給蒙烈下了死命令,流民進入南山大營後,絕不允許私自外出……

“當然,這麼做還有一個很重要的目的,那就是藉助左驍衛的手,保護流民的安全,如此一來,反而被你們當成了天賜良機。

“畢竟有了青雲觀一戰,你們對太子的統禦力心有忌憚,一旦暴亂髮起,流民加入戰場反倒不好。”

玉紅顏點點頭,的確,當初幫助燕王企圖讓南城流民和世家大族之間發生矛盾,就是想要藉助世家大族的手,瓦解掉團結一致的南城流民。

隻是冇想到……梁休的一番話,就穩住了南城流民的心,讓她的計劃胎死腹中不說,反而暴露了馬腳,讓梁休逮住了。

錢寶寶繼續道:“從南山軍營秘密運出來的太子衛士兵,立即就和巡防營、衛戍營、左驍衛的精銳換了軍裝,因為巡防營、衛戍營現在都由蒙烈暫時節製的原因,這對太子來說,幾乎冇有任何的難度。

“一切準備就緒後,太子殿下便以自己親自做餌,前往了天麟廣場,甚至為了不讓你們起疑,他把陳修然、徐懷安兩員大將,都帶在了身邊。

“但是呢!他身邊帶的兵,其實都是剛剛招的太子衛兵馬,而巡防營、衛戍營、左驍衛的精銳,在你們在小屋密謀的時候,便秘密地進入了南城,四處埋伏!”

“隻可惜,你們還以為天麟廣場困住了太子,導致太子不能及時回援,其實……那是太子殿下,故意的困住你們罷了!”

錢寶寶回想著梁休的整個計劃,不由得對他更加的佩服了,真不知道這個流氓的腦袋是怎麼長的,居然還一切都入他說中了。

她看著玉紅顏,有些無語道:“本來吧!太子殿下是準備在這次全麵大會上,給世家大族送上一場大禮的。

“卻冇想到,你們先一頭紮進了他的懷裡。

“冇辦法!他隻能設計讓那些世家子弟回去爭奪家產,好讓左青涵出手將世家大族震住,不準他們出來搗亂,先騰出手來教教你們做人。

“好了,故事講完了!你……還有什麼遺言?”

錢寶寶的眸色驟然變冷,她親眼看著這個女人是如何的屠殺左驍衛的士兵的,但因為宮中一直冇有動靜,她隻能強忍著,現在……該報仇了。

而玉紅顏,此時已經陷入了深深的震撼之中,如果這一切都如錢寶寶所言,都是太子計劃好的!那這就太可怕了?

但這怎麼可能?

不是說太子隻是個書呆子,有點小聰明嗎?

這叫有點小聰明?

運籌帷幄,決勝千裡,這要是隻有點小聰明,那這個世界上,就都是蠢人了。

玉紅顏心中忽然產生了一種前所未有的無力感!她忽然覺得燕王對上太子,也未必會是對手,燕王雖然性格沉穩,但魄力不夠,冇有太子這樣的洞察力和魄力。

聽到錢寶寶冷冽的話,玉紅顏纔回過神來,看著錢寶寶輕笑一聲,道:“看來對你還真是信任啊!這麼大一個局,居然讓你一個女人來執行。

“也對!如果不是你,也不會讓我如此掉以輕心……但為何要殺我呢?

我覺得我們完全可以談談,譬如,我身後的人。”

玉紅顏自然是不會投降的,她隻是想要拖延時間,燕王還不知道這是太子的局,還不知道太子真正的勢力。

她需要活下來,把訊息傳出去。

錢寶寶聽到這話微微一笑,道:“其實在你動的時候,殿下就大概猜測出你背後的人是誰了,當然……直到那個狗頭軍師出現,我們才真正確定的。

“但太子殿下的原話是!一個譽王已經夠煩的了,不用再留活口……”

玉紅顏怔住。

錢寶寶背過身去,聲音冰冷道:“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