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8章釣魚的餌

梁休有過命令,對於叛軍殺無赦,一個不留。

不是他暴戾,而是他很清楚,既然這些人敢在防守嚴密的京都造反,那肯定都是一群亡命徒,如果逮住機會不滅掉他們,等他們騰出手來,恐怕會釀出滔天慘案。

就如這次叛亂,如果不是他讓錢寶寶留意南城流民、如果不是他讓李鳳生秘密監控那些剛剛入城的流民,早先得到叛亂的訊息的話,現在又會是一個什麼樣的局麵?

剛剛有了生機的南城,會把大火一把燒燬,整個京都,會屍橫遍野,甚至……燕王會藉此叛亂,徹底剷除掉京都反對自己的聲音,一勞永逸。

所以,仁慈……也是要針對人的,對一群十惡不赦的人仁慈,就是對大炎百姓犯罪。

而這時,這些埋伏在南城的衛戍營、巡防營的精銳,親眼目睹了左驍衛五百精兵的慘死,心中的怒火早已熊熊燃燒,這股怒火,這有用敵人的鮮血,才能澆滅。

因此隨著錢寶寶一聲令下,五千大軍立即含怒衝殺,一時間南城殺聲震天,複仇之聲震撼九霄。

叛軍被五千大軍包圍的時候,就已經軍心渙散了,現在麵對殺氣騰騰的大軍,士氣頓時一瀉千裡,連反抗的勇氣都冇有了,隻能被大軍圍攻、屠繆。

甚至,很多人拿出了以前土匪的手段,打不過直接拋下武器,舉著雙手跪地投降……可惜,現在冇有人可憐他們,迎接他們的隻有穿胸而過的長戟。

玉紅顏也愣住了,她冇想到,錢寶寶竟然如此果斷,連猶豫都不帶半絲猶豫的,直接就下令大軍屠殺……而這樣的命令,之前她也下過,隻不過現在角色轉換了而已。

更讓她心驚的,是錢寶寶的話。

錢寶寶最後的話,分明就是告訴她,不用她說也已經知道了這場動亂,是誰密謀籌劃的了,她口中的那個人,分明指的就是範軻。

而範軻可是燕王府的首席謀臣,他的暴露,自然而然地讓人聯想到了燕王……隻是玉紅顏不明白的是,為什麼錢寶寶會說一個譽王就夠煩的了,這和譽王又有什麼關係?

但現在不是想這些問題的時候,現在最重要的,是想辦法逃出去,把訊息傳給燕王,不能再低估太子了。

現在唯一能逃出去的籌碼,隻有……錢寶寶!

玉紅顏目光驟然銳利起來,長劍一揚,就向著轉身進女流民區的錢寶寶飛掠而去,她必須劫持錢寶寶,纔能有脫身的機會。

錢寶寶自然聽到了身後的動靜,她輕輕地冷笑一聲,頭都冇有回,這個女人到現在還看不清局麵嗎?

現在所做的一切,不過是垂死掙紮罷了!

鐺——

一聲武器碰撞聲響起。

玉紅顏剛剛接近錢寶寶,長劍就被人一拳給砸得彈開了,力道很大,連她的身影都被砸得飛出了十幾步遠。

小太監劉安臉色陰沉地走了出來,看著她冷冷道:“你的對手,是我!”

麟洋湖一戰,劉安雖然身受重傷,但也有所悟,武功再度向前精進了一大步,加上有和尚的幫助,他的實力已經是八品巔峰,距離九品隻差一小步了。

而玉紅顏,擅長謀略算計,武功雖然也算得上一個高手,但實力勉強隻達到了七品巔峰,和劉安相差一個大境界,怎麼可能是劉安的對手。

劉安一拳,她幾乎連劍都握不住了,手都在輕微顫抖……

“看來!我今天是走不出去了。”

玉紅顏看著劉安,臉色煞白道:“隻是冇想到,我玉紅顏,竟然會死在一個太監的手上……”

劉安撓了撓頭,道:“我家殿下說,你能死在我的手上,是你的榮幸。”

玉紅顏無言以對。

她說這話明顯是覺得死在一個太監的手上太屈辱了,卻冇想到人家卻說是她的榮幸。

“罷了,成王敗寇!我玉紅顏認栽了。”

望著身邊的叛軍一個個慘叫倒下,血流成河,連嶽武、李昂這身受重傷的人,都在拎著長劍怒吼著殺敵,玉紅顏就知道戰局已定,無力迴天了。

她緩緩地抬起了長劍,抵在了自己的脖子上,道:“不勞出手了,我自己動手……可惜,大業未成啊!”

她不甘地大吼一聲,長劍就向著脖子抹去,劉安臉色大變,因為距離太遠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了。

就在這時。

錚的一聲,一記飛爪從玉紅顏身後的屋頂飛來,直接將她手中的長劍彈開了,而飛爪直接纏繞在玉紅顏的身上,輕輕一拉,玉紅顏的身體就向後倒飛而出。

屋頂上出現了一個身穿黑衣,蒙著麵的人,抬手抵住玉紅顏的後背,卸掉力後,直接攬住她的腰,就施展輕功飛掠而去。

速度很快,幾個閃身就消失在高低起伏的樓房間。

這一切發生得太快了,劉安反應過來時不由得小臉鐵青,施展輕功就要追上去:“哪裡逃……”

“彆追了——”

錢寶寶將劉安攔了下來,道:“迅速清剿殘敵,率軍前去支援殿下,一個女人而已,逃就逃了吧!”

錢寶寶現在是南城的總指揮,劉安自然隻能聽她的,怒火騰騰地加入了戰場,幾乎一拳一個敵人,看得左驍衛、衛戍營的士兵都心驚膽戰。

隻有錢寶寶望著玉紅顏逃離的方向,美眸微微眯起……這流氓,又想要玩什麼花樣啊!

與此同時。

皇宮。

隨著一聲哨箭上空後,正在和簫統領交手的薑牧頓時臉色大變,這時金吾衛、禦林衛的隱藏兵力已經從皇宮中殺了出來,皇城外更是旌旗飄飄,一眼看不到儘頭大大軍,在騎兵的掩護下,正雄赳赳氣昂昂地向著城門壓了過來。

氣勢宏偉,腳步震天。

見到旗幟上大大的“祝”字,薑牧的聲音都顫抖了起來:“五大營……怎麼可能?”

“愚蠢!你真以為……憑你這區區五千兵馬?

就能打下皇城嗎?

告訴你吧!和你交戰的……根本就不是我金吾衛的兵!

“他們,隻是祝將軍麾下的一支前軍部隊,是部下用來釣魚的餌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