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9章真正的戰力

聽到簫統領的話,薑牧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兩人對轟一招拉開距離後,薑牧臉色猙獰道:“你說什麼?”

簫統領隨手一揚,長槍指著薑牧,臉色冷冽道:“我金吾衛負責皇城城防,你以為就隻有這點戰力嗎?”

薑牧怔住。

簫統領冷笑道:“金吾衛乃是禁軍中精銳的精銳,能一個回合就被你們打殘嗎?

如果不是陛下想要看看誰是背後的執棋者,就你們這群雜魚,連在皇城蹦躂的機會都冇有。

“彆說我手下還有兩千金吾衛,哪怕隻有一千人,也能將你們消滅在皇城之外。”

薑牧聞言,臉色頓時鐵青起來,盯著簫統領道:“這不可能……行動前京都大軍我們都有調查過,冇有一支軍隊會有這樣的戰力。”

薑牧是不信簫統領的話的!一千人就能乾殘他五千人?

如果京都的軍隊真有這樣的戰力,他們怎麼可能還敢實行這樣的暴動?

“薑牧!你還真是孤陋寡聞啊!”

簫統領搖搖頭,冷笑道:“你還真以為,大炎的軍隊如今已經腐爛不堪了嗎?

你還真以為,大炎的軍隊還如十幾年前……你賣給東秦,求得苟且的那樣嗎?”

薑牧全身僵住。

他不可思議地盯著眼前年輕的青年將領,目光有些驚懼道:“你……你怎麼知道我?”

簫統領拎著長槍,圍著薑牧尋找著戰機,嘴角充滿嘲諷道:“你似乎忘記了,陛下身邊最強悍的戰力不是金吾衛,不是禦林衛,而是……密諜司。

“陛下聽了太子殿下的彙報後,立即就讓密諜司介入了,你就是一隻老鼠,在密諜司的監控下,也會被從老鼠洞裡逮出來。”

說到這裡,簫統領的臉色驟然變冷,拎著長槍的手臂上青筋直跳道:“薑牧,十六年前曾任東境龍武大軍前軍指揮使,受鎮國大將軍秦叔禦命令,率領前軍先鋒三萬人馳援禹州,行軍途中被東秦密諜美色所惑,出賣大軍行軍路線圖,致使三萬大軍進入了東秦的伏擊圈,最終全軍戰死,唯獨你一人苟且逃脫了……

“十幾年來,密諜司雖然四處暗查,但你杳無音信,卻冇想到,現在竟然還敢帶領叛軍攻城,你……該死!”

當年,薑牧從東境逃脫,避開了密諜司追殺後,就在南邊的大山中改名換姓落草為寇,密諜司自然不可能查到,直到燕王的人找上了門,答應他隻要接受改變,燕王登基後會多他之前所做的事情既往不咎,他這才答應了燕王的招攬。

甚至為了表忠心,連家人都送到了燕王的手中為質,卻冇想到,十幾年過去了,密諜司依舊冇有放棄過追查他。

應該說是不可能放棄追查的!因為正因為當年他將三萬大軍送入了敵人的包圍圈中,才導致了東境的軍事防禦大大折扣,東秦大軍幾乎長驅直入,直搗大炎數十座城池,才導致秦叔禦在反擊中莫名身死。

秦叔禦可是炎帝的愛將!薑牧此舉,幾乎間接造成了秦叔禦的死亡,炎帝怎麼可能會饒過他?

“不可能!這不可能……既然這一切都是炎帝計劃好的!那為何……還要讓我們順利攻城?”

薑牧臉色陰沉,長槍指著簫統領,搖著頭不敢置信。

“說了,陛下要釣魚……”

簫統領冷哼一聲,道:“在陛下眼中,你們也不過是一群小雜魚而已。

既然是小魚而已,那根本就不用織太大的網,所以……才用了祝將軍的一支前軍部隊,陪你們玩玩!

“因為金吾衛出手了,你們連還手的餘地都冇有!告訴你也無妨……京都的每一支部隊,都是陛下親手打造的,也都跟隨著陛下,從戰場上活下來的,你們還真以為,陛下這些年隻會在宮中醉生夢死嗎?

“既然知道了最大的秘密,那麼……死吧!”

薑牧聞言臉色頓時煞白下來,喃喃道:“原來是這樣,我之前就一直鬱悶,為什麼炎帝會經常出狩,而且每一次帶的軍隊都不同,而且一去就是三四個月,原來狩獵是假!練兵纔是真的。

“嗬嗬,不得不說,炎帝還真是能忍啊!

“但是……”

薑牧拎著長槍率先向著簫統領襲殺過來,怒喝道:“想殺我!你一個小毛孩子,還做不到!”

話音剛落,兩人再度戰在了一起,而這時真正的金吾衛將士已經從皇宮中衝殺出來,正如簫統領所說的一樣,這些叛軍在金吾衛的麵前,連反抗的餘地都冇有。

與此同時,祝寒山親自帶隊,以一字平推的方式,在重甲騎兵的掩護下,生生地將叛軍的大陣鑿開,一時之間,叛軍陣腳大亂,頓時慘叫不已,鬼哭狼嚎。

五千叛軍,在上萬的大炎精兵悍將麵前,簡直就是爸爸打兒子,想怎麼打就這麼打!

“原來,你的目的不是殺我,是拖住我。”

見到這一幕,薑牧眼珠子都差點瞪出來了,他這時終於反應過來了,眼前的年輕將領,之所以和他說這麼多廢話,就是在拖延時間。

金吾衛、祝寒山的部隊都有著嚴格的紀律,各層軍官都懂得怎麼帶兵,也懂得相互間的配合!而他手下的五千大軍,幾乎都隻聽他一個人的號令。

現在他這個主帥都被拖住了,五千大軍自然就群龍無首,陣腳一亂,頓時就四處潰逃,連還手的勇氣都冇有。

這讓薑牧暴跳如雷,暗罵這年輕將領果然狡猾,如果他不聽簫統領的廢話,立即脫離戰場阻止大軍反擊,就算不敵尚有一戰之力。

但是現在……什麼都晚了。

“嗬嗬!看明白了嗎?

都說薑的還是老的辣,薑牧……你可真讓我失望啊!”

簫統領冷笑一聲,道:“看槍,這一招,叫槍出如龍……”

此時戰場已經被大炎軍隊主導,簫統領自然也就冇什麼顧忌了,長槍舞動,道道槍花就向著薑牧的身上狂轟亂炸。

與此同時,譽王也入場了,隻見他一聲血色鎧甲,揮動長劍垮著駿馬帶著府兵殺來:“殺啊!眾將士與本王一起,殺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