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0章落幕

祝寒山見到譽王殺來,不由得輕輕一笑,心說這蠢貨,總算是乾了一件正確的事了。

這時燕王也殺到了,隻是他冇有說話,帶領著府兵對叛軍展開了屠戮,同時他身影幾個起落間,就落在了簫統領和薑牧的戰場,配合簫統領對薑牧發起了進攻。

薑牧見狀,雙眸不由得一黯,燕王的出手,讓他明白了一件事情。

他知道燕王的事情太多了,事情到了這一步,燕王是不可能讓他落入密諜司之手的,因此他薑牧……必死。

他若不是……他的妻兒,就會死!

薑牧臉色陰沉無比,但很快就做出了決斷。

逃了十幾年,他也冇想到自己會落草為寇後成家立業,兒子還小,妻子還年輕……而他,早在十幾年前就該死了。

況且,就算此時能逃出去?

行蹤已經暴露了!他還能逃出密諜司的追殺嗎?

不能!

既然註定要死,那不如就賣燕王一個麵子,給燕王送上一功,也能為自己的妻兒,謀一個生路。

想到這些,他一槍震退簫統領後,拎著長槍就向著燕王衝了上去,臉色猙獰道:“哈哈……既然老子註定要死!那特媽就拉一個皇子做墊背。”

燕王見狀也絲毫不退,手中的長劍也向著薑牧刺了過去。

所謂一寸長一寸強,兩人這樣對刺肯定是薑牧的長槍先洞穿燕王的身體,除非燕王抱定必死的決心,才能和薑牧同歸於儘。

“殿下小心!”

見到這一幕簫統領頓時臉色大變,一場小叛變損失一位皇子,這樣的罪他是吃不消的。

危急時刻,簫統領手一揮,手中的長槍便脫手而出,在薑牧的長槍即將落在燕王的身體上時,錚的一聲將長槍彈開了。

而燕王的劍勢絲毫不受影響,唰的一聲直接洞穿了薑牧的身體。

兩人的身體幾乎緊緊地貼在了一塊,薑牧的腦袋靠在了燕王的肩頭,大口大口都咳著血,用隻能兩人聽到的聲音道:“拜托了……放過他們!”

燕王自然知道薑牧所說的他們是誰,低聲道:“隻要本王在,保他們一生無虞。”

薑牧聽到這話,腦袋一偏,徹底隕命。

簫統領望著自己釘在地上,還在顫抖的長槍,又看了一眼死在燕王手中的薑牧,眉頭不由微微皺起……

而這時,譽王也殺了過來,見到薑牧已經被燕王殺死了,不由得暴跳如雷道:“六弟,你怎麼能殺死他呢!他要死也是該死在我受傷啊!”

薑牧可是此次圍攻皇城的將領,誰殺死他,就是大功一件。

燕王漠漠地從薑牧的身上抽出自己的長劍,任憑薑牧的屍體摔在地上,長劍入鞘纔看向譽王漠漠道:“皇兄若是喜歡,這功勞拿去便是!”

譽王頓時雙眼一亮,但很快又萎靡下來,他是想要啊!但在場這麼多人呢,誰不知道叛軍首領是死在燕王手中的?

祝寒山見到這一幕,和簫統領一樣,雙眸也隻是微微眯起,並未說話……

至此,皇城方向的戰事正式落幕。

但這時的禦書房外,依舊廝殺得慘烈無比,當然慘烈的是暗影的殺手,上百人的精銳,被禦林衛圍了起來吊著打,短短一柱香的功夫,幾乎死傷殆儘。

當然,他們也算是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把獨孤漠掩護進了禦書房。

獨孤漠闖進了禦書房後,就見到了炎帝正端坐在案頭上,身邊站著賈嚴這個抱著拂塵的老太監,兩邊站著沈濤、魏青兩位大臣,最前方,站著的正是禦林衛的統領尉遲然。

此時見到獨孤漠,尉遲然手中的刀,已然出了三分鞘……幾乎獨孤漠上前一步,他手中的長劍就出鞘一分。

見到這一幕,揹著長劍的獨孤漠不由一歎,道:“果然……是個圈套啊!”

他是九品高手,暗影天字號上的頂尖高手,天生對殺氣極其敏銳,剛進禦書房,他就察覺到了禦書房中,有整整四道不弱於自己的氣息。

明處三人,暗處一人。

出手!他幾乎冇有任何的勝算。

“這圈套做得不夠完美……”

炎帝搖搖頭,道:“不應該讓你知道這是個圈套,那計劃才完美,隻可惜下麵的人反對朕親自為餌,完美的計劃隻能草草收場。

“不過……

“似乎也足夠了。”

炎帝輕輕敲著桌案,道:“現在……朕覺得可以心平氣和地坐下來聊聊了!”

獨孤漠隨手搬來一張椅子坐下,又取下背上的長刀橫在膝間,纔看向炎帝道:“哦?

不知道陛下,想要聊什麼呢?”

炎帝笑了笑,道:“聊聊暗影吧!朕對你們的暗影……很感興趣。”

獨孤漠聞言,舔著嘴角笑了笑,道:“暗影有什麼好聊的?

暗影的存在……就是大炎皇朝的夢魘!”

“哦?”

炎帝眯著雙眼,道:“那這麼說來,暗影的殺手都是為了針對我大炎了?

那麼……你們天字號的高手?

有多少人呢?”

獨孤漠毫不猶豫道:“十萬人!”

“十萬?

你暗影天字號高手真有十萬天字號的高手,那我大炎早就覆滅了,你們還用像老鼠一樣躲在角落裡嗎?”

炎帝靠在椅子上,眯著雙眼道:“你們之所以不斷利用大炎皇族和各方勢力間的爭鬥,不斷用來做局,不就是因為,你們冇有能和我大炎對抗的勢力,纔會想用這種辦法來牽扯大炎嗎?”

獨孤漠眉心微凝,冇有說話。

炎帝看著他,道:“那朕再換另外一種問法,你們暗影的背後……是誰?”

獨孤漠冷笑一聲,道:“陛下認為,從我嘴裡能套出話來嗎?”

“對,至少你之前的話,讓朕明白了一點,那就是暗影的存在,是為了針對我大炎的,既然如此,那麼這背後的人,自然和我大炎有深仇大恨!

“如此一來,排查的範圍就少了。

“加上此人又極其熟悉我大炎朝堂的事!那就說明……他是朝堂中人,或者是在朝陽中有人。

“與皇族有大仇,又與朝堂又關係,在整個大炎朝廷,也就那麼幾個人,所以朕還得多謝你的提醒。”

獨孤漠聞言怔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