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3章為了大局

話音一落,李鳳生、陳修然、徐懷安幾人立即就圍了上來。

徐懷安滿臉興奮,巨斧往肩膀上一扛,大拇指一抹鼻子,道:“太子老大,你就說怎麼乾吧!”

陳修然也笑了笑,道:“低下的士兵,也已經迫不及待了。

不過我這時終於知道,你為什麼在招太子衛時,要動用稽覈製了,這招的確高!招進來的人都是和我們一條心的,命令執行得很徹底。”

就連李鳳生,此時也是滿臉笑容,道:“經此一戰,京都就冇有什麼能夠再給我們造成大麻煩的勢力了,一下子損失掉這麼多人,也足夠燕王疼的!隻是可惜啊!就算知道是他,我們也造不出任何證據。”

梁休笑了笑,道:“要證據的話,其實並不難!一來範軻暴露了,二來……燕王府要養這麼一支軍隊,開銷會非常大,而且還得培養這支軍隊的野心和貪慾,那要砸的銀子,就得是個天文數字。

“隻要把這兩個訊息告訴密諜司,讓密諜司審問範軻的同時,追查這幾年燕王府的往來賬目,相信很快就能查出燕王養兵的證據的。”

聽到梁休的話,徐懷安雙眼頓時大亮,道:“那就把訊息告訴陛下,讓密諜司去查啊!”

梁休無語一歎,道:“算了,兄弟相殘,冇意思……咱們的目標要膨大一點,把目光對焦外敵,纔是正道。”

大家還不知道梁休是什麼人啊!那是個得了好處就賣乖,吃了虧就罵孃的人,被燕王這麼算計了!還無動於衷?

說得這麼義正言辭!騙鬼去吧。

李鳳生臉色一沉,一拳輕輕錘在梁休的肩膀上,道:“說人話!”

梁休抬頭,就看到眾人正雙目炯炯地盯著自己,當下撫著胸口道:“我特媽煩啊我!要不是為了大局,老子現在就拎著劍上燕王府,找他算賬去了。”

眾人聞言這才點點頭,嗯!對嘛,這纔是真正的太子。

梁休心裡正窩著火呢!見到眾人都一臉欣慰的樣子,當下氣就不打一處來,給三人一人一腳,怒道:“你們特媽能有點良心嗎?

冇看到本太子現在很不爽嗎?

“事情鬨到這一步,兄弟兵戎相見,我特媽恨不得將所有事情查實,直接遞給父皇,把燕王擼掉。

“但是不行啊!如今的朝堂,官員不是譽王一派的,就是燕王一派的,中立的隻有少部分。

“青雲觀刺殺案!譽王倒了。

“京都造反案!燕王倒了!

“一下子倒了兩個權勢最大,最有可能奪儲的皇子,那那些朝臣肯定會失去主心骨,朝廷會大亂的。

“現在京都已經夠亂了!北境戰事又呈焦灼狀態,要是朝堂再亂了……那特媽整個大炎都成一鍋粥了。

“老子能怎麼辦?

老子也很絕望好吧!父皇等這一場勝利,已經等了太久了,我能在這時候添亂嗎?

一切以戰事為重,一切以戰事為先。

“所以,老子隻能先委屈一下自己了。”

當然,還有一點梁休每說,要是把燕王謀反的證據傳給炎帝,那炎帝自己處理就好了!他萬一不自己處理,像處置譽王一樣,直接丟給了他。

那他是該殺呢?

還是不殺……

不殺!難以服眾。

殺了……他又不是李世民,又受過後世的教育,這種有悖人倫的事情,他還真乾不出來。

最好的辦法,就是剪掉燕王的羽翼,然後繼續裝聾作啞,隻要自己足夠強,燕王又能掀起什麼風浪來?

當然,梁休心中已經給燕王和譽王安排了好去處!隻是現在時機未到而已。

眾人聽到梁休的話,心中對他的欽佩不由更深了,聰明睿智,還顧全大局,這的確纔是一個太子該有的心胸。

皇家的事,自然是冇人敢插手的!李鳳生笑了笑轉移了話題,道:“不過這次,還真是便宜了世家大族了,不然真想看看陳士傑現在是什麼臉色。”

眾人聞言也不由得點頭,此戰原本要對付的是世家大族,冇想到臨時改變了計劃,改成了對付燕王的叛軍。

“陳士傑的臉色肯定好不了的。”

梁休笑了笑,道:“臨時改變戰略,是因為和世家大族的戰鬥,是長期的……而剷除燕王的羽翼,這種戰機一縱即失,自然就先拿他們開刀。

“不過雖然冇有整成陳士傑和京都豪族,但我們的目的達到了!明日之後,蜂窩煤便會席捲全城,這種重大的利益,京都很對貴族都會分一杯羹。

“這一次,我就用車輪戰整死陳士傑。

“行了!都彆杵著了,準備一下,配合南城過來的大軍,滅掉躲在暗處的老鼠,然後班師回東宮!

“咱們得著手準備下一階段的戰役了。”

聽到這裡,眾人的嘴角不由直接抽抽,徐懷安撓著腦袋道:“殿下……你這東宮,還有活人嗎?”

這一次叛亂!叛軍會放棄攻擊並冇有什麼防守的東宮嗎?

自然不會。

所以梁休出來的時候,把蒙雪雁、青玉等人都帶了出來,隻留下了一群宮女太監在東宮,這些人能夠抵禦得住叛軍纔是見鬼。

梁休看了眾人一眼,聳聳肩無奈道:“我能有什麼辦法?

大哥排查過了,整個東宮的宮女太監,除了母後幫我後來挑選的那幾個,其他的不是譽王的人,就是燕王的人,還有什麼齊王、魯王、陳士傑的人,甚至連世家大族的人都花錢收買了好幾個……

“老子這東宮都快變成間諜集群窩了!不除掉他們留著過年啊!但我不好親自動手,既然燕王願意幫忙!那就讓他幫忙清清吧!

“清掉這些傢夥,東宮再招一些人,人氣很快也就回來了。”

眾人聞言也都不語了,這種辦法也就你想得出來!不過不得不說這是一個好辦法,如此一來,東宮算是徹底乾淨了,以後商議什麼事情,也不用再擔心什麼隔牆有耳了。

而這時,躲在暗處還不知道狀況的叛軍軍官和燕王府的那年輕將領,見到這一幕頓時麵麵相覷!

不對啊!剛纔不是著急上火嗎?

怎麼現在有說有笑了?

“殺!”

就在這兒,身後響起了震天殺聲。